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危险主妇  

2011-02-13 23:32:57|  分类: 枕边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危险主妇 - 暗地妖娆 - 爱在瘟疫蔓延时

 

看过角田光代的一些作品,直觉她就是个从早到晚都操劳在家,把老公和孩子的生活起居都收拾得妥妥当当的那种女人,你知道,就是那种女人,主妇,菟丝子一般地缠在某个家庭的外墙上疯长,不消几年功夫,那房子由内而外便全是她的气息,任何人一靠近便能亲眼目睹她的地盘,她的装饰品位,她的喜怒哀乐,她宛若沸油的煎熬。没错,角田光代女士就是深谙主妇之道,她为所有没结过婚的人,抑或是已婚的男人解释她们的焦虑、疯癫、以及不可理喻。

在角田光代的小说里,主妇大致分为两种,一种是入世的,另一种是出世的。所谓入世的是像《沉睡在森林里的鱼》里那一群,以主妇谋杀自己朋友的小孩为引子,摊开了那些柴米油盐和育儿经背后令人窒息的凄凉生活。《沉》中的五位主妇各有各的隐痛,茧子心怀虚荣却手头拮据,总是一点一点地触摸梦想的光环,可她向往的奢华人生迟迟不来,这位生了两个孩子的主妇在被命运捉弄之后开始自暴自弃,既然无法与其它主妇攀比,那就干脆抛掉尊严,这样的主妇是掉落进物质陷阱中无可自拔的。瞳高中时期便有过心理创伤,结婚生育之后自以为已完全康复,她竭力掩饰脆弱,在人前表现得很普通,然而却在与其它主妇的交往中探听到了关于荣誉的秘密,她需要这些来抚平厌食症遗下的隐痛,找到所谓的存在价值,当辅导老师的称赞与其它母亲嫉妒的目光将她重重包围的时候,瞳瞬间感觉自己重生了,她可以凭着孩子的能力爬上“胜利者”的宝座,这是瞳多年来从不曾有过的辉煌,是丈夫无法理解,唯主妇们心照不宣的暗战;瞳急功近利,又提心吊胆,害怕一朝失败,又会从幸福的云层跌落,她无法拿克制这种紧张,甚至为此患上暴食症,这样的病态甚至在孩子如她如愿地考上名牌附小后仍未根除。容子之所以说话尖酸,心胸狭窄,总怀疑周围人对她有敌意,她的“被迫害妄想症”完全是因为害怕,害怕孤独,害怕沦落到社会最底层,她的丈夫甚至不愿聆听她的烦恼,抑郁就是这么来的,所以“成功”对容子相当重要,她几乎融合主妇所有的性格缺陷,最终将她自己推到孤绝边缘。漂亮的千花相当“正常”,而这种“正常”里渗杂着一些扭曲的克制,她的物质欲望就藏在光鲜的表皮下面,只等时机一到便开启,千花容易引发其它主妇的嫉妒,同时她亦嫉妒比她生活条件更优越的主妇,她近乎“完美”的表现博得了信任,同时也让人敬而远之,瞳依赖她,容子则提防她,始终未婚的妹妹以单身女强人的身份无形中给了她莫大的压力,她和世界上所有披过婚纱走过红毯的女人一样,在众人的期待中完成一个个“历史使命”,可社会与传统赋予她的责任却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千花的要强与自负,却终归败在主妇圈的明争暗斗之中,当她意识到孩子的升学考是大多数家长暗自较劲儿的目标时,不由自主地便投入进去了,依她的好胜心与傲慢是无法抵御这种诱惑的。织佳是五个人中真正过“云上的日子”的女人,住在高级公寓里,穿品牌洋装,喝红酒,房子里总是干净整齐,女儿非常听话,丈夫也很体贴,她还有个情人;然而这种像直接从“没有坏人的家庭连续剧”里走出来的主妇,却是灾难一炮制者,她希望全家都在云端上,不要掉下来,所以女儿被她严格的教条逼成强迫症患者,织佳搭筑的美好家庭看似实在,却也梦幻,她无法忍受如千花这样的“竞争对手”有任何超越她的契机,当华丽的套子渐渐崩坏之时,织田意识到她并非女神,只是自以为可以变成童话。这五位主妇正因为入世太深,才无法摆脱世俗的衡量幸福的标准,她们自以为不会受周遭影响,却无形中被拖入寻求自我价值体现的“地狱”之中。角田光代只是用几场茶局,几通电话,以及结尾处未表明身份的一次谋杀,将主妇们剥皮拆骨,真真正正煮了个透,没有写出凶手的名字是因为这五个女人中任何一位都可能是凶手,亦可能是受害者的母亲,她们腥风血雨的心灵厮杀已至酣处,再无回头的可能。

