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疯魔戏  

2008-02-17 22:42: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七世纪的某个伦敦剧场,莎翁的《奥赛罗》正如火如荼地上演,到奥赛罗弑妻一场,扮成苔丝德蒙娜的伶人从沉睡中醒来,身段柔软,姿态轻盈,每一次手臂的伸展,回眸的兜转均是百媚千娇,惟独刻意捏细的嗓门,以及下巴刀削似地刚直轮廓稍稍泄露他性别的秘密。被奥赛罗扼死的辰光,他纤细的手腕在枕边妙曼地翻转、停滞,宛若划上一个造作而凄婉的休止符。观众激动地呐喊欢呼,表达对他的倾慕之情,这场景使得后头艾米莉亚上场竟无法表演,因为他念出第一句台词的瞬间,已被雷动的掌声淹没。于是,那枚矣然静默的“休止符”不得不复苏,伸出一根食指示意,观众席顿时鸦雀无声,似接受了神的指引……但是我们都清楚,后边无论奥赛罗如何搏命演出,都已变成空气,所有人均沉浸在苔丝德蒙娜古怪而别扭的美感之中。

这是电影《舞台丽人》的一个开头,它向我们展示了世界上另外一个程蝶衣,同样被传统愚弄,性别错乱地活着,还奢望以此活出真实与荣耀。查理二世开了个荒唐的玩笑,延承先帝遗志,禁止女人表演舞台剧,于是无论茱丽叶抑或奥菲丽亚均由男艺人来充当;随后受他情妇的影响,查理二世又想竭力扭转这玩笑带来的负面效应,便反过来废除女人不能演出的法令,要求所有女性角色必须由真正的女子来担任。这看似轻描淡写的改革对单凭一只玉手便能教人魂牵梦萦的男花旦金纳斯通来讲,无疑是场灾难,在他看来,女人扮演女人完全不能称之为“表演”,只有他诠释的万艳千红才是艺术。后来查理二世要求金纳斯通演男性角色给他看,他举手投足之间总是极不争气地翘出兰花指,提拿起小嗓门儿,这一幕不知不觉地与平素便烟视媚行的程蝶衣重叠起来,凸显出“疯魔”二字。

仔细咀嚼一下金纳斯通看似武断的“定论”,亦不无道理。有时候一件事物全部的美好特征,或者还真得由一个局外人来解析,才能够完整地剖出其性质,区别造就差距与关注,因为没有,所以愈加留意起来。女人哪个部份最赏心悦目,何种姿势顶有风情,“金纳斯通们”自然要比女人本身更深谙,她们习以为常的东西,正让他们如饥似渴。不经意地,便被细细挖掘了出来,整理打磨之后,居然成了技艺,被学心,被流传。金纳斯通的悲哀在于他的性别局限,那亦是他成就所谓表演艺术的优势。天生的隔膜犹如一道水晶屏障,透明亦不完全透明,触摸一下便能感觉到坚硬的抗拒感,然而恰恰是这些防碍使得有些人如梦如幻,成疯成魔。

之后便常常思忖,倘若金纳斯通在电影结尾时真地用那只红色丝绒靠枕将女演员扮的苔丝德蒙娜闷死,那么这维护艺术的愤怒反抗才算得上真正发自肺腑,就像程蝶衣,无时无刻不在仇恨菊仙。这绝对不是什么惨况,而是以血泪捍卫美丽的一种手段。试想一下,我不疯,不魔,清醒,常态,你还会着迷么?还会蹙眉么?还会为吾之颠沛颠狂扼腕长叹么?要看好戏,伶人得先入了戏,看官们方能跟着被拉将下去,脱身不得。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