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赞这大好泼妇  

2008-01-01 10:52: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一直在思量个问题,要怨毒到何种地步,才能让一位公众人物那样子撕破面皮呢?大约不少男人均被这个场面吓着了,于是在隔岸观火的同时还不忘伸出手指头来指责胡紫薇一番,讲她本质上依旧是个撒泼的庸妇。其实这样的场面并不少见,台湾竞选议员的辰光,上台打得头破血流多得很,不管男女一律拉开单挑的架势,生怕大家看不见她们有多强悍。胡紫薇不一样,她恨的私人恩怨,丈夫负了她,骨子里小女人脾气来了,于是顾不上颜面就上大庭广众去同归于尽。

我不相信胡紫薇会预计不到这闹场的后果,只是工作、名声、形象均抵不过爱情的背叛。倘若我们这样的女人去老公单位吵一通,除去换了几声尖刻的偷笑之外毫发无伤,她就不一样了,哪怕是哭天抢地亦“哭抢”得字正腔圆,有新闻播报员的职业习惯。方芳在相声里讲得好:“在中国这样的传统社会中,做泼妇是唯一让妇女开囗说话,表达想法的机会。”所以胡紫薇干了,比饶颖还干净利落,与其成天在博客里凄凄惨惨戚戚,倒不如做绝了它。我并不反感她这种行为,甚至蛮佩服胡“泼妇”,这年代一味讲理智,讲克制,讲得体,就是谁也不必为对他人造成的隐痛在精神上买单,只有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幸福被不公平地践踏,还要相当“冷静”地请来律师打官司,分财产,然后潇洒地道别,那才叫“完美”?

真可惜,不是任何事情都可以用金钱和判决书来解决,亦有不肯妥协的,不怕崩塌的,只要走上台来抢夺以牙还牙的“一分钟”。此后不管张斌是否请来律师“冷静合理”地予以还击,那均是徒劳。这与胡紫薇是否受过高等教育无关,谁规定高等教育中就收录了那样的规矩,在自己的爱情受辱后不得宣泻,不得哭诉,不得反击,倘若真要反击,亦请用法律手段,在已经能被预计到后果的范围内进行报复?婚姻危机造就的绝望本就与刑事犯罪抑或经济犯罪迥异,它占了以人为个体的单位所能遭遇的最大部分的幸与不幸。

《六尺之下》中的老二曾经为现今的葬礼被弄成精致的程式化而感到悲哀,他清楚地认识到当人们不再为失去亲人而垂胸顿足、嚎啕大哭的时候就预示着我们已经步入失去人性的过程了。因此才会出现“失态”一词,李清照会失态,在酒酣之际“沉醉不知归路”,休·格兰特在嫖妓事件曝光之后曾为他荒唐的失态公开向女友伊丽莎白道歉,尽管后来他们还是分手了,倘若换了张斌又会怎样?掩盖掉,低调地,无声无息地付钱、挥手,那才叫不失态,才叫正常,才叫正确?希望这样的“正确”与“高素质”还是愈少愈好,难道张斌们还天真地以为所谓的“精神损失费”真地可以偿还全部的欠债么?

妖娆一定是泼妇吧?

那还用问?!笨!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