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上海之恋  

2009-12-06 21:15:37|  分类: 枕边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之恋 - 暗地妖娆 - 爱在瘟疫蔓延时

一、友人

来上海不是为逛街购物,最重要的是见友人。阿塔来车站接的我,尽管之前见过照片,可她比我想像中还要是秀气许多,标准温良型的宅女,对所有人都抱着谦和友好的态度。我喜欢和这样的姑娘相处,可以完全放松,仿佛没有什么是她无法接受的。可偏偏就是这样的女孩,突然有一天却辞掉大牌广告公司的高薪职位,跟朋友借了钱去苏州生活。当时包括我在内的一众好友都对她的决定感到不可思议,她只说要去那边感受昆曲的魅力,而我更相信她可能是迷上了某种异于上海的生活节奏及风土人情。在阿塔身上,我看到了挥霍不尽的青春,冲动纷纷变得闪亮,想当年我大学一毕业便踏上开往福建的火车,亦是抱着与她一样的向往,如今再要我去做这样的事,怕是万万不能了。

C男在电梯口等我,这位高大魁梧的受男的确引人注目,穿了紫色毛线背心,居然与我的外套同色,于是被取笑是“情侣装”。C男是我特别钟意的那种男性友人,温柔礼貌,真诚得好像对陌生人完全失去防备。他的喜感,他的善良,他为男友百般纠结的忧愁,都让人油生怜爱,直觉这个男人不可以被伤害,因为他纯真而纷乱的情绪会无止尽蔓延,像阿塔那样清明如水的,或许可以一笑置之,我却是不行的,总是不由地想去解开他那些荒唐结,又常常束手无措。于是,我决定把C男介绍给同道中人王晖,没有原因,只是无端地认为王晖的亲切明朗及成熟的处事手段可以影响到他。同时,我亦向C男展示一个老女人的无奈与压力,C男那颗戏剧文艺心又勾起来了,于是学着张国荣跟梅姑的腔调说要娶我,被C男这样的GAY“求婚”,我还是很高兴,尽管他目前的阶段还是既危险又挣扎,真是造孽,那些为爱情执着的男男女女,有时候往往迷惑之余还异常坚定。

请我看舞台剧的东言其实给了我最大压力,她典型的好强,处处展示自己对生活的信心与期望。我跟她聊天的辰光,旁边一对情侣接了半个小时的吻,倒不是觉得稀奇,只是私下思量他们是否可以点杯饮料润润喉。东言与她老公的耍宝亦近乎炫耀,但不晓得为什么,我就是对她养的那只被阉掉的肥猫情有独钟,从前只喜欢狗,但这只猫因为经受过“宫刑”的关系,模样有点呆笨,又长得肥圆滚胖,极为逗人,东言称它为“家门不幸”,可倘若没有那“家门不幸”,她的私人空间怕是要少大半乐趣,当然皮肤应该也不会时常过敏了。

见到王晖的那刻,我毫不犹豫地给他拥抱,想了这几年,总算见到真人,不趁机占下便宜是不行的,否则如何教小楠吃醋呢?王晖比我以为的要高一些,有温良熟男的气质,我叫他“蔡康永”,他称我“狠角色”,约他与C男见面,C男也很受用,因为王晖本就不是个会让人觉得无法融入的朋友。王晖和他的男友极有夫妻相,出乎意料地的是他跟他相处还是极张扬的,居然在地铁里亲吻,我以为这种事情依他的稳重个性是不会做的,结果完全失算。这对小情侣甜蜜得要命,亦热情如火,请我吃饭,他们一个负责排队买烧烤,另一个负责排队买煎包,我则跟C男坐在露天餐桌上聊天,C男背负了“小三儿”的命运,眼前身高一八六的熊身板儿“小三儿”落寞地垂着头,让我有抱住他安抚一番的冲动。但这个念头很快被史上最棒的煎包打消掉了,从未见过如此皮薄馅大还多汁的油煎包,咬一口满嘴汤,真当梦想中的美食。

在开往回南站的地铁上,王晖跟我讲他来上海的艰辛历程,这些经历其实都是可以预见的,情人还是个孩子,自然不懂得他作出的牺牲,与大多数爱情故事一样,他们有他们的苦楚,要捱过不少关口才走到现在。工作环境这一关,情欲诱惑这一关,代沟与意识落差这一关,爱情考验这一关,长辈这一关,我们这些自以为是写小说的,都远不如他们正演出的“小说”动人,同样忙碌平庸的我极能体会王晖当初的困境,只是未曾想他亦面临过如此多的乱局,有惊心动魄的出击,近乎毁灭性的冒险,这些事情今后都将是他“光辉岁月”里的“光”与“辉”。我很少为自己单恋一个男人而感到荣耀,除了王晖,见过他本人之后,愈发坚定信念,他是值得爱的,并且从未让我失望。

