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流金岁月  

2011-05-11 11:44:03|  分类: 妖言惑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流金岁月 - 暗地妖娆 - 爱在瘟疫蔓延时

 

听阿茶讲,滚石这次举办的三十周年演唱会是水得一塌糊涂,然而滚石大抵是七零后心中永远的“梦”,从电台情歌时代至MP3时代,大把情怀浪漫的文艺青年都迷醉在滚石炮制的靡靡之音里。所以到现在,我还会唱“只是女人,容易一网情深……”,然后“只能说遗憾,你的爱情那么短暂……”,每每心酸或欣喜,要哼“活在你的想念之中,我才有活着的感受……”

因而觉得,要纪念,要留守。

滚石唱片的一位高层曾经讲起歌手陈升的故事,说他抱着自己的一堆作品走进办公室,然后双手握拳缩在角落里,目露凶光,那意思仿佛是警告对方:“若你敢讲我写的歌不好,我就跳起来揍你!”后来便有了《把悲伤留给悲伤》、《北京一夜》这样的经典名曲,仿佛数段老魂灵回荡至今,收音机里、K歌厅里,从磁带到CD,一遍遍痴诉那陈年往事。

陈升的回忆,亦是诸多歌迷的回忆,还是迷恋电台情歌的青葱岁月,张艾嘉那一把声线便已沙哑内敛,《你爱我吗》里,一首歌,便是一段情,娓娓述说爱与哀愁之间的距离;《爱的代价》中她依然用磁性嗓音且伤感且释怀的演绎,将受伤的惆怅与成长之甜蜜融为一体,1992年的盛夏,我们尚不明白初恋和人生阵痛的关系,却总在嘴里喃喃道:“走吧,走吧,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这两张专辑里头,张艾嘉跟我们讲一对情侣是如何以鞋子为界限,并肩坐在家门口一天一夜;讲一个朋友找她拿演唱会票子,她嫌人家太挑剔,之后才晓得那是一位罹患艾滋病的绝望之人……故事很短,一如淡水河边转瞬即逝的烟火。

而那个时候,我们却早已习惯一把更沧桑雄浑的男音,戴着眼镜,胡子拉碴的李宗盛带一脸憨笑倾倒众生,他谱的歌,竟与诗篇或文学小说无异,写男人的尴尬,及女子的悲情,才华横溢到这种地步,方令莫文蔚的《阴天》十几年如一日,牢刻在我们的心坎里;这名男子,时常带一把木吉它,忧郁地跟你探讨爱情,抑或粗鲁咒骂这荒唐人生,他为张信哲高亢嘹亮的激情打造了《爱如潮水》,为颓艳凄婉的林忆莲雕琢了《不必在乎我是谁》;1989年,陈淑桦用宛若空谷幽兰的靓嗓唱道:“有些事情你现在不必问,有些人你永远不必等。”《梦醒时分》像是李宗盛送她的厚礼,劝得人感慨万千。

大抵从八十年代开始,滚石便已不计较歌手的长相,只要声音惊世骇俗,外貌是真地无所谓。于是,做过搬运工的赵传隆重登场,力竭声嘶地吼了一曲《我很丑,但是我很温柔》,这支歌“扑”地一声敲开无数平凡人的心扉,剃刀边缘的迷失,灵魂深处的绞痛,剥得人鲜血淋漓,这不加修饰的原始呐喊,沸腾了无数人的血液。是赵传说,《我终于失去了你》,是赵传说《我是一中小小鸟》,这位面目平庸的男子,永远穿着白汗衫站在舞台上,脚边放一瓶矿泉水,随后让千万人与他一起感动落泪。

未遇上滚石之前,莫文蔚还顶着一头难看的短发,摆些精明古怪的造型,于是干脆剃光头,拍了全裸封面,这张名唤《全身》的专辑即刻夺人眼球。然而真正的好,是世纪末的初夏,《盛夏的果实》迷离清纯的香气弥漫整个午后,那把雍容却不平整的声线在你心上搔痒,淡薄的忧郁似水流淌,莫文蔚的华丽才真正摆上台面。无论再过多少年,那些教人唏嘘的《电台情歌》,遭遇遗忘和阴霾的《寂寞的恋人们》,是你我永不释怀的痛与甜蜜。出自荒木经惟之手的《双城故事》MV里,四季轮回均是明媚的流转,思念的距离已融成低呤浅唱,是怎么都不肯放弃的背负。莫文蔚的滚石岁月,真当被打磨成了钻石,此后诸多演唱会,她都可以穿着长下摆的白衬衫,露出两条线条完美的长腿,摇着头唱《那可不一定》,也许音准不够,声线发飘,可滚石就能令她成为歌迷心口的“朱砂痣”。

