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出走  

2010-08-29 19:40:32|  分类: 映画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出走 - 暗地妖娆 - 爱在瘟疫蔓延时

 

你一定看过很多电影电视里头有过“出走”这样的情节,多半发生在女人身上,比如《爱上明尼苏达》中甜美豪放的迪亚茨·卡梅隆一出场就开始逃,被押上婚礼时还跟别的男人一见钟情;《加布里埃尔》里全然一副寂寞容颜的伊莎贝尔·于佩尔也出走,她于某个平常日子的凌晨三点半,在更衣室里留了张字条就走了,又于晚上七点回来,还跟丈夫一起吃晚餐。夏末是整个夏天最好的部份,就像水果蛋糕的夹心,今年的这个时候,我又让一个女人的出走来陪伴自己享用这清凉气候,那是一九九八年夏天拍摄的一部日剧,唤作《夏日幽会》,讲述女人该如何把握自己生活之道的故事。看这样的剧就跟喝加奶的冰咖啡一般舒心,又有点儿哀愁,怕自己在那个年纪,遇上那样的经历时会不会发生如此奇迹,剧中的几个女人按里边的台词来讲,都“像是电影里的人物”,缺少真实感。可我相信,大多数女人一生中都有那么几次会萌发“出走”的冲动,走到哪里并不重要,只是急于割断现有的人生,到外面的世界碰碰运气。

在这些碰运气的女人,就有那么一位主妇,她不幸嫁错郎,任性的丈夫爱怪兽模型要远多过爱她,于是朝子觉得时候出了,该给那些不珍惜她的家人一个教训了,她抱着丈夫最心爱的那只怪兽走出家门时,神情非常复杂,忐忑与欣喜交织在一起,令她瞬间变得兴奋而富有活力。朝子被一个奇怪的出租车司机带到一个奇怪的小镇,她在镇上一家叫玛丽亚的旅馆住下,老板娘百合子尽管年过半百,却依旧带着一副少女的羞涩表情,她总是化精致的妆,穿与年龄不相称的洋装,举止优雅,眼神梦幻,仿佛浸在另一个仙境之中。朝子在那里开始了新的际遇,她结认了相邻的怪房客真由美,这个女人总是穿性格的蕾丝花边吊带衫,抑或长及脚踝的丝绸袍子,烟不离手,整天醉醺醺地,唯一清醒的辰光就是在赶工她的连载色情小说。这两位背景与经历迥然不同的女性,便在炎热袭卷小镇的那一刻起,陷入了各自的爱情旋涡,被经营屋形船的岩田家两兄弟所绊牵。

两段爱情都被描刻成性感得不得了,亦意淫得不得了的童话,大抵上每个过了三十岁还活得死气沉沉的少妇都是因为年轻时不曾轰轰烈烈真爱一回之故,朝子便是吃了这种亏,为了让这场孤注一掷的旅程变得愈发完美,她咬咬牙拿出一百万,要买下美少年守的身心。朝子提出的要求既凶猛又很可怜,她要求比她小十多岁的守能做她的情人,没有情欲纠葛,只限于吃饭聊天约会的那一种,这个古怪又有点儿尴尬的要求倒底还是被守接受,他报着还债的心态陪伴这个欧巴桑度过这恼人的夏天。后来的事情多数人都会猜到,必定是又深情又惆怅,深情之处在于这些明码标价的幽会终究成为恋爱的桥梁,朝子的勇敢放纵是发自骨子里的,尤其是田中美佐子这样的温吞水女演员,再老都成不了御姐,只能装装愣、发发嗲,然后一脸委屈地缩着脖子,等待被怜悯,她知道,终有一天这怜悯会变成心动的呵护。女人很笨,又极聪明,会做出许多荒唐事,最后却被证明都是对的,值得的。朝子将多年积蓄全部押在了三个月的夏日幽会上,只为成全一个晚来的情人梦,而对方总是臭着一张脸,仿佛心不甘情不愿,她都不动气,反而是耐心又快活地跟他聊,被他讽刺几句都只是笑笑便过去了。朝子明白的,这就是她想要的爱情,想要的男人,她得在有限的时间里补偿过去的种种遗憾,尽量让自己的心理平衡。

