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竖起中指喝彩  

2011-01-12 18:58:21|  分类: 映画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竖起中指喝彩 - 暗地妖娆 - 爱在瘟疫蔓延时

 

希区柯克系列剧集中有个故事,我终生难忘。讲一个女囚想逃出监狱,她找到在牢里工作的一个老头,花言巧语骗到太平间里的钥匙,然后等下次监狱里死人的时候,她就溜进棺材里,被人抬出去埋掉,然后那老头再去墓地把她挖出来。终于有一天,女囚等到监狱的丧钟响起,她摸黑爬起棺材,与死人躺在一起,待次日清晨,棺材果然被埋进了墓地,她听到棺材顶部泥土落下的声音,仿佛是为自己高奏的自由凯歌,兴奋过后,女囚突然想起要看看旁边那个死人,于是她点上打火机,扭过头,然后尖叫,原来挤在她身旁的死人正是她买通了的老头。

而电影《活埋》讲的,是那以后发生的故事。

这是一部创意好到不行,“独角戏”飙完全场,有潮起潮落,跌宕而又丰富的电影,其中的蹊跷,其中的玄妙,甚至其中的猫腻与出其不意的黑色幽默,《活埋》将我们彻底埋进了那只大木头箱子里。可能有幽闭症的人会很讨厌这个作品,真希望伊拉克恐怖分子这么行动的时候能删选一下患有此类症病的人,否则就是瞎子点灯白费烛了。相形之下,据说是萨马兰编剧的《电梯里的恶魔》就差得多了,空间越窄小,戏越难拍,这个剧本却将之精简到了极限,只余一个打火机、一只手机、一根荧光棒、一支接触不良的手电筒、一柄小刀和一支笔,对了,还有一点酒和一瓶药丸。当这些玩意儿和一个美国佬埋在沙地下不足一米深的地方时,他完全分不清那儿究竟算安全还是不安全。尤其是上边炮火隆隆,阳光变得像金子一样珍贵,重返上层,无非是从一个地狱跨入另一个地狱。

但作为一个有求生本能的人,他肯定要争取。就在这不足三米的长条木箱内,居然亦是险相环生,危机重重,上演一幕幕人生悲喜剧。那个手机显然帮了大忙,它令男主角认识到似乎能决定他命运的人们之真实嘴脸,世态炎凉,唯濒死之际方可完全体会。尽管空间很小,呼吸很困难,但梗还是一个接一个地抛出来,看这样的故事你不可能会想到中途站起来上个厕所或喝口水,因为片中那位老兄做这些事情都略显奢侈,而我们似乎从电影开头那一片漆黑的辰光,就已跟着男主角被埋进那个不知名的鬼地方了。

你是否有过不知自己身在何处的悲哀?那就请看一看《活埋》吧,里头的那个男人努力证明自己的存在,并绞尽脑汁寻找出路,哪怕其实上面那些人已经当他死去。唯有被埋葬却还没停止心跳的苦主,还抱着侥幸心理,他挣扎,骂娘,嚎啕,哭天抢地,没有人会听见。在这样见鬼的处境里,他还必须调节自己的情绪,担心打火机会没汽,手机会没电,箱内的空气会用尽,各种各样的绝望元素堆笼在一起,令他比死更难受。当然,我认为男主角还是不最难受的一个人,当电影放到最后,大抵所有观众都会竖起中指喊声“shit”,为这个牛逼轰轰的创意,为这个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的结尾。

看完《活埋》,我干笑了几声,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啤酒,一气喝干,心里模糊地想着希区柯克故事里同样被活埋的女囚,愿上苍保佑那些已在地底却不曾瞑目的人们。

  评论这张
 
阅读(93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