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折叠的快感  

2008-09-22 12:51: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折叠的快感 - andiyaorao999 - 爱在瘟疫蔓延时

看我孙子武丸的《杀戮之病》之前已经被灌过不少迷药了,这书带来的感慨是看完最后一行觉得不服气,还得翻到前边再看一遍,查查有什么漏洞和硬伤。结果蛮失望,天衣无缝的作品,登峰造极的文字游戏,这书里大半细节都在玩弄你的情绪,与乙一略显华丽的残酷童话不一样,我孙子武丸就是一本正经的变态,不锈钢似的冷静。事实上这个谜底曾经在阅读过程中于脑海一闪而过,可是又想得太仔细,觉得“怎么可能嘛?”于是忽略了,所以看到答案的时候不是喊“牛逼”,而是“操”。看起来,忍受台版干巴又无文采可言的翻译,却观摩这样一部奇作,确还是值得的。

记得很久以前跟杀手争论过文字与电影的区别,我觉得任何文字都可以用影像表达,现在发现的确错得离谱。《杀戮之病》单单在结构上就无可比拟,倘若要用迷幻风格,那么就破坏了原著严谨硬气的本格底调,用晦涩艺术的手法来表现,观众会嫌累,说不准什么时候那些频繁出现的镜头就早已暗示了谜底,也就不存在“诡计”一说了,只有文字组建的迷宫才能将你绕晕,看到最后一章反而一头雾水,开头还被唬得一愣一愣,以为一切都如此明显,简直就不是什么推理小说嘛!

可恨推理小说是必须要让读者参与进去的一项创作活动,我孙子武丸跟推理迷开了个玩笑,起初觉得称不上“惊世骇俗”,却愈想愈冷,然后不甘心起来,回头再去看一遍,告诉自己说:“前边肯定有错!我刚才明明看到……”可惜那些“明明看到”的事实仰仗结尾的真相,依旧逻辑完美到不像人干的。

我自己写作,自然了解写小说的是怎么个构思过程,很多时候往往是抓牢一两个灵感便动笔了,根本不考虑整体结构与线索,写推理小说亦是一个道理,很多读者看到一半就猜到答案,我觉得略微有些“瞎猫碰上死耗子”的嫌疑。要知道,很有可能作家写到一半的时候还没设定最后的凶手是谁,因此在写完结尾以后,会对前边的内容作部份修改,以使答案看起来比较合理。《杀戮之病》我认为亦是同样道理,开始的时候估计我孙子武丸只是钟情于三人视角的表现模式,即便没有设计这样的“神来之笔”亦不失为优秀,然而越写越过瘾,灵感火花啪啪直冒,且被他抓住了,于是画下远远超越“完满”的句点。此后才翻到前边去作修改,将不小心露出的马脚擦掉。

之所以最后我会仇恨这部小说,亦是同样道理,前边杀手行凶的那部份描写近乎梦幻,甚至让我一度将那变态以妻夫木聪的形象代入,温和、漂亮、纤细又有教养,带点小男人的狡黠幽默,笑起来让人无招架之力。详细描写的四次犯案过程,一次比一次血腥,一次比一次色情,是足矣让正常人看过以后产生扭曲快感的终极创作。不幸的是,这“孙子”却将最后一块艳丽的积木亦抽掉了,剩下野蛮的事实。《杀戮之病》不是一记将我打倒的作品,却是回味起来犹如血管逐渐冻结,实在很冷很恐怖。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