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大雪压城  

2008-01-27 19:56: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些日子写的是“细雪”,如今果然不再细巧了,风雪连天,差点儿压沉一整座城市。从前那么喜欢雪的,总是在作文里头写道:“看这些美丽的精灵纷飞堕落”,国文老师在班上念我的文章,常常用“老练”一词概括。现在,没人讲我老练了,我也不再写关乎雪景的文字,仿佛那只是一扇仅供回忆之门,关闭后便懒得开启。老狼在《恋恋风尘》里讲过:“那天黄昏,天空飘起了白雪,忧伤沾满了眼底,等青春散场……”难不成这青春真地早已散场了?所以对飘雪天气不再兴奋,只是郁闷上班会不会摔跤,能不能准时打卡。

雪总是很柔软,愈积愈多,亦愈积愈沉,仿佛在压塌某个城市之前不会停止。它具备美丽与危险,清寒和纷繁那样子相反的特质,在《冷山》里,它压垮了艾达用时间与信仰构筑的爱情之城,当她与用苦苦守候换来一夜缠绵的丈夫英曼正勉强迎接白雪初融的时刻,他却骤然倒下,与之永别;《雪压青松》中的白雪更是浓到让伤感变得触手可及,这场异国恋始于稚嫩的纯真年代,却迟迟得不到祝福,只好忍下来,将之化作晶莹雪珠在各自的心底飘浮,或许是沉积得太多太久,终于支持不牢那重量,折断了,随后绝望笼住整个世界;甚至于,我未曾喜欢过的《苹果》,亦着实为那一场迷失之雪的降落而怆然,刘苹果站在天台上,雪点沉默而汹涌,仿佛要将一切肮脏的东西过滤纯净……

还有《金枝欲孽》中那几场压沉后宫的冷雪,茹妃为之患了眼盲症,在白茫茫一片中反而如陷深渊,什么已经失去,什么还可以得到,她清楚得很,只是可怜那双眸睁得圆圆的,却依旧是一片漆黑,不过,她亲手打造的防备之城永不会沉没。从春夏到秋冬,《玩偶》是北野武生命里第一场雪,亦是最后一场,他让一对遭受命运考验的情侣变成行尸走肉似的两具“玩偶”,在腰间系上牵挂的绳索,进行毫无结果的旅程,走到最后已是白雪皑皑,他们的鲜艳和服在银光映照之下散放出不可触碰的美丽。

黄莺莺的婉转歌喉诠释出顶教人听出耳油的《雪在烧》,她本身是不美的,却在那支MV里被挤出了慑魂的冷艳,雪与火交融,灵与肉相搏。时隔二十一年之后,再翻出那曲子来听,性感、激荡、销魂,还是从前那个味儿,被那样的雪压着,必是熊熊烈焰,烧不尽的热情。而周慧敏的《冬季浪漫》又是另一回事,她是缓缓地抒情,凭借点滴雪影流露一些真情真性,不多的,就那么一小颗爱情种子,发乎情,止乎礼,是矜持优雅的慢板,这玉女的雪压将过来,必是温情脉脉的。

看阵势,这场雪仿佛要落到天荒地老,也罢,收拾起情绪,咬牙切齿地出门、滑倒,再爬起来走回去,这是个被压的过程,亦是个欣赏“山舞银蛇,原驰蜡象”的大好机会。人有的时候,还真得单手攀着悬崖还要回头看看风景,否则就太亏了。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