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喜宴  

2010-10-08 19:13:26|  分类: 枕边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喜宴 - 暗地妖娆 - 爱在瘟疫蔓延时

 

之所以决意要参加一个普通同事的喜宴,只因太久未感受人世间那些欢天喜地的场景,哪怕是装出来的,所以父母抱怨送这个份子太吃亏,我没有多想,其实私下还巴望着能把自己放进热闹的地方,呼吸一下热呼呼的烟火气。尽管酒店不算豪华,间中新郎那边的男客只有一位拧开了彩炮,其余的均是傻愣愣站在那里抱怨东西做得不好,半途居然卡住了。我表弟作为这场婚礼的“大总管”,看起来像是几天没睡,两眼通红,面色粗糙黯沉,不知是真地为兄弟结婚操劳过度,还是半夜在魔兽世界中流连忘返之故。

我们那一桌全是年轻人,多半是表弟的高中同学,却难得进入社会还能凑在一起,几个人走来窜去,呼喝彼此绰号,亲切得不得了。曾几何时,我也有过这么样磁实的友谊,无奈不晓得心累还是人累,疏离得几乎遗忘,偶尔联络,铁定有事所托,一路朋友做下来,竟成了纯粹的相互利用。不晓得表弟那几位死党最终各自娶妻生子之后,是否亦变得一样,把中间那些一起鬼混的“亲密汁水”彻底挤干,只剩下平板地往来。整个婚宴气氛温馨,亦有些冷场,没有一个真正会暖场的,连威逼新郎官喝酒都那么勉强。一看就晓得,这些大男孩平素都是温和的宅居动物,依我表弟的个性,倒确是会与他秉性一致的朋友。尽管没有喧嚣,场合却极度轻松,一个随时随地都会从嘴里跑出几句英文的男生只顾给自己灌酒,后来他一讲话就会被旁边的死党鄙视,另有两位早前便通过表弟认识过,算半熟人,过来敬酒的模样很斯文腼腆。后来那位时常秀英文的鲜师问我是不是看过很多书,于是大家一起聊了聊村上春树和《老友记》,我猜想可能是表弟早前便把我“卖”出去过了。

吃完晚上的便餐,一行人去歌厅唱歌,这时才真算来了劲,他们吼西城男孩的歌,居然字正腔圆,让我恍若回到大学的毕业聚会上,每个人都仿佛无数次这么样合唱过,像在寝室或校园小路上结伴而行一时兴起就会来几句,那不是什么默契,更像是习惯。其中一位半熟人跟我讲他学生时代有多内向,孰料学校毕业后居然去跑营销,被炼得五脏俱伤,年轻时很多男孩喜欢撒谎,天真地试图用面具来抵御伤害,我算是“老百脚”,听得出真假,亦辩得清味道,想跟他讲大家都是过来人,没有哪个不是这么摔过来的,那些自豪与自卑,终究会灼成一个纪念杯式的形状,竖在人生的风景区里。而表弟此刻正拿着话筒嚎得力竭声嘶,周边的人都已兴奋到一定程度,居然没有人想到要给那一对新人设计游戏,在这些“草食男”的包围下,他们果然很安全,反倒是新娘子爽气,挺着怀胎六月的大肚皮过来跟他们一道飙歌,这些人的灵魂,大约其实还停留在学生时代里没走出来,这反而让我感动得不得了。

所以我一直都不排挤参加谁的喜宴,有人叫,我就去,坐在那里蹭一蹭喜气也是好的。人年纪越来越大,又是单身,参加婚礼的机会更少得可怜,电视剧里那些刻画败犬看人家结婚有多心惊肉跳的桥段未免太过虚假。毕竟,这也是借故聚会,传递欢乐的一种形式,哪有这么多纠结好生出来?今后有喜帖来,我还是会兴致勃勃地赴宴,不为美食,只为那份精心营造的美好氛围,让我觉得无论生活怎么个艰难法,还是会有无数幸福的场景在各处上演。

  评论这张
 
阅读(89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