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蛤蟆的爱  

2011-01-05 20:40:08|  分类: 妖言惑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表弟最近相亲,那对象竟然主动向他示好,他受宠若惊,又百般纠结,原因是生平头一次有女人倒追他,然而他对她,是完全没有一点感觉。周围所有人都劝他,包括我在内,讲像弟那样从外形到家境均可称为“一无是处”的男人,又有什么好挑的?有女人看得上,对方家境又好,当然是欣然从命,此后携手迈向幸福人生咯!可弟却一次次地向我诉苦:“姐,我跟她真地没话讲,她不上网不读书报不看电影,甚至肥皂剧都不看,最大的娱乐据她自己讲是睡觉,但我看她似乎更钟情挫麻将。怎么办?!”

怎么办?我给出的答案跟其它人一样:“多接触接触,以后就会培养出感情来了。”

然后,弟就与这位他一点感觉也没有的女友频繁约会,还带她回家吃饭,所有人都很开心,认为他运气太好,这么快找到好归宿,唯独弟自己私底下的忧郁在无尽蔓延。弟的确不是个特别有条件的男人,可我始终认为他具备相当优秀的人品,谈吐幽默,人缘极好,我每每一时兴起高谈阔论,他都会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倾听。所以我明白弟的苦衷,他内心尚有理想存在。可是,这世上有多少人想找一枝玫瑰,却在沿途折到一朵野菊就收手了?原因是“过来人”都在旁边警告:“过了这村就没那店了,你还是接受比较好,前头没有玫瑰的!”于是,多数人都“认命”了,把自己的理想与梦想深藏地底,到死都没有再翻出来。

所以我总是想,那些如弟一般经历反复挣扎,最后克服了自己的抗拒心理,挺身投入一种正常而圆满的婚姻之人群,他们最终是否真有幸福?当他们临终前,回望过往人生,是无悔还是有悔?觉得活出真我了抑或白活?弟说,他劝过她接触上网,这样可以在约会的时候有共同话题,可她却摇摇头,说上网太无趣,不如睡觉。弟又来跟我讲,问我:“怎么办?”我建议他可以请她看电影,这样两个人就可以不说话,避免冷场,尽管我明白,弟与再无聊的人相处,都不会冷场,他有的是笑话来弥补。黄舒骏唱过:“自古英雄总是爱美女,不是英雄也爱美女。”那像弟这样不是英雄的男子,难道就必须低下头,在众人一片:“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的讨伐声中黯然投降?那究竟是大家的仁慈还是残忍?我现在竟有点辨别不清。

自己曾经亦经历过这样的事,在亲属的赞许中硬着头皮与一个自己完全没有感觉的男人交往,到最后,我向命运举了白旗,与他分手,然后跟家属道歉:“对不起,是我错了,我不能爱他,不能嫁他,一切都是我的错。”

是的,突然发现,在中国,婚姻不是两个人的事,而是很多人的事。弟与我,都曾受过这样的压迫,我顶着压力背叛了这种充满善意却又相当黑暗的传统,弟看着我,犹如看到一个“反面教材”,于是他退怯了,他想起从前也曾经劝过姐“接受吧,你还想怎样?”,现在他跟我说:“姐,从前是我错了,我今后再也不会劝你跟自己不喜欢的人在一起。”

唯有尝到苦头的人,才会这么讲,从前他是不知其痛,现在他也身处炼狱,才懂得我们的烦恼。我意识到,其实很多人都是没有所谓“爱的权力”的,好比一只癞蛤蟆去爱天鹅,周围就会有一批人拥上来嘲笑它:“你有什么资格爱?隔壁洞里那只母王八对你有意思,赶紧娶了它啊!否则后悔就来不及了!”于是蛤蟆兄脑中一片混乱,只得被枪顶着一般转过头看看他旁边那个洞,里边蹲着一只对他含情脉脉,而他平常连正眼都不瞧一下的母王八,心中暗惊:“难道它就是我命中注定的伴儿?”没多久之后,蛤蟆就把那只王八接回他自己的洞了,其实它恍若梦中,总觉得母王八应该与他此生没任何交集的,怎么突然就变成了“爱人”?蛤蟆终于意识到,自己一直都没有爱天鹅的权力,它的身边,只能蹲一只母王八。

我与弟,都是蛤蟆,只是有些蛤蟆,宁愿孤独终老,都不愿意把帖上“真命天子”标签的王八接回自己的洞中,而另一些则还在挣扎,算计。所以讲,婚姻与爱情,实在是没什么必然联系,多少男女都是同床异梦了此残生的,再多个一对两对,完全属于正常。所有蛤蟆都这么干了,你难不成想特立独行做屈原吗?

黄子华的栋笃笑里有个段子,讲到人向往自由的心态,他说:“什么人最自由,你们知道吗?到天桥底下去看看就晓得了,那些流浪汉站在哪儿都能裤链一拉就地撒尿。而我们这些不自由的呢?得憋死憋活去找一个厕所。所以,你内心自由的容量与你膀胱的容量是呈反比的。”

难怪,现在大家的膀胱都练得那么大只,因为自由已越来越少。弟爱人的自由,正在被剥夺。有人讲,那也可以在心里爱嘛,默默爱,暗恋,那也是权力嘛!可那只是一种虚幻的权力,不能放到台面上的,是有等于无的,是可以一记点破萨特之“存在主义”纯属乌有的“权力”。大多拥有这种“权力”的人,身边都蹲着一只“王八”,而“王八”呢,可能比蛤蟆要幸福,因为它太有自知之明,晓得该抓住什么,并且早已自动将审美品位降到将蛤蟆视作“天仙美人”的程度,它清楚,这只蛤蟆,早晚是属于它的。

曾几何时,这种无奈的“喜事”正遍地上演,王尔德讲:“男人在意女人的过去,女人在意男人的未来。”,可见,他们相不相爱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女人过去怎样,男人未来怎样,爱情不可以被量化,但婚姻是可以的。蛤蟆们的爱情自以为纯洁美好,在婚姻面前,在大伙儿一片鄙夷与怜悯面前,他还是要妥协。也有一些不肯妥协的,成了他人眼中的“怪物”。忘记是哪个人讲的了,说人不如蚂蚁,所有蚂蚁长得都一样,也就无所谓挑不挑了,但人却偏要分个三六九等,讲条件的,有“格”的,失格了,就失去爱的权力。何等荒唐的惯例,在人间持续至今。又有人会说:“请也想想天鹅们的心情吧,让一只蛤蟆去爱,你以为她会开心多少?”如此说来,爱天鹅,还委屈了天鹅,真是无奈!

因此,为了蛤蟆下半辈子的依靠,为了不再让天鹅被这些“烂桃花”困扰,还是各找各的王子,或者王八。

  评论这张
 
阅读(1568)|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