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日落大道  

2008-12-29 20:02: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落大道 - andiyaorao999 - 爱在瘟疫蔓延时

《日落大道》是如此不真实,可在上个世纪,我都怀疑它被《欲望号街车》效仿过那个结尾,当诺玛满头金片,面目狰狞地从楼梯上走下来,她的前夫兼管家麦克斯站在几个报社摄影师的水银灯中间,大声喊“开始”,像当初执导他一生为之倾倒的女神首部电影那样热情。诺玛缓缓地穿过记者,身后跟牢一群警察,艳妆下那对眼直勾勾盯住摄影机,炽白灯光抹掉了她眼角那几道深浓的皱纹,她说:“好了,可以拍特写了。”然后走出这间荒芜的别墅,一张苍老疯癫的面孔无限逼近,又渐渐模糊,仿佛要我们看一看她最后的出镜,又极悲哀的隐去……而布兰奇,亦是这么样被骗出去的,她让那位长者挽住手臂,然后温柔地说:“我喜欢陌生人,他们让我感到亲切。”

卓伊斯绝对不是这里边最残忍的一个人,他只是推波助澜将一个企图一世都生活在胶片里,接受鲜花与光环的女人推向了毁灭。诺玛不愿接受衰老的事实,她从不认为自己会被遗忘,而无论是过去合作过的电影人,抑或她身边最亲近的随从,都给她催了眠,好莱坞的繁华在她眼里始终成不了烟云,而是一把把美貌与虚荣的碎屑。诺玛用钱买到卓伊斯的身体,她也不是真地爱他,只是在那个年代,女明星与作家之类的人物相恋,是最风光的丑闻。比利·王尔德的电影居然能黑到这种地步,有某种比愤世嫉俗更恐怖的情愫在里边蔓延。这是一个剥掉好莱坞钻石面具的举动,告知人们无论它们树立了多么“永垂不朽”的人物,都将无声陨落,被时间遗忘,自我释怀地便坦然接受,不愿承担的则百般挣扎,在错乱中崩溃。

《日落大道》后来在百老汇演了一场又一场,那个叫诺玛的昔日巨星在台上歇斯底里了无数次,像讽刺又似警示,可是谁又能真正荣辱不惊,笑看风云呢?倘若你有机会走过那条赫赫有名的日落大道,或许能看到最深幽的尽头被杂草包围的那幢豪宅,里边的花园泳池没有一滴水,池底的老鼠正爬来爬去。恰逢此时,那气色颓靡的住宅二楼传出了声音,野蛮任性,既颤抖又急迫,记得莫要应允,因为那很可能是一个时代辉煌过后沦为落寞的反抗嘶吼,仿佛要抓牢任何一滴岁月掉下的金粉镶在脸上,即便被嘲笑践踏亦在所不惜。

日落大道 - andiyaorao999 - 爱在瘟疫蔓延时

这一次,是那自负的穷作家撞到了枪口上,他用生命证明人工炮制的童话有多么荒唐可笑。但是,依然有那么多人为此前仆后继,一副永无止境的模样。我知道她们亦终将住在日落大道的某个尽头,庭院深深,无人问津。《慧星美人》中用才华与心机造就的潮流,终也抵不过梦醒时分的空虚,她们变成无数个诺玛,甚至是《上海异人娼馆》中必定要有摄影机对着才能卖淫的妓女。

  评论这张
 
阅读(88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