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血亲之蛊  

2010-05-16 18:09:04|  分类: 枕边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血亲之蛊 - 暗地妖娆 - 爱在瘟疫蔓延时

我从不曾想到描写亲情可以达到这种水准,不美化,亦不揭丑,就是理顺那千丝万缕的纠葛牵绊,角田光代的《摇滚妈妈》算是让我开了眼界,尽管在后序中她一再表示此书中收录的《夕阳下的上帝》属文笔及思想性都极为稚嫩的拙作,我欣赏水平低,反而就独爱她那一篇。因为这个短篇里的夫妻吵架,邻里八卦写得最为细道刻骨,刻骨到你都不好意思把自己撇到一边只当读者,看到这样的描述你会害怕,因为似曾相识,在当时那个年纪,那种状态下,自己亦就是如此心态,冷漠、厌世、绝望,孤独。这些经历无论将来哪个阶段都无法取代它,它就是姿态鲜明地屹立着,包括极狼狈,极哭笑不得的心态,夫妻间的爱可以被岁月削薄到那种程度,而恨会因性格差异而厚到这个程度,都是你平常早已心领神会,但看到有人写出来却感觉严重不适应,心里还在想:“不是吧?真有那么夸张么?”其实你也明白,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的夫妻,就是会走到这个地步,甚至于小说向你勾勒了这样一种奇特的情感:在憎恨中相爱。关心抑或陷害对方,亦只能从争执过程中的细节来表达,唯有真正置身过这样的家庭恐怕才有体会。

另一篇讲血脉亲情之无奈伤感的作品是《父亲的球》,小说刻画了一位彻头彻尾的恶父,尽管他还达不到伤天害理的级别,可也绝对是缺乏爱心与教育手段的男人,因为文化程度太低,更谈不上素质修养,于是有意无意做出不少令子女失望的事情,老来病入膏肓,女儿坐在病床旁边,时刻盼着他死。这个其实不叫残酷,它恰恰是“人之常情”,世上就有这么粗暴单纯的父亲,给子女造成心理阴影亦毫无察觉,被憎恨也只是怒容以对,却从不知道改变。但小说最后一段,父亲终于死了,女儿一个人坐在一家服务很蹩脚的餐馆里吃饭,她看到邻桌的一家人,那位父亲同样不关心孩子死活,只顾埋头吃自己碗里的面,丝毫不理会孩子嚷饿。她突然就嫉妒起来,又悲伤起来。因为亲情这东西就是这么不可理喻,你明明厌恶得要命,它最后还是会缠住你,哪怕与你有血缘关系的那个人品质极不靠谱,可父亲终究还是父亲,他一死,仿佛最后一根绷着“家人”头衔的弦就断了,她与兄长拼命想逃离的怀抱到最后还是想要拥有。所以讲,任何情况下你都对亲人毫无办法,只好温暖地犯贱。

《摇滚妈妈》里的妈妈又是一位怪人,一世都在小岛上生活,结婚生女,却不想有朝一日企图摆脱这种生活,建立一个完全自我的空间。维吉尼亚·伍尔芙说女人要有属于自己的房间,断想不到角田光代给出书中人物的“房间”是震耳欲聋的摇滚乐。这位妈妈用陌生的,普通人不敢靠近的东西筑了一道墙,把自己跟现有的生活分开了。大约这是女人回首从前时评估了一下自己的人生,觉得“白活”了,于是用这种另类的方法表达愤慨。而她的女儿却恰恰相反,从前踌躇满志地来到东京,将自己的人生搞得一塌糊涂之后挺着个大肚子回来了,母亲想出去,女儿却进来了。这对母女带着各自的遗憾重新聚首,形成奇特而曲折的沟通之旅。角田光代的这个小说难不成是要提醒我们,女人的幸与不幸,取决于安全感。母亲觉得被包围在摇滚乐里做人偶衣服很有安全感,她享受这种无人可以靠近的“清闲”与孤寂,女儿却在被外来风雨吹打之后退缩了,她回到家乡寻找这份安定感,相比之下,女儿肯定比母亲要幸福一些,至少她有路可退,而母亲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早已被封入“坟墓”,她只好用荒谬对抗一潭死水的现在和未来。所幸新生命降临,给这个家庭带来一抹生机,摇滚妈妈的迷惘就此迎刃而解。

全书最为黑色幽默的篇章是《第三者》,站在第三者角度说男人前妻的坏话还是挺正常的,可能像小说中的女主人公那般真实而复杂的,少之又少。这只取得最后胜利的“狐狸精”占着男人前妻的房子,享用她购置的家俱甚至卫生棉,内心的愉悦、不安、恐惧,以及莫明其妙的羡慕,五味杂陈。甚至于家里出的每件坏事,她都能神经质地想到那会不会是前妻的活怨灵作祟。洋洋洒洒那么一大篇写下来,讲穿了无非“负罪感”三字,但是它又如此妙趣横生,贴心贴肺,还带点儿诡异的气氛。女人心思之变幻莫测,被角田光代尽在掌握,我怀疑那不是她做过什么狗屁心理学研究,而是本能反应。

《绿鼠粪》与《伊犁的婚礼》算是游记,但将爱情融合进辣味泰国美食的写法还是颇让人受用。后者其中有一段详细讲述一对恋人如何分手的过程,亦值得百般回味,因渴遇渴求而相爱,因鸡毛蒜皮而分手,大概亦是现下人的通病。情人呆得辰光长了,先前那些连自己都不易察觉的容忍也就磨光了,然后藉着极小的小事发挥,露出各自的獠牙,杀到各奔东西为止。

最后,我不得不向角田光代这样的杰出女性致敬,她的敏锐尖刻,她毫不掩饰的抱怨,她做发雕一般细致到病态的心态分析,基本上没几个女作家能达到如此刻意的境界。或者讲,即便心里清楚,亦不会写出来,怕自己看到都嫌自己思维混乱。可角田光代女士将它们都梳通顺了,这些短篇还一点都不显通俗狗血,比吉本芭娜娜单凭几个关键词就能搞定的总结归纳,她可要丰富得多,也强悍得多了。

  评论这张
 
阅读(62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