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阴天·十年  

2009-10-20 18:11:29|  分类: 枕边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阴天·十年 - 暗地妖娆 - 爱在瘟疫蔓延时

        莫文蔚呤唱经典无数,我赌她到最后只得一首《阴天》可流传百世,不信便再来听一听,品品曲,嚼嚼词,试试那口感可曾变味。是否依旧能将你拉回某个阴气逼人的下午,阳光隐藏在窗缝里,一推开便滑落下来了,可以点一支烟,把自己沉入某段遗憾的往事,一切如雾如幻,酸涩的浆汁四处蔓延。老情人,老情事,值得的,抑或不值得的,统统放在这个辰光一并算计,迟了,迟吗?

这篇爱情悼词里,包容了一点沧桑的感悟,只有真正被刺痛过的人才体会得到。从甜蜜到冷淡,就陈淑桦《爱的进行式》来讲,是个必然的过程,可大多数人都没有因这野蛮定律而释怀。他们像爱情哲人一般坐下,审视过去因完全失了理智招惹的祸根,随后喟叹被戏弄过的激情。那时候,李宗盛即将跟朱卫茵离婚,他的“序曲”终于成了“完结篇”,我们都清楚,还有无数个喜宴在那里“押注”,狠死狠命捞那最后一把幸福,李宗盛夫妇只是输家之一。我们看电影,电影亦盯着我们,比如《克莱默对克莱默》里那个糟糕的婚姻,霍夫曼蹲在角落里等待面试结果,平安夜宴会上熙攘的人群包围着他,又远离他,这些人自然触摸不到如此凄凉的“百口莫辩”。可见,李宗盛给男女各打五十大板是有道理的,既然热恋只是一时冲动,一拍两散的后果自然要一起承担。但我相信不甘愿还是有的,要不然他不会给爱情诸多冷嘲热讽的定义,什么“荒唐”啦,“命运的安排”啦,还用上无数个“难”字,仿佛在嗟息甚至劝诫他们,万莫跌入险恶情牢。可在那个年头,歌手们仍习惯哼些伤感的旋律,把失恋当成发泄抑郁的良药,《阴天》亦不能免俗,独缺一把慵懒寂寥的嗓音修去它的烟火气,不能太正统圆润,破坏气氛,也不可以太嘶哑疲惫,否则做作。于是,那时而气若游丝、时而哽咽地神经质演绎果然令几番挫败的痴男怨女们共鸣,爱就是歇斯底里之余吸食的那一口鸦片,十年前是,十年后还是。

只是不明白,何时我们才能将情欲的圈套融化,又对欲哭无泪的下场视而不见?阴天落在我们半干的眼角,落在脖颈后的那几处棕色的吻痕,落在无病呻吟的纠缠之中。那首由旧照片构成的MV,含住了一代文艺青年放浪的魂灵,它把碎裂的情镜染成灰白色,这是属于纪念性质的颜色,然而却是出血的纪念,李宗盛便在上个世纪末诅咒所有沉溺欢爱的情侣。与此同时,他却邂逅了忆莲,那个不太漂亮却气质如兰的都市女,他剥除了她于钢筋水泥丛林中沾上的浮躁孤艳,给她披上伤春悲秋的外衣,她成了他的女人,那种极其纯粹的深闺少妇。大约忆莲还是有悔的,听她唱《听说爱情回来过》,腔调坚决又无奈,仿佛扑面的风霜竟叠加在高贵脂粉之上,其中那几多惆惋,几多薄愁,总感觉是听了《阴天》之后还不肯死心者贴肉的祈祷。

是我们被《阴天》说服得还不够?抑或情路行到哪里又出了新的问题,这孤魂野鬼式的哀叫如今听来依然痛彻肺腑。大家都说不要了,开始计较得失了,性与爱也终于完全地骨肉分离,这首有个性的情歌之所以仍未被埋葬,是因为表白太过通透,包括食禁果如食苹果一般自由的堕落滋味,对情欲虚无赤裸尖锐的刻画,这已经不仅仅是肤浅的寂寞,而是解析深邃的爱情幻像,它之于婚姻,之于人生的秘密牵绊。记得李宗盛写过这样一句歌词:“新婚之夜为谁先洗澡吵得惊天动地”,虽然幽默,却不免落魄尴尬,那些海誓山盟倒底还是比不得现实里突发的鸡毛蒜皮来得重要,如今断没有人能像写小说写肥皂剧脚本那般来写一首歌了,因此也永远不可能再出《阴天》,到处都是晴天下轻飘的呢喃,谁都不再负责抚慰我们的恐惧与困惑了,所以那个手捏半根残烟,窥探枯叶离枝的阴天场景,只好不断重复地演出,永不下档。

  评论这张
 
阅读(60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