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伤心互补小调  

2010-04-25 17:01:13|  分类: 映画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伤心互补小调 - 暗地妖娆 - 爱在瘟疫蔓延时

不知从何时开始,有人研究出“夫妻性格互补论”,讲那样才能和谐美满,白头偕老。太宰治在自杀以前写过一部小说叫《维荣的妻子》,应属生平格调最温柔动人的作品,可怜他后来却是与情妇“心中”,想是早早作好这种打算,暗地里难免有愧,于是写下这样的文章,以礼赞石原美智子,他的妻。电影里的这个维荣之妻,由松隆子担当,与浅野忠信扮演的天才作家大谷相依为命。这对夫妻互补得极为典型,丈夫终日为智慧所累,心态浪漫绝望,沉溺酒色以逃避现实;妻佐知却乐观勤垦,生得貌若天仙亦死心塌地,出嫁之后保持着高贵的贞洁,对丈夫种种天真荒唐的行为亦全盘接受并背负。于是两个人的“夫妻生活”大致如此:大谷在哪个女人的温柔乡中缠绵时,佐治正给名唤椿屋的小酒馆打工;大谷为人生长嘘短叹的辰光,佐治呆在家里哄孩子睡觉;同样的,大谷和一个做艺伎的情妇跑去山上殉情,佐治刚刚拒绝了一个富家子弟的求婚。这种变态的忠诚与极端的浪荡构成了奇特的爱情模式,很多人读不懂,觉得虚幻,是的,佐治似乎更似男性的幻想,而大谷却是真实的女性甜蜜噩梦。

我不清楚昭和时期的人情世故是否真如片中描述,即便遭遇粗暴抢劫,因对方是名人,受害者亦会客客气气地跪求对方把钱还来。而抢劫犯像个孩子一样躲去情妇家,情妇一听说男人闯下的祸,便急急跑去将钱如数归清,还支付了拖欠几年的酒资。佐知亦不是见自家男人落跑便哭哭啼啼的无知妇女,她次日便去债主家打工,酒馆里的男人因她生得漂亮而给她小费,只见一个笑容让人如沐春风的女子在几张酒桌间轻快穿梭,嗲嗲地应声,倒酒,收帐,送客,做足“理想女人”的功夫。可见,男人因坏而招人爱,所以很多女人愿意倾家荡产都要供着他;而女人则因真善而美丽,逆来顺受,对艰难环境毫无怨言,万事以夫为纲,甚至夫要她别抗拒追求者,她就真地怔怔接受痴情青年的送吻。然而讲故事的过程里,亦没有搅得特别惊滔骇浪,大家均以通情达理的面目相处,除非恨得急了,如殉情未成的秋子,才会反咬一口。妻贤若佐治,也有迷茫,看不起自己的时候,但这黯淡只有那么一瞬,过去之后依旧对夫君千依百顺的姿态。这是东方人在面子与里子之间把控平衡的特殊技能,佐治这样的女人心思里某些部份也是谜,譬如对初恋情人的放弃,一腔痴心即刻转向大谷的突兀,甚至以随波逐流的方式坚守自己的幸福。记得里头某个春日的下午,佐治去看自杀未遂被关押牢中的大谷,第一句话居然是:“我还是很高兴您能好好活着。”

于是,这对互补型夫妻的生活,充满着淡淡的忧愁与惊喜,你想哭的时候会忍不住笑,笑的时候心底会浮起凄凉。一个是一门心思求死,另一个只想活着,不管活得质量如何,可见前者凡事要求过高,讽刺的是娶了个太容易满足的女人,所以大谷拈花惹草这余还会牵挂妻子有没有给他戴绿帽。蒲公英总是随遇而安,樱桃被放进错的人手里,即便如此,佐知说:“我们只要活着就好了。”她的表情恬静到好像过去那些不幸都不曾发生过。

  评论这张
 
阅读(64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