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杀手十二宫》:失败的典型  

2007-07-18 09:50: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曾经有一段时期,我沉迷于各色历史著名的“无头公案”,1960年一对年轻情侣在汽车上约会,有人将手电筒绑在枪管上朝他们射了数十枪,然后离开。此后,他还不断地给各大新闻媒体邮寄信件,放言要与警方玩猫鼠游戏,并嘲笑警方办事无能,永远抓不到他。这类罪犯往往寂寞又骄傲,想让自己的能力受到肯定,被大众所关注。所以这位冷血杀手迅速树立了自己的风格,每次给媒体寄去的信件中总要带一个“十二宫”图案,并声称自己要杀满十二个人才罢手。往后血案不断,杀手经常会出来认领自己犯的那几件事,在这十年间,果真无人抓到过他。

    大卫·芬奇是我比较欣赏的导演之一,但是我并不赞成他去染指“十二宫杀手”的题材,一来无头案最不好结尾,如果像《黑色大丽花》那样胡乱按一个谜底上去,基本上会引来无数囗水;同样的这案子就作案手法来讲,并无甚新奇之处,无非是枪击事件,要拿出来和《七宗罪》比较,戏剧性明显差了一截,更何况十二宫调戏大众的手段也不算高明,无非是几封信件,甚至于那些密码都是最外行蹩脚的设计。结果电影一上映,好评如潮,令我不得不去收了张碟探个究竟,究竟怎样?自然失望!

     《十二宫》没能像我们预期的那样精彩与悬念,整个故事节奏缓慢而无重点,什么都要顾一顾,却什么都顾不完全。拿第一场情侣被害的戏为例,小情侣的约会直至被害过程突然而又乏味,完全不像是电影应该营造的气氛,哪怕大卫是想拍一部类似纪实风格的电影,那么也请他参考一下斯皮尔伯格的《慕尼黑》,当然我不是说《慕》很纪实,起码那种冷冽感与距离感是存在的,哪怕就算要竭力表现凶杀的突然性与真实性,也务必不要把开头辅垫得毫无特色,就像国产肥皂剧里一个过渡的走楼梯场景,还会拍人家面无表情地从一楼走到六楼,这样看来《慕》中女间谍被杀的过程完全可以给大卫当教课书了!也可能是犯案手段过份单一的缘故,在第二场湖畔谋杀其实与之前的杀人手法很相似,都是直接走过去用枪扫射,然后走人,可能大卫考虑到电影的观赏性,无端加了一些戏份,比如行凶改成了刀刺后背,枪没能用上,还是背朝天捆绑受害人,可惜哪怕这样也无法挽救电影的沉闷无聊。

    相对我看过的纪录片而言,《十二宫》保留了午夜驱车行凶的特征,甚至连隐蔽凶手样貌的手法都参照了纪录片中的样子,用车灯、手电筒一类的强光将自己隐藏在黑暗之中,所有光线给了受害人,将犯案情节拍得好似记录历史真实事件。随后转到报社及警方办案的情节,却又像是杜撰和传说,搞得极度戏剧化,只是要明确的是,查案过程并不代表没有主线,最起码要抓中其中相当有趣的那几个部份,无奈的是比如像杀手密码被一对普通夫妇解开,电视台节目主持人与杀手通过电话周旋,结果耍得警方团团转这一系列经典事件,统统被弱化了,从头到尾我们都不得不忍受杰克·吉伦哈尔蹩脚的表演,亏得小罗勃特·唐尼撑着戏份,否则演员都得打个大叉叉。

    其次,大卫·芬奇在如何让一部电影不沉闷的问题上显然还未能解出答案来,因为全片人物台词多到你都来不及去看中文翻译,它便一闪而过换了下句,时间推移都要用字幕说明来解释,本身就十二宫行凶的历史时限来讲,十年的跨度未免过大,然而我们对杀手的真面目又所知甚少,于是非得从警探与媒体人联合办案上来做文章,直接导致人物过多,线索过杂,大卫就像个贪婪的在抢糖果的孩子,舍不得砍掉一点,也不管吃不吃得下,最后终于腹痛起来,不得不缩短每个关键细节,从而做到全面而完整地展现当年办案的全部经过,使得电影终究逃不过亢长繁琐的陷阱。此外,我也没感觉到像一些影评人所夸赞的那样,讲《十二宫》的制作精致,处处体现隐约的大家风范,依照如此生涩的处理方式,大卫可能连部小众文艺片都拍不好,节奏缓慢,情节沉闷且不去说它,剪辑更是匆忙牵强,大约要涵盖的东西过多,限于电影篇幅,不得不将一些重要细节一笔带过。最可笑的是,根据纪录片记载,在查找十二宫杀手时,痕迹鉴定是最重要的一环,尤其是给十年里唯一确认过的嫌疑犯李进行DNA检验,实际上,整个案件中最关键的线索都是通过痕迹鉴定得来的,而不是一帮人纸上谈兵跑来跑去查阅资料档案得出的结论。如此珍贵的环节被大卫只在片尾打出一行字幕就了断了,实在令人晕眩。

    通片看下来,《十二宫》似乎是大卫正式告别《七宗罪》的诡异血腥,与《搏击俱乐部》的颠覆反叛,装腔作势向一个“大师”级别靠扰的野心之作。无奈画虎不成反类犬,电影非但未能让他跨入“大师”行列,反而曝露了大卫所有不擅长的东西,我从未看一部电影能看到生气的地步,因为不值得,唯独大卫这次算是成功地气着我了,导演尝试新鲜的风格是好事,但是能把这当成终生目标来干,而且还能干得那么差劲的,我还是头一次见识到。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