而真由美是血淋淋的“过来人”,也曾爱得死去活来,最后却空欢喜一场。玛丽亚酒店是真由美的避风港,她一住便是好多年,从没想过要出来。这是与朝子不一样的女人,朝子分分秒秒都要出位,她却想一辈子都缩在壳里,不要去爱人,不想受刺激,只是茫然地迎接日出日落,“将来”是真由美不曾考虑到的范畴,就像大家总以为老板娘百合子也永远都无法等到旧情人归来的那一天。但真由美亦并非是完全的悲观主义者,她很会融入现在的生活,喜欢泡吧,这才邂逅了业余做牛郎的岩田猛,猛与她一样是没有未来的人,他很快便被这位脾气古怪,说话腔调任性,言语刻薄犀利的年上之女吸引,两个人凑成一对,也时常幽会,但真由美是不会出一分钱的,她手头拮据地只够每天喝几罐啤酒。夏天就应该这样过才有趣,遇上一个可爱可不爱的男人,他要能给你解闷,吃一碗凉粉,坐在屋子里倾诉一下各自的情感体验,兴致到时就拿出杯子啜上几口,反正百合子会记帐却并不急着要你买单。真由美对幽会的需求也很强烈,她在玛丽亚“冬眠”了那么长时间,是猛让她品尝到了久违的夏之味。

真由美与朝子之所以能成为无话不谈的姐妹淘亦是有原因的,两个人都需要被爱,需要有人约她们出去,好不用闷在屋子里抱怨时光太残忍,男人太无情,但她们对男人的占有欲并不强,甚至对爱情亦没有特别执着。朝子早已打算好何时与守结束,奔赴出走传说的下一站,真由美对猛爱上两个女人的行径亦没有指责,只是皱眉问她的对手:“我们是不是情敌?”可见,她们要的不是找另一个男人托付终生,而是要不断完善自己的经历。因此,朝子才会在与守动了真情的境况下离去,她的积蓄用在了该用的地方,她明白的;而真由美随着猛的失踪,亦开始接受前任情人自杀的事实,她已不再害怕面对下一次重创,人生就是要被割得百孔千疮才够劲道。

对了,你一定得听听老板娘百合子的故事,她花样年华时曾与一位异国男子相恋,对方回国后她才开了这家旅店,收费便宜,服务亦不算周到,房价似乎是一百年都不曾抬一抬的,就像她永远都只是坐在柜台后边读英文小说的那张脸。朝子问她如何经营得下去,她笑笑说:“开旅馆只是顺带的。”言下之意,等人才是正事。这几十年等下来,终于盼得情郎归,两个人只是坐了一下,喝了杯酒便分手了,一段感情就此在平和温暖的气氛中落下帷幕。尽管是风风雨雨走过来了,百合子亦只是细声细气地讲:“现在终于结束了,我要关了这家店,请大家都搬出去吧。”于她来讲,那只是一座往昔的爱情城堡,不可能永远存在,总会有OVER的一天,她要走出去寻找下一段恋情。拿起便要执着,放下就得彻底,女人能活得如百合子那样乐观而纯净,怕是世上再无一人。朝子与真由美便是受这位老人的影响,才更有信心面对未来的事。

“幽会”其实是个挺无聊的主题,十一集的日剧里,恐怕有一半时间你都得看着两个女人鸡婆式的对话,谈她们希望怎么样,又是怎样被希望揍翻在地,她们还毫不留情地揭对方的短,又神经兮兮地给对方打气。然后趴在窗台上伤感地望住对岸的碧水蓝天,悄悄叹一口气,心想怎么人会寂寞到这种地步呢?为何男人都不主动,老要让女人挂心呢?而男人们亦无法完全读懂女人的心思,他们是一群害怕被征服的动物,尤其是被老女人征服。所以每次一放到朝子与真由美盘腿坐在房间里的场景,我就站起来开始做别的事,耳朵还在听她们的唠叨,时不时转头瞄一眼字幕,以确保知道她们的心态已经调整至何种状况了。你会忍不住要关心起这两个性格神秘的女人来,很多时候还会烦她们,但一定会牵挂,像岩田家两兄弟那样,总有一天,这些麻木冷血的好男人会靠在你肩头脆弱地哭泣。

我当然不相信现实里有像守那么忠义善良的男孩,会对出钱买情人的主妇动心;也不觉得一个患绝症的风流帅哥会割舍不掉古里古怪的单身女作家,日剧就只是日剧,专门用来麻醉家庭主妇用的,可倘若这故事还能给你一点力量,一丝薄荷般干净的安慰,那就去看一看,出走的女人们不是侠客,她们不闯荡江湖,只追寻通往罗曼蒂克之路,用力享受心脏绞痛的快感!

  评论这张
 
阅读(74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