赵咏华的歌声头一次在耳边响起,应该是《嘿!听这首歌》,亮丽丰厚的高音,无懈可击的假声,教人难忘。可是直到年近三十,她才凭《最浪漫的事》知道了什么叫“红到发紫”。靓嗓的赵咏华轻摇慢摆唱过这首小情歌之后,却从未放弃自己想要的音乐,她唱《颜色》,唱《散心》,唱《别再说遗憾》,她习惯了这种妙曼婉转的演绎方式,从高亢至低迂,能制造优美的起伏线。这便是赵咏华,与《东京爱情故事》中的铃木保奈美一样长虎牙的老歌手,笑起来酒窝深深的漂亮女人,在她的“滚石时间”里,最璀璨的那一瞬,亦总算有过,直到今朝,诸多祈祷天长地久的恋人们都还会用“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来代替海誓山盟。这位精腔小女人在滚石留下的辉煌一笔,经得起似水流年,成为永恒经典。

据说有一次,星探路过一个住宅区,听见二楼上歌声飘来,抬头望去,只见一扎辫子的女生正大力唱歌,于是,滚石向她伸出了手。这个女生,就是徐怀珏。从此,大街小巷的音像店里总是传出铿锵有力的女声,在唱《我是女生》。徐怀珏的处女作红透半边天,不晓得算星运太横通,抑或实力与外形都过份讨喜。总之这位女生,与李玟一样,是唱什么都铆足了劲的歌手,哪怕在她身上,《爱就像是一场重感冒》,爱到不能爱,让到不能爱,才努力要把情人遗忘;听到人欲哭无泪的《分飞》像系在我们心上的一个结。徐怀珏就像划在滚石历史上的一道亮丽的粉底,让青春的感伤变得落英缤纷。尽管这个女生的演艺事业已走至低谷,恃宠而骄的后果便是被雪藏,随后变得潦倒不堪,素着一张脸向媒体诉说自己的困境,这位曾经喜欢自信满满的唱歌的女生,终究还是没被现实击垮,唯老磁带,老唱片里那几串清纯滴水的音符,还散发淡淡的薄荷香。

滚石公司的风光簿上,既有初试啼声,亦有名伶绝唱,张国荣在那里推出过三张专辑,翻唱李宗盛与林忆莲的《当爱已成往事》,前者的腔调系沧桑无奈,那么后者的诠释则是凄艳断肠,黯哑沉重的低音如夜莺啼血。那时的张国荣,似是痴恋成狂,渴爱渴得发慌,于是才有了《挚爱》,一张适宜午夜沉沦的唱片,尤其《被爱》一曲,呤得百转千回,优雅性感,后来果真,他便只能活在我们的想念之中,大概此时才有了被爱的感受罢。张国荣的滚石岁月仿佛在用情歌为自己的人生默默收鞘,时至今日,埋没于他那把柔情似水的低音里,你依然无法自拔,这亦是他最后拥抱生命的方式,如此残忍绝决,又如此迷人。

滚石唱片三十年笑傲红尘,诞生无数让人听出耳油的好歌,缔造的传奇数之不尽。勉强被辛晓琪穿云裂帛的歌喉征服,梁静茹甜蜜密的忧伤已迫不及待地渗透你我的灵魂;苏慧伦《柠檬树》上的清香沁人心脾;刘若英还是那位徘徊在桅子花下回首前尘的少女,向初恋表白《很爱很爱你》的深情;伍佰在《挪威的森林》里豪迈高歌;杨紫琼曲韵风流的《爱似流星》依旧余音绕梁……滚石一路陪伴歌迷经历喜与悲,伤与痛,所谓繁华与凄凉携手同行的无奈,那些美好的往昔,荒凉的曾经,都能被传唱,被缅怀。

  评论这张
 
阅读(130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