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尴尬毒瘾  

2009-02-04 19:33:17|  分类: 枕边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尴尬毒瘾 - 暗地妖娆 - 爱在瘟疫蔓延时

我承认自己一直有“毒瘾”,好似被烟丝缠绕一世,烦躁或开心,总要拿出一支来抽。平常周遭朋友聚会,男性会拿出香烟打一圈,被视为平常,倘若有哪个跟我一样不识趣的女人上来要一根,差不多便是自找“白眼”,香烟给是给了,有假装绅士者还会殷勤地替她点火。可恨转过身来遭受的鄙夷却是少不得的。那些电影电视看得多了,里头那些嘴叼一根烟的多半是“美女蛇”,后来“女强人”一词出现,我们抽烟便列入“见怪不怪”的行列,别扭的却还是那个“怪”字。更有好事者搬出弗洛伊德理论,讲女人抽烟是因为情欲饥渴,导致对男根的一种变态膜拜,现在那只好当个笑话讲了。后来不晓得为什么,倘若要给女性镀上“个性”的光辉,便会在她指间放一根点燃的香烟,随迷蒙烟雾模糊她真实的内核,赋予了某种神秘而泼辣的气质。

可恨现实依旧是现实,身边的“香烟女”们处境未必就有那么风光,在所谓“正统”的场合,我们没办法像玛琳·黛德琳那般亮出一杆精致的烟嘴,在男士面前卖弄高贵性感;除了酒吧、KTV这样讲究气氛情调的地方可以大胆地拿出来解馋之外,女人抽烟几乎是见不得天日的。公司的会议桌上你没办法跟男同事一样边讨论问题边若无其事地往玻璃缸里弹烟灰,走到吸烟室,要自己的高跟鞋踏入西装群里跟牢他们释放情绪,硬生生将身上的CD香水薰成软利群,恐怕亦只能徒添尴尬。有时候我经常是躲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抑或厕所隔间中过一过瘾,在父母家人面前露如此端倪更是想都不敢想,你一下子就成了《铁达尼号》上的露丝小姐,刚把烟嘴含起来,便被旁边古板的老妈恶狠狠拔下,仿佛女儿堕落到了无尽深渊。

我并非刻意忽视了抽烟的阴暗面,可是就跟《欲望都市》里的凯莉一样,觉得抽烟是一种保持独立个性的姿态,硬是不肯去戒,其它四位欲女尽管对此表示不满,她亦不去理会,直到对某位对香烟深恶痛绝的帅哥迷得神魂颠倒,才咬牙忍了下来,可笑的是约会过程里唯一的念头就是抽烟,走到街上与抽烟者擦肩而过,亦会狠狠鼻吸残余的“二手烟味”,后来她拼了,说自己有稿子要赶便抽身走人,冲到马路中间哆哆嗦嗦拿出根烟,却不小心落到水潭里,也不管了,拾起来疼惜地掐去湿掉的半截,便点燃过起瘾来,呼出头一口烟,仿佛将这一天的压力与矫情统统逼干净了。所幸我不是凯莉,更无可能被逼到上街捡烟头的地步,我们只能藉三五个女伴不定期私聊的辰光,取出一根来互相慰藉,似一种放松身心的仪式,还得是极其低调的,当自己是闯了祸没被发现而偷乐的孩子。美剧《波士顿法律》中有一集,便道出“香烟女”们的凄凉处境,剧中人虽说工作业绩出色,却因为这一“恶习”不改而遭解雇,因此我现如今依旧是“地道战”成员,办公室的门一旦被敲响,就会神经质地打开窗户驱一下恼人的气味。到目前我依旧不晓得如何与那毒物绝裂,只知要克制克制再克制,永远没办法像欧洲电影里那些女人一般,点上烟,摆个姿势,就成了风靡世界的性感造型,我们那是在躲命,哪里来这些风光哟?!

  评论这张
 
阅读(25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