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蓝心湄的气泡生活  

2009-09-14 20:51:09|  分类: 妖言惑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蓝心湄的气泡生活 - 暗地妖娆 - 爱在瘟疫蔓延时

初秋的下午,有种半寒半暖相抵的舒适感,适宜嚼微酸的糖球,听半老的情歌,看一部万般缠绵的港剧,抑或读数页凄雨敲窗的小说,要装得像个既悠闲又没品的宅女,把更多通俗的生活版本加诸进来享乐。

这个时候,我居然一心一意地想念起蓝心湄。

没错,蓝心湄是可以被牵挂的,是种没有负担的回忆,一颗不太苦的黑巧克力。这位一直半红不黑,却又浮沉数十栽仍不被淘汰的台湾女艺人,自有她逍遥的活法。其实我一直不怎么关注蓝心湄,她在内地的专辑都不是特别红,那首《一见钟情》还是托黎瑞恩的福才被传唱,《我的温柔只有你看得见》里的甜蜜怪腔调更是被遗忘到不知哪个角落了。然而这么样一个女人,不美,却很会卖弄风骚,懂得拿椅背挡住重要部位,在专辑封面上展示“正面全裸”,让歌迷产生“性感小猫”的错觉,后来很多人才晓得她其实很矮,胸部曲线亦不曾妙曼到让十七岁男生无端起反应的地步。可你就是会对她在MV里穿着露肩婚纱在一片海蓝色背景里跑来跑去的画面记忆犹新,宛若浮上半空的一朵泡沫,是轻盈的乐天派,一世活在爱里的小女人。可我们知道,蓝心湄终究也不是小女人,她出的首张唱片是走激进路线的《浓妆摇滚》,在热播八点档里演天然呆女生,抑或讲话粗声大气的野蛮女友;她的《仙人掌》连电台都很少播,以至于我每次听到都会把耳朵帖到喇叭上去,怕错漏了一句她暗恋的小伤小感,然而亦有像《糖果》那么恰如其分体现她可人特质的单曲,唱自己在某个午后手拿笔记本,坐在花园台阶上细诉旧情人的好,旋律中沾满香浓的起司,是释怀,是留恋,是不悔。

心湄轻松,低姿态,只展露一点点超越平凡人的天份,我不敢把“亲切”一类的形容放到她身上,因为这样的女人是后劲太足的酒,不能以为里头加了点果汁就当没度数。不少艺人上通告时总爱曝料蓝心湄妆前妆后的巨大差别,其实她再精心打点都没办法“惊艳”,只能拿与声线一般娇媚的表情作武器,这个圈子里头长相平平却出类拔萃的女人多得很,比如陶子,比如小燕姐,但心湄不仅仅是性感芭比,她更像零碎而倔强的光线,洒在树荫下的石板凳上,恋人们坐在那里讲最酥麻的情话,偶尔抬头接住那道光,欣然发现它的洁净与顽皮,尤其那略带色情的偷窥一直在头顶盘旋着,你都没想到要去讨厌。蓝心湄就是这么大喇、俗辣,唯一公开过的情人名单里只写着“张信哲”和“陈汉杰”,张信哲腼腆内向,陈汉杰纯属嫩草,她则有些“大笑姑婆”的风范,这名号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会让给杨千桦,不是没心没肺,可总归有些散漫,怎么算都性格不合,她不是张清芳那样别扭高雅又文艺的女明星,恋爱也许会谈得很实在,可恨最后仍不了了之,足见不是可爱女人都有圆满爱情。聪明但没心机导致的结果是不太会理财,因此心湄亦在节目上诉苦讲自己每个月收入全添置行头去了,还屡遭小偷光顾,被搞得痛不欲生。于是我无端地想像她的独身生活,把几个牌友送出公寓以后就立马收拾桌面,看到脚边有蟑螂探头探脑地溜过,连忙操起拖鞋打上去,啪啪啪好几下,打到看不见为止。

蓝心湄的气泡生活 - 暗地妖娆 - 爱在瘟疫蔓延时

回溯大学时光,蓝心湄就是蹲在我收音机里的一只懒猫,唱歌像叫春,小嗓门儿糯糯的。很多年后看她主持《女人我最大》,整天教家庭主妇和白领丽人怎样护肤保养,努力拴住易逝的青春。感叹起初那么样白嫩的一副躯壳,现在终于被压平晒干,刷为黑色,腌制成瑟缩的泡菜,以此掩盖真实年龄。听说她一直都没再曝自己的男人,讲话还是很大声,中气十足的,带有少女时期特有的憨气。虽然很抱歉,大家还是无法将她与“美艳”抑或“辣”之类的字眼联系起来,但并不妨碍捧她场的兴致。蓝心湄还是蓝心湄,恶狠狠地减肥,把锁骨以下都削成搓衣板,脸蛋依旧寸肉不褪,可见那“婴儿肥”要纠缠她一辈子了,还是认命罢。婴儿肥的林美好,婴儿肥的女捕快,婴儿肥的女秘书……在自家走廊下抱膝坐等《你的电话》,看风铃敲响愉快的寂寞,她的喜感,她的坦然,她要做人工授精生育的豪言壮语,她那爱吃甜食的前男友,这些是否令她更希望能变成一块褐色的奶油饼干?艰苦岁月都过去了,作为时尚熟女,心湄自信满满,铿锵有力,不断地为自己做主,仿佛已然脱离了某个圈套,她的头现在真地很大哦,似挺拔强势的火柴,燃都燃不尽,倘若你还能想起她的透明装和辫线头,就会为她经久不变的独立与热情感到安慰。现在,人人都叫她“心湄姐”,做她该做的事,传出无数的姐弟恋绯闻之后仍保留她该有的秘密,演起戏来又泼辣又抽风,唱起歌来依旧很嗲很深情。这样的心湄姐,我会一直放在心上,她是我怀旧情结里最天真晶莹的一段,隆冬时节捧在手心的滚热便当,即使只够支撑短暂的温饱,那感觉也会长久。

     而我,整个下午,都在心湄的歌声里心情短路。

  评论这张
 
阅读(860)|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