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枭的女人  

2009-06-10 18:23:11|  分类: 映画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枭的女人 - 暗地妖娆 - 爱在瘟疫蔓延时

沃伦·比提在《一代情枭毕斯》里是这样与安妮特·贝宁一见倾心的,他在片场看朋友拍戏,男主角把刚刚挥舞过的一条凳腿塞进某个穿晚礼服的女人手里,跟她讲:“帮我拿着,等下我回来还要用。”,女人傻愣愣站在镜头前,一句话都不用讲。她下场,这个把皮肤晒成棕色的男人上前给她点了烟,能在一分钟内于众目睽睽之下干掉一个报社主编的恶汉,却在下一分钟被龙套女演员盛气凌人的眼神征服。接下来毕斯的心眼儿似乎一直围着她转,他有点儿介意她从前的淫荡生活,结果被她丢过来的烟灰缸砸得头破血流;她只是抱怨了一下他们赖以维生的小赌场太寒酸,他就骗来六百万投资建起一座豪华赌城,就是如今声名显赫的拉斯维加斯;他让这个妓女掌控财务大权,甚至明知她从中捞取好处都舍不得责备,决定一个人扛下全部债务。男人闯不过情关的很多,然而已成“枭雄”,必是凶的、狠的、冷血的,就像《教父》里要清理门户,大佬会重重地在对方额上吻一记,他神色悲伤,然而杀手还是要下。像毕斯那样,拼死一搏美人笑的少之又少,更普遍的情形杜琪峰已在《枪火》里做了最简练的概括,偷情的“大嫂”坐在车子里接受乱枪扫射,这个辰光通常都是女人认命,男人需要主宰支配的不光是肉体,还有忠诚度。

令人动容的例子还有阿尔·帕西诺在《情枭的黎明》中的一往情深,除了勇猛干练,坚持原则之外,大部份时间他都不像个黑社会成员,仿佛永远保持初恋的热度。他可以站在大楼前看她如何轻舞飞扬,就好像迷上了某个幻境;他再入江湖只为赚够钱跟爱人到阳光灿烂的地方定居,过神仙眷侣的日子;他平常看起来千军莫敌,却在她微开一缝的木门前措手无策,古惑仔再怎么嚣张,美人当前,居然都不敢一脚踹进去,要等她下命令,给暗示,才肯施展,这是世上最可爱的畏惧与瑟缩,“爱情”脆薄的纸张捧在手心,折起来都得小心翼翼,怕留下任何遗憾的印痕。黑社会谈感情,总也显得天真并且贪婪,梁家辉在《黑金》里头可以残忍到用胡桃夹钳掉盲人按摩师的手指,妻子被口水中伤了一点点他就怒发冲冠,好似自己最隐私的领地被侵犯唾弃,当她的名节已然成为他的尊严,“枭”字前头就可以加“情”这个的姓氏,他看上去会更迷人。就像贝宁与沃伦吵到不可开交之时,凑巧他要处理“公务”,她有幸目睹自己的男人如何气焰跋扈地教训属下,他一面擦拭被她打裂的伤口一面让偷他钱的人跪在地上学猪叫,由此恍悟自己的男人是何等威风,然后变得死心塌地。

其实早在观赏《雌雄大盗》的辰光,我已经肯定沃伦的性感需要桀骜不驯的美女才可匹配,比她们必须有费·唐纳薇一刻不停的骚动情绪才能将他完全征服他;那种放弃未来、只求当下逍遥的人生态度无形中迎合了“坏男人”的理想,贼公贼婆不一定全是露水情缘,像这样生死与共的才可称之为“传奇”。这些男子身边的女人太柔弱不行,刀剑无眼的情形下缺少自卫能力,一不小心会成累赘,太多故事里英雄都死在“救美”这个环节上;太聪明不行,能力周全往往会不自觉得越权,扶佐也好旁观也罢,永远提着一颗心,太累的话容易短命,麦克白之妻就没得好下场;太自私更不行,要同得富贵,共得患难,否则换不来男人真情相待;还不能过份工于心计,这样的女人非但不能引导男人在腥风血雨中全身而退,有时还会推波助澜,“蛇蝎”并非个人魅力,吸引得了男人一时,却吸引不了一世,这就是为什么《双重赔偿》中阴险的贵妇会丧于受她蛊惑的保险推销员之手,她们必须有一点烈性与血气,似水柔情里能打捞起一点别致的铿锵,方能让枭雄肝胆相照,如痴如狂。

当然,平和低调,没有存在感的情人亦不在少数,男人在外面打打杀杀,她们常常沉默不语,宛若生活在另一个世界,像虚假天堂里的一具摆设,只负责给这些叱咤风云的大人物营造他们需要的“幸福氛围”,缺乏个性,却让人安心。《美国黑帮》里丹泽尔·华盛顿的家人就属于被他刻意隔离在乌烟瘴气的城市之外之“世外桃源”,约翰尼·德普在《美国毒枭》中的婚姻状况更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连离婚后的落魄的模样都是平凡款的,一点儿没有呼云唤雨的架势。这些人躲在男人背后不是做支撑用的,只是做份内的事,她们脸上一般都看不出悲喜,却都表露出乐天知命的神态,是在刀锋上走惯之后被过多风险麻痹的镇定,物质条件已无法刺激到的坚强神经,以及难以言喻的精神空虚。但是必须这样,哪怕之前再红艳如火,都得被身份的钢刷擦洗得雪白,变成白玫瑰用花瓶供养,或精贵瓷器或粗陶土罐,既便是如此安坦黯淡的生存状态,她们还口口声声高喊“身不由已”去前扑后继。

  评论这张
 
阅读(140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