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毁灭中的女人们  

2012-08-23 09:00:32|  分类: 枕边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毁灭中的女人们 - 暗地妖娆 - 爱在瘟疫蔓延时

 

我是先认识徐小斌,再看《羽蛇》的。

在去往与她会面的路上,我反复记她的名字,查阅一些网络上的蛛丝马迹,以便在短时间内将她大概地摸索一通。这种功利又务实的做法,遭到吕不的取笑,他跟我说:“与作家见面,从来不需要谈论文学,会聊更多别的东西。”他大抵不知道,我之所以如此紧张,兼因已许多年不接触国内的纯文学,觉得落伍,生怕在她面前显示出无知。但心底里却抱定一个宗旨——只是敷衍一下,不必真去拜读她的作品。

那日见到的徐小斌,与我想像里一样又不一样,一样是我偷偷希望的那种一样,钟情伊莎贝尔·于佩尔,讲故事的时候能做到严格意义上的“绘声绘色”,对漂亮男人保持亘古不变的热情,把情欲视作写作动力。甚至于,她豁达明朗的外表,都让我直觉是那种能巧妙得将思想毒素藏在体内,只留待写作时才用的“寂寞高手”。这个时候,我才真正决定要去读她的《羽蛇》。

我对所谓的“女性小说”很挑剔,一是挑文笔,不够才情的坚决不看;二是挑角色塑造,在我眼里,女人在大风浪里表现的是人生,在细节上方表现人性,所以“正义豪迈”的女人都不是人,女人身上所谓的“大气”多半要归功于装,所以女人要写得像个女人,她就必定不该是十全十美的,究其底细更不能像个男人。《羽蛇》里的女人,多半是刻骨的阴毒,甚至于她们也许并没有非得狭窄而险恶,只是传统观念给她们立了一个无形的标杆,让她们懂得“落没贵族”的尊严,就是在嫌隙里诞生的。所以血统高贵的玄溟看不起许多人,亦伤害了许多人;若木真的就像块美丽的木头,对周遭的感知很迟钝,情欲因年幼的一次打击而彻底被阉割掉了;“精神病患者”羽是整个故事的核心人物,她天分卓越,却像超脱在尘世之外最孤独的艳魂,爱不能爱,寐不能寐,这份超脱没有将她彻底打造成“女神”,因为现实里没人能容忍“女神”这种产物的存在,她必须和其它人一样,母亲不惜让医生将她的脑胚叶切除,让她走下神坛;混血美人金乌大抵是书中最完满的女子,她见证陆家女人们或成长或衰老的过程,然后带着梦想逃离她们,我明白书里是一定要有金乌那样暖色调的女子,以回溯那段纷乱而特殊的历史。

《羽蛇》里那些形形色色的女子,构成了现实又不现实的世界,时空百般交错,人物视角不停变幻,她们前扑后继来向我倾诉人生际遇,时而虚妄,时而真实,时而力竭声嘶,时而又安之若素。书中每一个字都像吃血的老玉,你在摩挲它的同时,它反过来汲取你的精气,用生命感触写作就能把作品提炼成一个迷谭,让你欲罢不能。所以我看《羽蛇》的速度很慢,无论翻到哪一页都有被吸入深渊的恐惧感,因为感受到了创作者为自己、为家人、为亲生经历,为他人经历,乃至为道听途说的传奇“剥皮”的快感,剥到后来,注定都是毁灭。

我不想用所谓严谨客观的研究态度去分析《羽蛇》,也没有那个能力分析,写作是感性渲泄的过程,哪怕结构如此精密的小说,亦处处流露任性的表达,把一个家族错综复杂的泯灭过程写得扭曲而正常,那是唯有女作家才办得到的。这样的题材若交到男人手中,恐又是一个“兵荒马乱”的故事;然而女人却可以将它料理成一张雕琢细致的屏风,摆在岁月的角落里,丝毫不惧它因蒙灰而遭忽视,因为有很多东西注定要毁灭,毁灭就是重生。以我自己浅薄的写作经验来讲,将笔下人物送上黄泉路那一刻最过瘾,系痛并快乐着的享受。徐小斌就是通过这些女人,将清末到新中国开放初期这一段历程以煎熬的方式进行书写,所以书中女子都成了镜像,时代交更之时,便死的死,逃的逃,终究要在毁灭里寻找出路。

  评论这张
 
阅读(1528)|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