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丽江之懒  

2012-05-27 13:05:50|  分类: 枕边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丽江之懒 - 暗地妖娆 - 爱在瘟疫蔓延时

 

去丽江之前,已作好准备,订房间最少的客栈,赶最少的景点,尽量住最长的时间。也就是讲,古城的每一个巷口——在江南算是“弄堂”都要踩过,却不见得回去非要跟人家炫耀去了几多地方,见识了几多风景。自过了三十岁,我便不再稀罕景点带给旅游者的荣誉,却是抱度假的心态,在某个陌生环境里力求舒适。所以住那家名唤“快乐驿站”的客栈,也是只“乐”不“快”,那是丽江古城典型的家庭式旅馆,一家三口在那里年复一年,接待来来去去的房客,他们两岁的小女儿于是比一般的孩子要能说会道,更能吃会笑,生生儿把我们都萌住了。老板很年轻,没有生意人的“江湖气”,却有热血青年一般的天真,白天骂我们是最懒的客人,也不出去游山玩山,只顾趴樱桃树下的摇椅上晒太阳,熟透的樱桃没头没脑地落下,被日头晒缩了皮,时常让我坐出一屁股粉红的果汁;到了晚上,他会坐在我门口的茶桌上,请习惯晚睡的几家房客出来饮茶畅谈,我这个话痨通常是不会缺席的,除了某一日樱桃酒饮太多而醉卧(很难看)大床之外。

这样的休闲,还记得是童年时代才有过的经历,外公外婆家门口,亦是一片公共庭院,我们每天在那里或举剑冲杀,或扮贤惠家庭,或猜拳赌输赢,或玩烟花摔炮,邻居与邻居之间底都是摸透的,绯闻逸事要传,互相帮忙更是常事,“朋友”都是这样交出来的。搬进高楼,邻里做了十多年都不知对方姓名的,那都是后来的事。所幸,丽江的客栈又让我回复从前的感觉,熟知我的闺蜜与蓝颜都晓得,我是打出牌子不饮酒,不发疯,饭桌上都保持戒备姿态,所以永远被人骂作“无趣”,可是一入古城,抑或讲一住进那个客栈,我是连房间门都经常忘记关的,仿佛那里是我的家,我的庭院,我的石榴树与太阳花,我的摇椅与茶桌,既然都是我的,何必还要归类设防,显得分生?所以有酒便饮,有笑话便讲,有趣闻就说,开放得完全不像自己,严格来说,是不像戴面具的自己。

丽江之懒 - 暗地妖娆 - 爱在瘟疫蔓延时

 

古城石板路,是全中国都一样,需穿布鞋踏行,才能觉出它嶙峋的历史。那里店多,价贵,四方街更是兜售艳遇成风,教人兴致全无。只远远看一看景是好的,亲近了,反而要失望。所以我们尽量选那些清静的去处,那个半条都是“一米阳光”酒吧街吵闹得互相坐再近都听不见说话,还勿如客栈的私人免费茶话会,轻松惬意,还不用看着自己的手提包。古城里不得志的歌手也很多,他们多数才华有限,却始终不肯放弃理想,于是在那里的饭馆驻唱,我们选的一家,便有一个抽烟抽出沙哑嗓音的歌手,吐字有些不清,唱《小薇》时总把“小薇”唱成“小文”;然而我们还是去捧场了两次,边吃纳西烤鱼边听他的原唱曲目《蓝月亮》。

传说中的“玉龙雪山”,我们也去了,爬到四千六百米,中途吃了两根热狗,然后惊讶地看着那些不穿羽绒服直接登顶的老外们。事实上,老外们的“吝啬”在丽江“有口兼碑”,他们会计较住得贵不贵,宁愿选择青年旅舍,吃一个五块钱的蛋筒都嫌奢侈;反而是我们这样力求随心所欲的“冤大头”更受当地居民的欢迎,因为相对“大方”。

去过雪山之后,仿佛完成任务,我们又开始“蜗居”,哪儿都不去,只呆在客栈,至多清晨出门逛一逛,吸收一些冰凉空气,最大的乐趣,也无非策划客栈内的烧烤大会。在烧烤大会前一晚,老板说只要集齐客栈里一半的客人参加,便可以举行。当时我便摩拳擦掌,打算动三寸不烂之舌游说,起码得将四个宁波来的房客争取过来,孰料还未等我开口,他们已经主动报名。到了烧烤那日,上海的一对新婚夫妇亦欣然加入,新娘子称自己老公是烤薯片的高手,于是队伍又强大了一点。待男人们买好菜回来,大家一起准备的当口,又一陌生男子正在旁边默默清理鲫鱼,打听才知系下午刚搬进来的北京夫妇。所以结果便是,当晚的烧烤会,整个客栈的人全部到席,无一缺漏!

丽江之懒 - 暗地妖娆 - 爱在瘟疫蔓延时

 

那大抵是我经历过最疯狂的一次烧烤,老板的烤肉绝技教人叹为观止,经他手料理的五花肉香鲜多汁,肥而不腻,每一丝肉粒都在味蕾上搔首弄姿。更要命的是,六十度的樱桃酒(老板起初对我们谎报说只有二十三度)加上三箱啤酒的混战,果然魔力惊人,烧烤于是成为绝世狂欢,加之四位广西中的某一位女士过生日,一只大蛋糕最后全部“消化”在我们脸上身上,急得老板家的小吃货直呼:“浪费!”

在丽江的日子里,我唯一学会的是不做事,要做,也是关于“玩”的事。稿子码了不到五千字,约翰·厄普代克的《夫妇们》只翻了十多页便在床头夜夜寂寥,答应要寻的写作灵感,抱定决心要找的艳遇,自一踏进客栈,抑或讲一踏进古城,便统统化作乌有,因那些对于人生来讲,似乎都已经不重要了。我只要看到路过的客栈门内开满半幢楼的绯红色三角梅,穿得再古怪也无人觉得不妥的各色擦肩路人,浸淫在干躁且暖烘烘的空气里“沉醉不知归路”的愉悦就会包围全身,把你的心变成“东巴纸”,上头记录的一切都永不磨损。

丽江之懒 - 暗地妖娆 - 爱在瘟疫蔓延时

 

  评论这张
 
阅读(1167)|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