看到这些友人都给纷在生命途中“出了状况”,有了干劲,抑或是遇到迷雾,竟有些羡慕起来,最起码他们始终处在一种“活出自我”的勇气当中,你可以讲那是离谱的,甚至疯狂,但他们在做他们自己,每一个都值得尊敬与爱护。我之所以会爱他们,是因为回来照过镜子,发现某种被环境压迫造就出的势利气质愈来愈浓得涂绘在脸上,不久便要化入灵魂里去了。而友人们依然我行我素,照着心中既定的“幸福地图”进行探索,他们的未来也许同样充满变数,可至少总在尝试,总在决定。我不晓得自己会给他们什么样的印象,也许很糟糕,也许还不错,但那完全不重要,重要的是此生可以结交这些人,谈这些事,交这样的心,已经足够。

二、舞台剧

上海东方艺术中心的《金锁记》临上演前,我匆匆看了东言拿给我的简介单,才知女主角是焦嫒,我不太熟悉这个香港舞台剧演员,还跟东言猜她是不是香港人,然后决定听演员的口音,结果开场便把我们震住了,全体演员说广东话。于是整个上半场,我都忙着看字幕,广东话不是完全听得懂,更何况还有不少漏句,有些讲出来又跟字幕上的意思不一样,这么撑过一个小时,中场休息之后,福气却来了。灯刚暗下,有服务员过来提示我们,因为一楼贵宾席上看客稀少,有大量空位,看不清字幕的可移步换位。真是天大的好消息,东言还未等话音落下便飞奔出去,我一手拿包,一手拿碟片亦跟着跑,随后我们便很幸福地坐在第一排正中的位置,和“绅士名流”一起距尹子维几步之遥,几乎都可以摸到他长袍的下摆。真是个高瘦邪恶的男人啊!

进场之前,我很识相地将手机调成静音,开演前亦有提示观众关手机,几个服务人员出来举禁止拍照的指示牌。结果演出间中依然有手机铃音此起彼伏,我自己亦演过话剧,很讨厌这种干扰。还有,便是总算见识到“笑场”的威力,有几段冲突激烈的戏,讲话有趣了些,底下便一片猛笑,可见人类天生向往喜剧,即便是《金锁记》这样扭曲疯狂的戏码,亦能笑出来。不晓得台上演员作何感想,他们不可能听不到那些刻薄甚至白痴的反应,或者那正是他们想要的。终场谢幕时,我手掌都拍酸掉了,觉得很值。

三、车行

在湖州站的侯车室里遇上男性寂寞旅人,他跟我搭讪之前盯着我的紫珍珠胸针很久,于是我等他讲。这样的寂寞旅人必要话多的,聊到半中,我跟他说这场谈话人在车子到上海南站以后结束,就跟张爱玲的《封闭》一样,他只是想在无耻的旅程里挖一块点心来吃,吃完就丢掉包装纸。后来又无端地希望他能跟西班牙小说《金发女郎》里头一样,一个忧郁整齐的青年跟对面的老妇人讲述他追求理想主义爱情的故事,结局定是出乎意料地差,他为她抛弃亲人,放掉安逸的工作,只梦想有朝一日与对面窗子里那位手持中国团扇的美女共结连理,尴尬的是他后来发现原来“女神”只是个低贱的小偷,于是毫不犹豫地跟她决裂。真好,我从寂寞旅人那里听到类似的故事,他说自己有够挑剔,必须是美女才肯结交,终究要尝到被甩的滋味。谈了两个多小时,他跟着我下了车,领我去地铁站下面的商辅,问我要去肯德基还是麦当劳等朋友,我环视一周,选中星巴克。在那里,寂寞旅人花了六十块请我喝当天星巴克的招牌饮品,一种类似卡布其诺的咖啡,店里很热,两个人坐在靠窗的位子,身后有一对捷克人用极高的声调在交谈,我不敢脱掉帽子,怕朋友认不出来。

地铁站七绕八拐,比南京的要复杂许多倍,我登时找不到方向,却没有慌乱,因为身边总会有人陪着我,领我往哪里走。然而我依旧无法适应这样的节奏,太忙,走进车子,身边横七竖八站满了神色淡漠的乘客,友人却还一脸庆幸道:“现在人算少的,平常上班高峰期才叫可怕,以后会跟日本一样,人都是自动被推上车的,都不用走。”我早有耳闻但凡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生命大半都浪费在归家与上班途中,这真是座变态的城市,甚至我们还未出电梯,外边的人已经疯狂地往里涌,害我异常惊奇地问友人:“不是应该让我们先出去么?”友人给了我一个“这很正常”的表情。

倘若自己在这样的城市生活,必是要出事的,比如我是路盲,记不住自己要坐几号车,而且每个站台都需要走楼梯去,上上下下太复杂。我像只爬虫一般适宜了小城市的简单安逸,被丢入如此凶猛的大潮里,肯定不久便落荒而逃。因此我佩服可以在这城市久区的那些人,他们不仅仅是习惯了,更有自己的想法。很土地去了城隍庙,那里一排排店辅出售的是清一色假模假式的“古董”,老外买得兴高采烈,我们走得很累,去麦当劳上厕所都要排队。但我依旧觉得这城市很可爱,虽然变态,但是可爱,因为某些角落里,我的友人正过着平凡又不平凡的人生,也许他们会想念我,无关多少。

 

  评论这张
 
阅读(83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