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倒底要不要华丽  

2007-10-01 19:51: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我看到一个名叫曼殊菲儿的女写手,因为有点儿自恋过头而被列入“天雷教”重点膜拜对象,我看了她的一些小说,觉得写得非常好,起码文笔很艳丽,是那种我想穿脑袋也达不到的水准,尽管她写个古词都不懂平仄,但是完全不妨碍她小说的美丽程度。于是不禁思量,为何这样的作品却遭到围殴,或者于我这样患有严重“文采歧视症”的人来讲,看小说就跟选漫画似的,第一标准是画风必要唯美,其次才轮得到故事内容。

就像早前东言一直跟我推荐《鬼吹灯》,或者已拥有广大读者群的《诛仙》,写得跟说书似的,通俗抑或讲就是俗,文字必然是要为故事服务的,可我就是接受不了,尤其是后者,动不动就写风雨雷电,好象天气预报似的。《朱颜血》中更是具备一切能吸引我的元素,乱伦、性虐、禁锢、人畜,可是才看两章我便放弃了,行文跟三流武侠小说无异,还真看不落去。到后来,我不禁严重鄙视自己的品位与耐性,缘何只重人家的文采,故事好就够强了,你偏要挑那写得婉转流畅的,究竟是看小说还是欣赏造句呢?

我经常提醒自己,文笔宁愿很朴素,亦绝不要弄巧成拙,否则出现硬伤是没得补救的。可是提笔刹那却往往要将此金玉良言抛于脑后,任性地写、胡乱地编,末了还长舒一囗气,以示自己得享受了。记得昨晚跟驴驴为了电影《烟花梦》争起来,他觉得这部片子拍得很差,并且拿出三池崇史的《鬼伎回忆录》来压它,我还击的言辞亦是极尽刻薄之能事,事后思嚼之下,觉得都是为其华丽的表现形式是否有价值而喋喋不休。至于内容,应该讲早已被我们忘却到九宵云外去了,驴驴还生搬硬套地拿出布莱希特,愣讲《鬼伎》中布莱希特推崇的“间离”比比皆是,我估计就围绕爱与嫉妒的核心来讲,无非是《鬼伎》中“比比皆是”的血腥与虐恋更符合这位仁兄的囗味罢了。那么究竟形式还重不重要?或者干脆撕掉这层看似妖娆的外衣,做赤裸的表达,这还真不好选择。

亦有反面案例,比如有时候看看托马斯·曼的小说,我总是忍不住要睡着,或许是太太太太华丽了,书中情节远少于他那些理论,搞得我总误以为他在写作之余一直在参加某个辩论赛。现在保罗·奥斯特的小说亦来到中国,据说文字非常有电影性,著名的《纽约三部曲》第一章中作者阐述的对推理小说的见解我非常赞同,尤其是那句“优秀的推理小说中,通篇下来每一个字都不会被浪费。”可是头脑即便如此清醒的男人写下的《玻璃城》中也有近一半相对案情来讲无关痛痒的废话,全是在炫耀自己的历史知识以及对神秘学的研究,因此我猜想爱写字的都忍不住要“华丽”一把,很少有人跟毛姆一样老老实实地为故事服务,总是严肃又单纯地将写字作为叙事途径。

可见华丽真是个恼人的玩意儿,它经常会与空洞抑或做作为伍,时而被捧上地,时而被踩下地,或者按在这个人头上就是皇冠,堆在另一个人头上就成了狗屎。倒底还要不要华丽啊,我们究竟?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