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巫婆的祈祷书  

2008-03-27 13:06: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男人总爱在天使与魔鬼之间犯难,选哪个似乎都不太上道,不是委屈别人就是委屈自己。于是在泛滥着闷热潮气的酒吧里百无聊赖,太清纯的不敢染指,太淫艳的怕沾惹是非。还好,有个巫婆坐在他们对面,点了一杯冰镇啤酒,对大着胆子来搭讪的登徒子一脸不屑,穿最普通的白衬衫和红半裙,要挑点儿不端庄的毛病出来挺难,又与娴淑搭不上边。你可以清晰地察觉到她满腹神奇的诅咒正欲脱口而出,一手托着玲珑剔透的水晶球,另一只手则擒着浑身冒毒汁的蟾蜍,打算实现你内心最隐秘的冲动。因为有对方的魔法庇护,你就不必担心遭天谴,如果心智不会失控的话。可惜,巫婆有巫婆特有的疯癫,像灾难突然来临,你享用过后必要付出代价,承受飘着脂粉香的痛苦。

这个巫婆,名叫凯瑟琳·特纳,一个二十七岁才完成银幕处女作的演员,这种际遇使得她仿佛从未青涩过,一出生就带有神的使命,既性感亦神秘。《体热》与《罗斯夫妇的战争》相比较,前者宛若贪婪而优雅的行礼,手势意味深长,后者则是完全的不计后果,内里始终提拎着一股悲凉之气,迂回曲折之后还是抒发不出来,只得猖狂的爆炸。特纳与凯瑟琳·赫本那种正派耿直的凶悍完全不一样,她是真正具有伤杀力的,想置你于死地的辰光绝不手软,恨得有力道,那一脸骄横气焰泼多少凉水都扑不灭;在一众金发碧眼的好莱坞尤物当中,与特纳秉性最相似的是金·贝辛格,她们一样绝色,履行作为花瓶应尽的义务,同时又怨愤满腔,甚至细看她们的脸,会发现同一抹世故与苍老在混杂,捧起你的头颅亲吻之后就想立刻把你往地板上撞,撞到气绝为止,可能唯一的区别在于,特纳的暴敛背后隐匿了智慧,金则要明媚一些,有若隐若现的温柔与纯真。

要感谢特纳,赋予“蛇蝎美人”另一层定义,城府再深亦不避讳张扬,发挥阴险的同时维持极端理性。所以男人前仆后继,为她痴狂,为她恐惧,为她坐牢,为她丧命……他们心甘情愿地成为特纳的祭品,以消除她对他们的警惕与敌意。《体热》中她体温高于常人,燃尽了一个精明律师的良知与理智,《罗斯夫妇的战争》里头愈发恨得刻骨,连那双不可方物的长腿都想夹断丈夫的腰板,最后双双从吊灯上跌落下来,弥留之际结发夫君突然涌起一丝柔情,将一只手放在她肩膀上,却不想被她果断地推开,两人这才骂骂咧咧地走入地狱。

人家的美是目炫神迷,特纳的美却是触目惊心,她的电影角色就是证明。特纳一点都不妖,甚至特别适合穿纯白真丝连衣裙,以烘托她高挑迷人的身材,那令她看起来不会象一枝清莲,更似被漂染过的罂栗,还是毒的,鲜甜蜜骨的,不容抗拒的。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