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愤怒拍案  

2007-09-06 16:34: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韩国有三位女演员是我敬佩并喜爱着的,徐晴、文素利和全度研,尤其是全度研,她区别于以往任何一类女名伶,可以清透如泉,亦能艳丽若花,爆发力埋得深深地,哪怕要释放亦极为徐缓,似被现实浸泡已久的情绪汁液必须慢慢流将出来,你会不知不觉得被她那张有点疲惫又神经质的面孔所吸引。她的忧伤跟脆弱纸片似地,在风中飘来飘去,靠近的时候犹逢细雨扑面,于是跟着酸楚起来,《你是我的命运》这样告诉我们;她的矛盾像钢索,架在空气当中,明知危险重重却依旧忍不住要去尝试,结局自然是逃不过“堕落”二字,钢索崩断后跌到地面摔得粉碎,《快乐到死》是这样给我们启示的。

如今李沧东拍出的《密阳》,亦好似为全度研量身定做,你很难再以什么标准来形容她的表演,她扮的是一位单身母亲,长期告别爱情的女子,她不信神明,与密阳小镇上的居民若即若离,在儿子的葬礼上不流一滴眼泪……其实李申爱并不复杂,她来到密阳时还处在“冰霜期”,期待这里的“秘密之光”可以融化封闭的人生,何况还有一个年幼的儿子可以充当精神支柱。和《破浪》一样,李沧东试图通过一个女人经历的悲剧质疑宗教,蔑视信仰。只是《破浪》中的艾米莉本身到死亦未曾觉醒,她对上帝之仁慈的信念坚持到了最后,可李申爱很尖锐,她依赖过它,后来又憎恨它,却始终未认清宗教膜拜的本质,它只是解脱心灵负罪感的工具,不可能真正救赎谁的灵魂。

李申爱面对无影无形的上帝,前后表现出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头一次是嚎啕大哭,将丧子之痛徹头徹尾地发泄出来,二次是拍击祈祷台,以一记比一记刺耳的拍击声愤怒地质问上帝,缘何可以让仇人的心灵得到解脱,快她一步原谅罪人,轻视受害者的感情。于是她地对所谓的“信仰”展开疯狂抱复,尽管我们都知道那些行为都是无意义的,李申爱却偏要将自己逼上绝境,她捣乱露天传教活动,色诱教会组织人员,砸破教员家中的玻璃,最后切开手腕跑向大街,一面求救亦仿佛一面在高喊:“你看见了吧?你都看见了吧?!”她要一双透明的眼看她做这些极端的事,体会她真正的不满。

那道“秘密之光”一定不是上帝,因为李申爱认为那是一场无耻的骗局,她的生理性疼痛、神经性胃痉挛夹带着歇斯底里的发作,宛若那双拍击教会桌案之手从不曾停止过颤栗。她有追随者,有全程关注她苦难生活的见证人,有暴风雨后不知是永久抑或短暂的宁息。李沧东不再像他的《绿洲》那样,用煸情讨得我们廉价的眼泪,而是时时把握着一种残酷的平衡,总是在我们快要愁肠郁结的辰光煞住脚步,切换到另一个角度,他作品中的女子永远有血肉有性情,男人却保持纯净单一的脾性,以防落入平庸陷阱,所以李申爱崩溃前后,都有个叫宗灿的普通男子,跟在她身后,像路人,像朋友,又像情人,他不是为了给可怜的女主角幸福才存在,而是用来淡化她过份浓郁的悲伤。

结尾什么都不告诉我们,李申爱的怨恨没有消逝,她坐在自家院子里剪头发,宗灿替她拿着镜子,温绚的阳光和她的断发一道洒落在地。以后会发生什么?她是继续忧愁抑或舒展心绪?被摧毁的东西还能否复原?这一切,你还会看见么?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