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东瀛食趣  

2010-03-31 22:46:26|  分类: 映画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瀛食趣 - 暗地妖娆 - 爱在瘟疫蔓延时

我不要,我不要只是在心中给日本美食划上一个粗糙的轮廓,只知道金枪鱼刺身和回转寿司,或者像《迷失东京》里的比尔·默瑞看着一大盘生鱼片对他的妙龄女伴抱怨说:“这里居然要客人自己煮东西吃?!”这是西方人眼中的日本,陌生到荒唐的地步,但那绝对不是黄种人理想中的大和,倘若不信,你可以去看很多日剧,随便挑一片,《将太的寿司》或者随便什么其它的,它会告诉你怎样享受那些风味独特的料理,带着浓烈的日本情趣,无论是酥脆的天妇罗,香甜蜜骨的关西火锅,都已被赋予了严重的“地味”,你会喜欢上这“地味”,并将它的乡土气吸入胃中,所谓的“美味”食材与舌尖交流的小秘密,小情怀。

到了东京,我会目不斜视地路过那几家食品超市,尽管那里出售的速食面尝起来依然会很香,但我会不远许多里走进一家蛋糕店。有个冒失而健壮的男孩上来招待我,向我推荐新鲜出炉的牛角面包,长得很像极道中人的大个子则站在一边紧张地看着我挑选甜点,像是怕出了什么错;我买了一个杏仁蛋糕和一包酸奶,刚要付钱时只见五官细巧、举止优雅的店老板气冲冲从面包房内走出来,半开的门后站着身材修长、面孔极度清秀的天才蛋糕师,正在为一个咖啡色蛋糕淋上糖浆。没错,我就需要这样的早餐,《西洋古董洋果子店》内创造的食谱,永远都是美色与美味并俱,提神开胃。

我对中餐的选择亦相当慎重,昨天去一家路边的传统洋食店吃饭,女招待微笑的时候总是露两颗虎牙,端上来的蛋包饭也是轻轻用洋匙一碰便裂开了口,米饭香扑扑地往外冒出,舀上一勺,沾点儿赤油发亮的牛肉酱,放入口中微抿,一股久违的暖意直沁心脾。抬头看不远处料理台上的那个厨师,个个面似冠玉,像是老大的那一位表情严肃,正忙着教训一个圆脸的可爱男孩。每个用餐的客人都心情放松,多为趁午休时间来此享受闲暇时光的上班族,吃到忍不住赞美一声的辰光,女招待就会上面前鞠躬:“我是夏美,请多多关照!”。我是食客,也请多多关照了,午餐女王!

晚餐的去处有很多种,分传统料理与法国料理两类,想要前者,请斟酌款式是要华丽还是朴素。心仪华丽的,首选东京神乐阪的阪下饭庄,那是老字号,老板娘年过七旬,依然风姿绰约,尽管客人过来用餐的同时亦多为享受一下艺伎服务,但若是老板娘能过来表演一下手鼓,他们会感到万分荣幸,去那里的客人多半不仅仅是为了饕餮,更是获取精神上的安宁和愉悦。你永远不会想到,那家料理亭正面对拆迁的紧要关口,一切保守老旧的东西都将被一一推翻,而就在阪下的厨房里,有个年轻二厨总是偷偷与冥想中的父亲“神交”,每当生活给了他一些礼物,他都会在内心默默地写一封信给父亲,洋洋洒洒很多字,结尾总是:《启拜,父亲大人》。当然,我也很喜欢特意拐几个弯去“一升庵”,年方十八的老板娘阿仙都是头戴杜娟花出来迎接你,那几个家常小菜做得粗朴却不失地道,食材均是精挑细选,枯节都在你眼前刨片、煮泡,端上来就是一碗色泽油亮的浓汤,喝一口能融化陶醉的味蕾,味道寻常,却夹杂海洋与泥土的芬芳,那一刻仿佛将你拉回到一百年前的日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节奏缓慢而从容,吃到嘴里的都是不用摧熟剂的萝卜青菜,原汁原味,没有花俏装饰和富贵排场,只是《料理仙姬》笑呤呤地跟你客套寒暄,让你一踏上这榻榻米,便恍若回家。

当然,你也逃不过西洋菜的诱惑,推荐你去一家叫“布莱庞”的餐馆,那里的美食秘密在于汤,那一锅精心调烹的金汤是注了仙气的,英俊的厨师织田圭二常常板着脸,因为他的柔情都注入了这高汤里,还有那个叫藤原百惠的女孩身上。两人之间由欢喜冤家到亲密爱人,走过一条以为会很短却不小心变得太长的路,他们没有回头,也不后悔,只要那道迷人的汤还在,只要对美味的痴心还在,这《美味关系》永无解除之日。我还听说前不久法式餐厅拉梅卢重金聘请了一位天才品酒师,你去那里只需坐下几秒钟,他就会为你挑选一瓶令你终生受用的佳酿,料理在酒精的怂恿下会变得可口无比,一个能自由控制外场的人肯定能控制你的肠胃。

我手头拮据的辰光,会去路边摊吃关东煮,在那儿点几个煮蛋,拿些串串烧,要碗拉面,最好再配一点儿烧酒,同样是完美无缺的一顿。流浪汉与失业者会在那儿聚集,或者一些很不解风情的单身男女,在还无法分辨内心真情的时候,也都缩在一张小布帘后边吃吃喝喝。筱原凉子去过,武田铁矢去过,米仓凉子去过,仲村亨也去过,无家可归的人,有家不想归或不能归的人,都心照不宣地在孤寒夜去那里碰头,找一个看似热气腾腾的归宿。对了,又怎能忘记日本街头巷尾那些陌生又熟悉的小面馆呢?《父亲大人》田村正和开了一家,二女儿为此出走了又回来,父女两个一起为过逝的老板娘兼母亲调制了一款荞麦面,我尝过很多次,一次比一次口感滑爽,味噌酱香扑鼻,面条根根劲道柔韧,犹如紧紧相连的血脉亲情。或者你在追寻《青鸟》的时候路过长野的清澄小站,那附近也有家面馆,长年都是浑身汗渍的工厂工人或列车员进来吃个简单的午餐,但那儿的凉面却打动过许多人的心,老板的女儿暗恋一个在车站工作的忧郁男子,他却和另一个有夫之妇私奔了,于是她只能咬咬牙,守着那家店。若干年后,你再踏入这家面馆,会发现她还在那儿,与老实的丈夫一齐对你笑脸相迎,唯有转身的刹那流露出一点点积存矣久的寂寞。那时,我想我会回以微笑,并且在连吃两份面食后问道:“他还好吗?和她的女儿在一起还幸福吗?”

一路走来,一路吃来,不少老日剧都是那么有滋有味,值得反复品尝。

  评论这张
 
阅读(54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