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绝代蠢妇的终极唠叨  

2010-01-04 20:16:56|  分类: 妖言惑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绝代蠢妇的终极唠叨 - 暗地妖娆 - 爱在瘟疫蔓延时

闺蜜小谭跟我讲她怀上了,问要不要答应男友的求婚,我骂她神经病,这事有什么好挣扎的,你又不是文艺女青年,连《老友记》都不看,还不赶紧嫁了。小谭争辩说她看了,全部看完,我立马再换个陌生的美剧名丢给她。为什么现在所有人都在犹豫,仿佛已经觉悟到了另一种人生意义,我害怕周围人有这样的领会,算是阴暗心理的又一个凭据,说到底,也是讨厌人家跟我站在一起,反倒希望所有其它女人都能站在我的对立面来嘲笑我,我乐于享受这样的窘境,茫茫然几百万家庭妇女大军带着欣慰的表情看我如何孤独终老。所以我很鲜明地拒绝小谭“跟我是一国的”这种想法,没人跟我是一国的。《格蕾》里的凯丽讲过一段话:“世上的男人分两种,一种一日是牛郎,终生是牛郎;另一种在二十岁时也许跟别人一样是混蛋,可过了这个阶段他就会和你的孩子玩球,记得每一个家庭纪念日。”我觉得这个讲法放在女人身上也适用,以为自己是牛郎本色的,往往最终不过一个家庭妇男而已。当你两眼放光地看着《逍遥骑士》里的彼得·方达,他只是一个忧郁的嬉皮士,你想和他一样把哈雷刷上星条旗图案,把钱塞进油管里,戴个茶色墨镜开车去参加狂欢节,当时你根本不会发现其实彼得只是个虚幻之景,他们走过的地方都充满敌意,即使他们自己没有,还是免不了要被伤害,这就是一直“在路上”要付出的代价。还是那句话,你不是嬉皮士,你也没有勇气做个嬉皮士,你只能呆在该死的电影院里看他们在墓园里嗑药嫖妓。所以,结婚吧,还等什么?

跟网友唠八卦时不免要提及“泼墨门”,我已经对章子怡的绯闻很免疫了,却不得不对赵欣瑜表示兴趣,一个典型的富人就是这样,有男人,有背景,有忧郁症,成天对着浴室里一大片蓝哇哇的迪奥化妆品哭泣,手里捏着一把剃刀作割喉状。要知道,很多人连抑郁的时间都没有,他们忙着生存,忙着上下班,唯一的人生乐趣是上Q偷菜,显然很多事情跟我们还是有距离的。而我等平民之间发生的爱情纠葛显然是一样操蛋,譬如父亲跟我讲,一个村姑同时拥有两个情人,其中一个发现她与另一个正在干苟且之事,愤怒之余冲去向村姑的丈夫告密,结果戴绿帽的表示无妨,他早已不管老婆的事了,那情夫于是操了把刀急急跑去“捉奸”,砍断了情敌的大腿动脉,对方死于非命。我感觉这个事情最得益的是村姑老公,他总算不动声色一记灭俩,就当雪恨了。

身边谎男与蠢女的故事还在继续,他还跟她极具技巧性地维持普通朋友关系,却拿去了她全部积蓄,让她负债累累,整天接到银行打来的摧债电话。而谎男依然笃定安坦地刮光她身上每一分钱,哄骗她一切都会好的,钱也会还的。旁人现在连劝一句的兴趣都没有,怕反倒招来怨恨,心里不平又如何,只当看一黜蹩脚八点档,看得咬牙切齿。回过头来想想,也许被对方骗和压榨本就是蠢女的幸福,子非鱼焉知鱼之乐,人就是要伤痕累累的模样才最自信,最无畏,也最有感染力。我曾经傻不拉几地求那谎男放过蠢女,人家快要被逼入绝境了,后来想想这也不是什么“正义之举”,你情我愿的事体,倒显得我把爱情意义看狭隘了,电影里演那些“无私奉献”的戏码时,都没教育好观众抱有一颗宽容之心,我们还是把全部事都往阴险的环节上套,事实居然证明那么套完全没错,甚至有一些比我们揣测的还要严重。陈旧的“千古奇谈”演了一遍又一遍,我们后来都明白蠢女是知道谎男嘴里没句真话的,她就是不敢不信,怕梦一戳破会摔得更重,今后要怎么面对?看她成天情绪波动反复的模样,我知道她已濒临疯狂边缘,再加一根稻草上去就全盘崩溃,于是我不客气地加了那根稻草,麻烦她去人事提辞职报告。很多人对我的做法不解,已经这么可怜了,缘何还要雪上加霜?很简单啊,我不喜欢自己眼前老是晃着一个精神病患者,我需要别人时刻保持清醒正常,我又不是幼儿园阿姨,不擅长对付犯幼稚病的。更重要的是,我不想再看这档剧了,只好强行换个频道,求求老天别再折磨我们的神经了,也罢,大家都是强迫症,要下猛药补救的。做人难免要去搅和这些七七八八的玩意儿,又不是神仙,什么都能以超然的态度看。

前不久还有另一位闺蜜,愣是爱上比她小好几岁的帅哥,口口声声讲只想跟他一夜情。我看着她一脸书呆子的纯真模样,又再看看那位长成莱昂那多少年型男款的帅哥,知道是恋爱太难,性关系看运气的情况。于是很不明智地鼓励她去约他,文艺女青年普遍面皮薄,约一次他不答应,立马就觉得尴尬了,我都不忍心跟她讲,找这类猎物其实最好别对帅哥下手,他们已经习惯被追逐了,对付你这种老欲女还不是小菜一碟?在我的怂恿之下,她又约了他一次,依然被拒。一般在这种情况下,基本上属于“没戏”,我跟她讲这样最好,先在他面前打破自己的“圣女”形象,以后等机会,待他防线脆弱时再攻。你瞧,明明就完全没胜算的事,我们还得硬着头皮保持乐观,可能年纪大了,受不起刺激了,只好自己骗自己,那些该死的男人,也太没扶贫意识了!像我们这样的女人,对现实中的帅哥抱有性趣就是前世作孽,你得放低标准,及时行乐,难得碰上个模样周正气质飘逸的,就当是抽中头奖,奖金终有用完的时候。理想与现实必须有差距,才能显得我们思想梦幻,没有电梯调情,没有酒吧邂逅,没有你一个人坐上吧台五分钟就有酒保端杯马蒂尼过来声音温柔道:“是对面那位先生请你的。”,更没有你喝得烂醉站在墙边呕吐时突然走过来一位绅士轻拍你的后背。这些全是编剧拿来唬人的,我们只有在某个饭桌上看对眼,短信一来二去勾搭上的,抑或在哪个地方喝茶,互相换了手机号,百无聊赖之际去开房间,而且百分之八十你只是因为寂寞,而非对方“惊为天人”,那些“惊为天人”的都躲在角落,不会出现在你生命里任何一个阶段。可是这些话,我从来不肯跟这位闺蜜讲,她承受不了。更何况,长此以往,我连这等待遇都快没有了,那些从前的男人们开始不再找我出去了,他们会带年轻的小姑娘喝酒吃饭,还在电话里向我炫耀,我不再是他们的女神,打破了“必须有我”的聚会童话。曾经完全不放在眼里的那些女人,现在一个个都成了威胁,我的时代结束了?大概是吧。可为什么我总感觉现在才刚刚开始?神啊,你可不可以再残酷一点。

  评论这张
 
阅读(1838)|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