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丘之貉  

2009-09-30 18:06:46|  分类: 妖言惑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大的八卦又来了,说路金波听闻郭敬明数落韩寒,怒从心头起,居然出手伤人,炒作意图明显到让人发指的地步。但更惊悚的是后边两人都各自申明是误会一场,路金波自始至终都称郭敬明为“郭大师”,众所周知,“大师”这称号如今已臭不可闻,更何况还是“有口皆碑”的,路总如此唤他,其亲昵程度不亚于雷蒙德每天下午走进厨房都给妻子取一个小绰号。郭小四既非他旗下作者,又不是他的秘密“妻妾”,还能得此“殊荣”,果真交情非浅。

随后,路总即刻回忆起他与郭敬明的交往历程,甚至曝料当年抄袭庄羽事件的内幕,他声称有为此事从中调停过,还安排了极为周详的计划让两人均能美名传扬,可惜明月照了沟渠,大师未能听从规劝,于是落得狼狈下场。看到这一节,我不禁想起安意如与江南夜雨的“双赢”局面,总算解开谜团,原来抄袭者与被抄袭者果然可以成为很好的合作伙伴,这足以证明路总当年便胸有城府,深谋远虑。接下来,路总又含沙射影地指责郭大师爱慕虚荣,喜欢炫耀,甚至可能“已婚”,我认为路总有点儿故意,明显是想为原来的热点“锦上添花”。尤其是后头那几条“建议”,历数了大师露富、小气、不懂英文等几大“罪状”,把自己打点成擅长冷嘲热讽的正义人士。

其实路金波大可不必这么折腾,要晓得郭大师讲韩寒的那些“话”也没错啊,说他雇枪手也好,与女人绯闻频传也罢,难不成都是假的?别以为让他摆出“当代鲁迅”的POSE,人家就一定“正义”,以及“诚实”了。要晓得如今的知名写手都是“日理万机”,忙着做宣传搞抄袭打游戏逛街购物谈恋爱还要赛车以及出国,但“精神偶像”这种罐头品又不得不制造,只得建立秘密智囊团,用来搞最纯粹的吸金作业。可见出版业说到底还是一门生意,关键时刻从不讲情操与品味,所谓理想跟梦想只差一个字,很多人都输在那个字上头了。韩寒也好,郭大师也罢,在路总眼里其实是一样一样的,无非设计的戏路不同,都靠吞食“争议”维生,因此为了一方说真话而动粗的讲法,基本上很难实现,毕竟人家不是宋祖德,还未到屡遭“验证”的程度,画皮绷得倜傥肆平的时候,谁都不会相信真相。记得从前有人讲见识过黄晓明去夜总会嫖乐,当时大为惊诧:“怎么走红艺人还能这么明目张胆地出来鬼混?!”,于是人家告诉他:“你即便跟别人说到嘴巴起泡,人家也不会信你,你没有传播绯闻的有利平台。”

所以我一直很嫉妒郭大师这样的人,也越来越瞧不起韩寒这位“热血青年”,他们各有各的海市蜃楼,相对来讲甚至前者还真诚一点,最起码阴暗面多多少少都曝了一些,后者则还在奥斯卡影帝的道路上不断前进。不敢讲这是中国文坛(讲得大一点儿,是“中国文学”)发展的总趋势,就跟南唐时期被战乱搅碎了心智的文人骚客们偏向于呤颂些毫无份量的淫词艳曲以解心忧一样,抑或才貌双全的名妓为擦亮自己的金字招牌偶尔会勉强诌一两个句子,还得有学问的嫖客替她们修整格律,以便流芳百世,这些智叟和墨客的创作意图很浪漫,都不是围在一个“利”字上打转,但现如今走进书店,排在最显眼的位置必是“青春文学”展架,封面上弥漫着日系漫画的桃红气息,女孩们会因为长她们几岁的男友不知道郭妮而娇声取笑,随后拿起一本穿越小说告诉人家:“这本书真地很让人感动,我跟我妈都看哭了。”呆过的任何一个写手群,总会有人冒出来自曝是某红作家的枪手,让他们报名号却没人敢讲,只说“不太方便”,可你就是没办法残忍地将之归类为“居心叵测”的牛皮客。很多人在聊起这些的辰光,总跟你强调“娱乐”才是目的,魂灵都没有了,还娱你妈逼的乐?!

曾经结识过一位资深宅男,家中有电脑没宽带,藏书上万册,满满一阁楼的文学书藉。但你拿起其中任何一份稍微严肃点儿的著作问他,他都会告诉你“还没来得及看”,那些书被杂乱地堆在一道,都是三本五本分别用新华书店的塑料袋包着,可以清楚判断出他只是逛一趟书店,抱一袋书回家就丢进阁楼里,因此大部份都还没有拆封。他说王小波的作品很浅薄,东野圭吾的《恶意》很淡,他真正爱看的是网络魔幻穿越小说,因为它们情节很“浓”,所以每周定期要去网吧下载穿越文,回家放自己电脑上看。每晚他都在电脑前看得如痴如醉,而阁楼上那成堆实体书却还不知猴年马月才能被它的主人“宠幸”。这就是“装逼”的经典且极品的范本。而如今这等“文学青年”愈来愈有成灾的趋势,打着“娱乐”的旗号污侮自已与他人的品味,以犬儒姿态蔑视文化与知识,甚至以为从前的“大众”现在成了“小众”就值得被追捧,聊昆曲极限只到《牡丹亭》与《桃花扇》,谈诗词张口必是纳兰容若这倒三不着两,只会引经据典、饱蘸前人唾液写作的清朝御前侍卫。前些日子看到连罗永浩都开始迷曾轶可了,终于成功印证了自封的“傻逼愤青”这一诨号,在这样混乱到迷乱的可爱世界里,脑残也许才是最幸福的出路。

  评论这张
 
阅读(57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