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泡沫  

2010-01-13 19:23:57|  分类: 枕边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泡沫 - 暗地妖娆 - 爱在瘟疫蔓延时

据说小虎队要上春晚,又传闻由于其号召力的问题,撤换成王菲与张学友。于是徒然冒出许多“虎迷”来抱不平,都道他们仨是一段刻骨铭心的青春纪念,换掉太无道理。作为资深到骨灰盒里去的“虎迷”,我认为真正是他们的粉丝就绝对不会为这事跳脚,跳脚的都是看热闹的愤青。因为唯有我们倾尽全力投入过,领略过风采,熟记他们风华绝代的模样,并且深深明白他们的美好时光已一去不返,如今再上台表演,无非是凭添感伤,咒骂几句“岁月无情”罢了。小虎队的光辉年代过去就过去了,你再也见不到青葱水嫩的乖乖虎,也不可能欣赏到霹雳虎那些帅呆酷毙的后空翻及感冒似的鼻音,小帅虎不适宜单飞,因为注定要早早被淘汰,不信的话看看他《迷迭香》之后有没有出过专辑。所以,别再为小虎队能不能相聚而假装纠结了,当年不爱,或者不够爱,现在也不要爱了,那会很累。你有过为了他们的一张图片买下整本杂志的经历么?你会把一个月的零用都花在他们的磁带上么?你抄他们的歌词抄过几大本?你记不记得他们每个人的生日?你知道苏有朋去苏格兰回来之后写了哪首歌?你知道吴奇隆的《不要把眼泪流在心里面》是翻唱《卡萨布兰卡》的主题曲么?你看过《叫你一声MY LOVEMV里三个少年举着一块与他们一般高的人像板站在树下的模样么?你还能完整背出他们第二张专辑《男孩不哭》里《热雷雨》的歌词么?你喜不喜欢他的慢歌比如《你的眼睛下着雨》、《季节改变》和《爱情变化球》呢?你知道从哪张专辑开始三个人有分开演绎单曲呢?不知道就别再嚷嚷了,光靠百度谷歌是没办法切身体验的。总而言之,小虎队上不上春晚,与你无关。

《绝望主妇》越看越绝望,向来戏份不痛不痒的卡尔死了,它也能整个“主妇集体未来绝望大幻想”,还有脸拖一集,放水得真是可以。《生活大爆炸》又回来,突然发现谢耳朵有点儿苍老了,一个剧季数太多的时候,就会看到自己心爱的演员面颊逐渐松垂,唇角向下,抬头纹愈来愈明显,好比我们与他们正一同心情苍凉地迈向未来。而《东镇女巫》已接近尾声,让我动情的男二号据说死掉了,肯定还有更多猫腻在最后一集,可惜只是最后一集了,如果真地对那个小帅哥没交待,估计此剧从前的确是被期待过的,被收视逼得没办法才匆匆收尾。

全世界人民都为《阿凡达》而疯狂,我们这种小城市的影院却依然静悄悄。王晖跟我说上海老夸张了,人家都是打地铺排队等票,还可能空手而归。所以我舒舒服服地观看《阿凡达》时,还免不了要嗤笑一下大城市的热情观众,也许看这样一部电影是值得的,尤其我们这里的影评人和公共知识分子们还要联系国情作个分析,但其实很可能卡梅隆只是在声讨当年还是殖民者的“美国公民”掠夺印第安人的往事,可我们却非得把纳美人理解为“钉子户”。换个角度来想,我看《海盗电台》时亦是自我感觉与之心心相映,后来又发现其实创作初衷可能完全就不一样。

好了,我的“《格蕾》疯”也过去了,从今天开始继续沉迷电影世界。说起这个烂剧,有一点不得不提,电视台和编剧都是残忍且愚蠢的,明知要把这个演员干掉,事先都不通知的,比如演柏克那位,一脸笑容走出教堂的辰光,绝对不会想到后边只主任一句“他半个月前就递辞职报告了。”就让他永远消失了;更狠的是杀乔治的过程,演员只不过跟贝莉说了几句话,试了身军装,后边的剧本内容估计他根本就没拿到,立马被抬了个血肉模糊的临时演员替代他去死,随后他再怎么叫唤也没用了,砍就是砍了,事先不会打招呼,所以讲这位编剧根本就是个“末流杀手”,要请谁滚蛋的辰光,修补情节从来都是粗糙敷衍的,我们还来不及吞下嘴里的糖果,他就灰飞烟灭了,真惨,真酷,真蹩脚。

咬牙切齿等着《明亮之星》出碟,趁此机会可以透口气,放弃一些东西。包括以为自己不会在乎的,其实到最后还是会有点介意,但这不是犯贱,而是一种贪婪,人永远不会满足,坏就坏在这里。

前些日子看龙应台接受德国之声专访的一篇文章,讲到八零后现在写小说从来不涉政的问题,她分析得极有道理。没错,正因为管制太严,才要走另一个极端,时空与事件统统驾空,除了所谓的“青春”与“疼痛”,基本上都是虚无的内容。但是我们这里只能流行“虚无”,这就是为什么《最小说》畅销得很,而《独唱团》迟迟无法出版的原因。真想劝韩少就此放弃,反正他在我心中“鸽子王”的形象永世不变,或者他把杂志办到国外去,可有人看么?算了,倘若这群年轻人确是在虚无道上杀出一条血路,又有什么不可以?像《巴黎最后的探戈》一样飘渺,像《我自己的爱达荷》一样飘泊,别告诉我达不到这种程度,时间会映证一切的,到最后可能谁都不至于弄到拆骨为烛的地步,满脑子风花雪月反而脱尘,但愿不要变成麻木。

  评论这张
 
阅读(3309)|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