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李宗盛之意难平  

2010-05-09 20:21:50|  分类: 妖言惑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宗盛之意难平 - 暗地妖娆 - 爱在瘟疫蔓延时

有人跟我讲,李宗盛《给自己的歌》是男版《阴天》,我觉得有点悲哀,都千帆过尽,物是人非了,他还停留在《寂寞难耐》的辰光,几十年如一日地幽怨。搞不懂是对忆莲执着,抑或江朗才尽,想再卖一把老矫情。你掂量掂量这些歌词,依旧是痛不欲生地过往,遗憾割碎了希望,然后在那里爱恨交集,百感滋生。这还是从前那个拿小男人罪过做挡箭牌耍酒疯的歌者,颓废潦倒之余还指天骂地。讲穿了,不大听李宗盛的年轻人也许觉得新巧沉重,与我来讲,又是新瓶里装旧泪,咸得发馊。

李宗盛是个爱情哲人,他的爱情都浪漫,婚姻都失败,自己“内秀”,找的女人也必定要有智慧讲气质。忆莲之前的朱卫茵,给他生了几个孩子,于是他唱出《生命中的精灵》;想到男儿豪情盖天,他就写了《凡人歌》;赵传卑微而自励的人生令他有了感触,谱下《我是一只小小鸟》;跟金智娟聊天,这个假音铿锵的小女人讲述了自己攒够钱跑去美国看男朋友的旧情事,他就给她一首《漂洋过海来看你》,让人听出耳油。

他爱女人,也最同情女人,虽然外型粗,却心细如尘,也知道该写什么歌给女人,于是选出陈淑桦那把靓嗓做冷兵器,他说:“刹那间我突然了解你这样的男人要的不只是爱,什么时候该给你关怀,什么时候我又应该走开?”。可见,他是完全站在女人一边,写女人歌全是呵护式,鲜少有他这样恃才却不傲的音乐人,将刀锋对准自己的喉咙。所以张艾嘉也被他网罗,让她沙哑厚实的倾诉《爱的代价》。1989年的李宗盛就学会面对失去,他正值黄金期,做唱片张张卖座,那时却已知道哪些东西已离他远去,且断无可能追回,赵传在万众瞩目之下吼道:“我终于失去了你,在拥挤的人群中。我终于失去了你,当我的人生第一次感到光荣!”这是何其热情的伤感,何其忧郁的斗志?陈淑桦《梦醒时分》一出,当即创下六十万张强势纪录,胜过蔡琴的《最后一夜》,他藉陈淑桦之口劝慰女人别把自己全托付在那些混帐男人身上,要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所以有些人、有些事,就不必等了。果然他与朱卫茵亦只赚得“十年之痒”,变心变到差点不认得自己,但当时铁定在等另一位风华绝代的女子,他对她说:“不必在乎我是谁。”,摆明是要她放下“第三者”的包袱,只爱人,别爱身份。她跟许愿恰已“此情只待成追忆”,因此投入李宗盛怀抱,后来就有了《伤痕》,旋律百转千回,唱的是忆莲的“天真”与“温柔”,唱者无心,听者有意,都以为各自被点中要害,纷纷落马。

他喜欢给男人揭短,以为多数男子都不够疼惜身边的女人,他的歌里,男人有男人的寂寞苦闷,然而多半纯属自找,像《寂寞难耐》;也喜欢拿自己开涮,像《最近比较烦》。很奇怪的,这个人大半生都没当过上班族,却仿佛随时在台北市庸庸碌碌、朝九晚五一般,有点文艺青年的小情怀,但很快被现实磨平了。他亦擅长表现男人的澎湃激昂,于是给张信哲写了道《爱如潮水》,果真红到发紫,张信哲演绎起来高亢中带有几许单纯的凄凉,轮到宗盛哥自己拿回来唱,却是做出挖心掏肺的火辣腔调,黄日华演的《末代皇孙》,片尾曲《鬼迷心窍》也是撕扯着喉咙求爱,可见当时我们都好大悲大喜这一口,后来才出现一些清淡寡薄的小情歌。放眼看看同期那帮男歌手,他比陈升要直白,比黄舒骏要通俗,也肯定比姜育恒要有幽默感,还比其它许多乡土唱将要潮流那么一点点,然而又脱不出这个痴呆随和的型。

到现在,我还记得高中暑假的那些下午,多半是台湾音乐时光,闷在炎热的房间里,只开一个台扇对脸吹,边吹边听他唱《我的未来,我的家,我的妻》,当时还笑人家腹有怨气,但很可爱;原以为大家如今都是被岁月飞刀刮掉几层嫩肉的人了,最起码要保持可爱,却不想李宗盛倒维持了怨,这种怨里甚至添入了对人生无可奈何的消极毒素。我不会再欣赏这样的李宗盛,不想他一直站在那条老街上仰望过去的天空,不想他独饮苦咖啡,皱着眉头在心里放“冷枪”,更不想……不想什么呢?不想他被昔日辉煌出卖,被骗得只懂一味回首。跟忆莲六年夫妻做下来,别告诉我都将绿洲熬成了荒漠。

既然“该来的我不推”,又何必叫嚷“岁月你别摧”?他再年轻个几岁,在台上控诉的辰光可不是这么没底气的,那时可是“曾经以为人生就这样了,平静的心拒绝再有浪潮”,但“然而这一切已不再重要,只要你能够重回我怀抱。”,瞧瞧那份任性,那份勇气,那干柴烈火的放纵,那打出李宗盛牌子的爽气劲儿,难道都已追不回来?他是到底意难平,我们何尝又平过?!

  评论这张
 
阅读(38237)| 评论(7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