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励志之恨  

2009-08-31 22:13:25|  分类: 妖言惑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励志之恨 - 暗地妖娆 - 爱在瘟疫蔓延时

看日剧总是最恨那些励志豪言,听起来强势,嚼起来反胃。尤其在那个蕴藏无限可能性的国度,励志似乎成了对抗绝望、将阴暗格调往回拉一点点,以求得“平衡”的法宝。其实并非反感励志,人总得有希望,有一盏海市蜃楼般的七彩华灯闪个不停,即便很可能这辈子你都摸不到它,它更多的出现在梦境里、意淫里,甚至极度扭曲之下诞生的幻觉里。然而没有了励志,就像全麦面包上不涂果酱,茄鳖中不加肥鸡,食的是本色,却总缺那么一丁点后劲推一把,所以还不能欲死欲仙,好比那帮得绝症的男女主角,读书随时要挂当的美颜高中生们,没有励志的话语作当头棒喝状,又怎能显出日剧的情操高尚?尽管它很可能是一堆操蛋到让人吐血的屁话,但如此动人,比香蕉水还过瘾。

一、不管XXXX,我们还是拼了命活着!

是的,不管发生了什么事,被解雇、被轮奸、被夺妻弑子、倾家荡产、受尽欺凌,反正永远都是“我们还是拼了命的活着”!每每听见里头的某个主角或者配角甚至是路人冲出来高喊这口号,便有一股凉气自脊椎末梢升起,流过后颈直窜太阳穴,让你冷一哆嗦。无论遭遇了什么变故,只要还“活着”就好像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儿,可是后来连吃个饭打个屁喝个酒到哪个小地方做个工都称之为“很努力的活着”就有点儿忒酸了。酒井美纪主演的弱智推理剧《舞伎神探》里头居然还会有个巴拉咖嚷嚷“当艺伎怎么啦?我们可是也在祗园拼命活着呢!”,听得人无力垂头。这种将“蝼蚁偷生”美化成天使之音的作为,真当“绝技”。到将来,某个碌碌无为,成天偷鸡摸狗,一生都卑微下贱的无赖,也可以对自己的儿子讲:“你老爸虽然不争气,但还是拼命活着呢!”真够振奋人心啊!

二、加油

“干巴爹”人人会讲,挂在嘴上都挂出珍珠来了。谁无论干点儿什么,都可以被人舌头打滚赏赐给“干巴爹”。于是,什么都值得被鼓励,怪道《夜王》里那些立志要当头牌的牛郎们都如此热血沸腾,《女帝》中寿星额的女主角出卖初夜那场戏表情像上阵高考;那凛然,那气度,那绝世风华,处处流露着“干巴爹”给予的冲击与活力。乙一的恐怖小说里,双胞胎妹妹出卖姐姐,在姐姐即将遭受母亲虐待时,她亦打开门,转身握一下小粉拳,对自己的同胞血亲用口型讲了无声的:“干巴爹”,然后转身离去。可见“干巴爹”也可以构筑残酷陷阱,不可能都跟《龙樱》似的,长谷川京子几句干棉絮似地的“干巴爹”配以阿部宽的魔鬼训练就能变出几个东大生来。所以我们最可爱的“干巴爹”今后来将不断出现,恋爱也好,上班也罢,可能便秘在厕所里“苦战”,卫生间门后还会传来亲切的“干巴爹”,阴魂不散犹如符咒。听多了还真有点悚人。

三、很温柔呢

XXX其实内心很温柔呢。”

这是赞语中最让人起鸡皮疙瘩的款式,“温柔”一词在日剧里就意味着“善良”抑或“有人性”,甚至怜香惜玉。因此即便是匪徒也可以享受“温柔”称号,温柔究竟是什么?是《惩罚者》中的约翰·特拉沃尔塔捅死挚友,把结发妻从桥上丢向车轨把她活活轧死后流的那几滴泪,是草彅剛在《任侠》里头一脸彪悍地照料(其实更多的是凶他们)老年人时,居然也让某个小丫头芳心大动,于是她讲他“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呢。”。温柔在此有了更多定义,仿佛包含了值得拯救与宽容的暧昧信息。不管对方是流氓、是大亨、是高贵淑女甚至凶险野兽,只要想软化对方,立图挖掘这世界的“美好”,就统统把这些人都变“温柔”了。就好像完全不知道人性的复杂,仅以“温柔”与“不温柔”区分品格。对于这种天使口吻的赞扬,一定要慎用,否则很可能对方会忍不住吐你一脸,怪道蔡琴不断唱着要“掐死你的温柔”。不掐不足矣平恶心。

  评论这张
 
阅读(52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