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常开野蔷薇  

2011-02-02 19:48:49|  分类: 映画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常开野蔷薇 - 暗地妖娆 - 爱在瘟疫蔓延时

 

盛夏,海滨小镇,野蔷薇理发店,一群渴爱的女人。

大抵用以上几个元素,就足够概括这部名唤《常开野蔷薇》的电影了,里头那些让人啼笑皆非的爱情故事,在男人看来或许会心生恐惧,女人看了却会暗暗点头。多数时候,她们就是这么迫切地希翼着操蛋的爱情,所以不得已而爱上很多操蛋的男人,他们令她们愁肠寸断,遍体鳞伤,明知万劫不复,却仍贼心不死。

荒唐吗?也许。正常吗?绝对。

奈绪子就是这些“荒唐”中的一个,她离了婚,带着女儿与母亲一起住在高知县的小镇上,每天可以看到海,女人需要海,来满足自己的情欲幻想,也需要荒草丛生的空地来埋葬自己愉快和不愉快的过去。奈绪子终日昏昏沉沉地度日,听理发店里那些女客交换各自收罗来的流言蜚语,谁有几个男人,谁又刚被男人抛弃,谁又刚刚陷入恋爱之中,她们看上去都很老了,烫着和奈绪子的母亲一样与年纪不般配的棕黄色细卷发,摇晃着已经见底的“青春漂流瓶”,靠听里头越来越轻微的响动支撑幸福。在这个小镇所有女人的观念中,生活挫折再多,命运再不济,男人却少不得,无论是意淫出来的还是现实的恋情,只要有个男人是属于她的,仿佛人生才会获得某种平衡。这种狂热的饥渴在小镇云淡风清的岁月里挤得涨鼓鼓的,女人们以谈论它为乐,为支撑,甚至为信念。

奈绪子有两位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她们跟她一样“命苦”,都找错了男人。幼年时,她们还不知爱为何物,认为友情比爱情,也就是比男人要重要得多,所以奈绪子不惜跳下疾驶的卡车,也要与朋友在一道,她当时尚无法理解母亲为了一个又一个新男人四处奔波的劲头。后来,奈绪子长大了,她的朋友也长大了,大胸脯的阿美当了夜总会妈妈桑,她为风流成性的老公撞得头破血流,温柔淳朴的朋子换过很多对她动粗的男人,依旧坚忍不拔地找寻着下一位“真命天子”,最后找了个赌鬼,她没有在意他有这个瘾,只要他的行踪能让她知晓,在丈夫失踪多年之后的某一天,她乐呵呵地跑进“野蔷薇”理发店,对奈绪子说:“我老公在森林里找到了,不过就是已经死了。”只要男人是属于女人的,女人可以不管他是善是恶,甚至是死是活。

所以这部碎散却又完整的电影,泄露了女人最贱的秘密,所有被男人抛弃过的女人,都能从《常开野蔷薇》中领略真正的坚强,事实上那是一种值得敬佩的贱格,哪怕只握住了一根受潮的火柴,都在不断地摩擦它,企图燃起火苗。这些寂寞女子,对寂寞的恐惧已到了闻风丧胆的地步,所以她们拼命逃避,男人对她们爱了又弃,弃了又爱,她们对男人总是一忍再忍,一迷再迷,到最后,得便宜还卖乖的男人纷纷落在这些傻里傻气、自作多情的花痴女手上。奈绪子用自己平和忧伤的疯症治疗孤独,大家都不觉得她有病,因为这种病,如阿美所说,是每个女人都患着的。野蔷薇是生在郊野,缺少呵护的爱情之花,它们在风吹雨打中一再盛开,因为不甘心就这样枯萎,而越是不畏风雨,就越是常开常艳。这些蠢到家的女子,还真是有智慧啊,她们敢爱敢恨之余,还喜欢大哭或者大笑,将幻想当隐私,又泄露出去,周围人都是既担忧又理解,报着一颗平常心来看待拼命用爱为自己保暖的落寞红颜。

在扭曲中,她们仍可以追求幸福终老。

  评论这张
 
阅读(60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