“出世”的主妇们,在角田光代笔下就有些“怪”,这个怪就比如《摇滚妈妈》中那位终日将音响开得很大聆听摇滚乐的母亲,她用巨声给自己划了个地盘,然后躲在里面拒绝与丈夫孩子交流,这位主妇是累了,要脱出尘世给自己留点儿空间,她不再是菜场上跟摊主讨价还价的一员,也不会每天晚上穿着围裙站在门前给下班的丈夫递上拖鞋,她就只是一个灵魂游走在世外桃源的奇怪女人。《对岸的她》是角田光代用来给主妇打气的书,她用一位名唤小夜子的主妇来安慰困顿中的女人们,生活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有时可以逃避一下,交一位以诚相待的同性友人,女人之间的友谊听来虚幻,实际上却很容易觅到,只因她们对寂寞有太多相同的体会;小夜子无论从哪个方面瞧都是普通到极点的家庭妇女,每天唯一的烦恼就是晚餐的菜色,可她内心保留着一块神秘的“绿地”,是旁人无法踏入的,她可以为了那块地而不顾家人反对,到外头找了份工作,每天顶着大太阳一边踩自行车一边在心里骂娘地赶回家,在事业与家庭之间找平衡是小夜子给自己出的难题,原以为很简单,然而在角田光代道来却难如登天,又要保证工作完成,又要维持与赋闲时一样准时煮晚饭,给晚归的丈夫开门,照顾好女儿;这样“自虐”着的小夜子,遥望对岸那位单身女强人葵,竟若有所思,她意识到多年来缺失的是什么,友情对女人有多重要,所以她没办法跟那些居心叵测的妈妈们谈拢,更没办法一个人支撑生活的重量,出世的小夜子仿佛伸出手抓住了葵的翅膀,然后她们一起飞翔。《空中庭园》中的主妇绘里子,可说是“出世”极品,她居然有归避说谎的野心!谎言是主妇的美餐,谁都戒不掉的,但我们这位理想主义的主妇却跟家人定下规矩:大家都要讲实话;于是,在一堆琐碎到完全可以信任却无法勾起兴趣的实话里,绘里子隐藏了某些“真相”,而她的丈夫和儿女亦各自对真正牵动这个家庭神经的那部分秘密三缄其口,绘里子做着她的美梦,过着完全不像主妇的主妇生活,她处心积虑换来这段婚姻,又领悟到了其中的虚无,当年的热情瞬间消退,现如今只留下一大堆的厌恶情绪,所以一发现丈夫出轨就立马停止性生活,明明很讨厌母亲又不得不关照她,听到母亲病危的消息还得竭力装出有孝心,实际心中的畅快已经满溢;绘里子用表情说谎,用语气说谎,可能话全是真的,但依旧坚持表演,坚持装糊涂,甚至坚持模糊主妇与单身女人之间的界线;悲哀的是,处境骗不了人,绘里子依旧要洗衣煮饭,对子女的生活指手划脚却一点都不知道他们究竟背着她做了些什么,主妇就是与家人亲密也隔膜最厚的那个人,绘里子是被迫出世的,她无法左右家人对她的看法。

那么,与主妇有着密切联系的那些人呢?比如丈夫,当然,男人在角田光代的书中并没有什么特别,他们不残暴,也没有特殊癖好或个性,只是朝九晚五,回家拿着报纸喝啤酒的社会“中坚分子”,他们的责任与义务似乎一回家就已经卸下了,其余的活儿让女人来操心。这种约定俗成的观念,令主妇变了态,她们面带笑容拿着菜刀或者锅铲,切割烹煮着自我,将它一点点煮烂,每天端上桌的料理就是她们曾有血有肉的理想,如今已统统牺牲。

  评论这张
 
阅读(68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