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两难记  

2008-05-05 17:14: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难记 - andiyaorao999 - 爱在瘟疫蔓延时

小时候最嫉妒一种女人,就是书里写的,戏里演的那种手握双心,态度还不明不白的红粉,她们通常爱深锁愁眉,将自己的境况唤作“痛苦”,因为被超过一个以上的男人爱着,只得一面含糊地应付,一面装傻充愣,假扮无知,对方熬不住了,非得抓牢她肩膀猛摇一阵,喊道:“我爱你啊,你知不知道?!”她这才作出如梦初醒的样子,随后陷入更深的困扰。这样的桥段以偶像作品里出现居多,接下来便是熟女的故事,总得放入这些有的没的。

实则每个桃运昌隆的女子心里头都晓得,谁会那么愚蠢,爱不爱你你都浑然不觉,那不是女人,而是痴呆。一般情况下,有男士示好的辰光,我们机敏的第六感总是率先发出预告:他喜欢我,想追我。然后作出适当的反应,拒绝抑或接受,表白得相当清楚,哪里来这么“两难”的辰光呵?!譬如白瑞德喜欢郝斯佳,汤家的那对双胞胎喜欢郝斯佳,后来她未来的妹夫亦爱上郝斯佳,那么她要不要一脸天真无邪地跟他们周旋呢?自然是没这个必要,尽管她爱的是卫希礼,亦同样钟情于把控自己的裙下之臣。我就从来没见书里有写她为自己得到的爱太多而苦恼纠心的,反而总是好高骛远。

但是我发现原来真有一些女人会善意地为难一下自己,就跟《打喷嚏》里唱得那样,被“小李”与“小纪”弄得心神不宁,喷嚏不断。然而细究之下,亦完全是自私的表现,我不反感这种自私,确切地讲是“特权”,却难免为女人那样的表现感到悲哀,选择权在手里的辰光,反而举步为艰,却是自己给自己制造的疑惑,多多少少还夹带贪婪的成份,照单全收显得太不庄重,只取一瓢又觉得委屈,怎么办?只好玩暧昧,玩单纯。装迷茫大约现在已成为我们一种本能,所以每次看到《孤男寡女》里头郑秀文那种别扭与麻木,整天只睁一双无辜大眼在都市中看人来人去,即便爱上了谁,亦总是一副不晓得对方有同感的模样,特别让人生气,太虚假了。

所以我自然亦是特恨韩剧的款型,比如《冬季恋歌》里面对裴勇俊时一副幽怨表情的崔智友,《美丽的日子》中被李秉宪与柳时元两面夹攻时那悲痛欲绝的死相,还有“红豆女”张娜拉,在王子与野兽之间游来游去,搞得好象什么都不懂。这种非要憋一股气在胸口,好端着一个低调的架子,让人想咬又下不了嘴的气焰很是无耻。这个时候就无比怀念《理智与情感》中埃丽诺面对爱德华姗姗来迟的求婚放声大哭的情景,总算不再把虚荣摆到面上了,而且她要的真的不算多。

后来我修炼出来了,有人跟我诉这种“三角恋”之“苦”,就甩给她一句:“得,让给我一个,我照单收。”得到的嘻哈反应一概不理。当我泛酸也好,刻薄也罢,这种表演算是彻底看够了。以至于我常常无端地猜想,炫耀可能是一种生理反应。尽管谈这个问题显得陈旧,可是它几乎从来没有消退的时候。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