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风柜来的人  

2007-07-12 09:38: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侯孝贤的《风柜来的人》总归让我不住地诧异,心里对自己讲:“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然而那个念头却怎么也赶不走,好比生了根了,愈是看到后头愈是想法强烈。倘若有人看过宫藤官九郎编剧的《木更津猫眼》,不晓得在欣赏过《风柜来的人》之后是否会有与我一样的惊奇,不自禁地要揣测宫藤是不是侯孝贤迷,因为《木》中的某些细节,甚至于整体架构均与《风》有相似之处。

   比如《风》中阿清的父亲热爱棒球,在阿清童年时被棒球击破头骨,变成痴呆,终于顶着凹陷的脑门坐在家门囗的藤椅上;《木》中亦塑造了一位棒球界精英,被棒球意外击中头部变成傻子,只是这傻子相比之下要灵活一些,会跑来跑去,嘴里只讲一句话:“欧巴”(可是他亦恶搞了姜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甚至于交待这两个人物脑部至残的过程亦是不尽相同,在电影院中看电影,《风》是阿清在看《罗科和他的兄弟们》时突然大银幕便切换成父亲遭受不幸的情景,《木》中的电影院亦是经常播放一部叫《棒球英豪》的电影,里边记载了那位变成痴呆的棒球先生之光辉史,木更津的三个年轻人非常爱看。除此之外,《风》是三个年轻人结成团,一道去高雄发展,《木》亦是讲了三位男主角,其中一位得了绝症,于是三人合伙打算在不长的时间内做一番“事业”。

    唯有作了那样的对比,才晓得《风柜来的人》有多重要,那些青春年少的嚣张与忧愁一刻原来都不曾远离时代。每一组镜头均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愈暴戾的时刻,画面便愈收敛,像一个长者在追溯自己的年幼荒唐,热情大约是早已不在,只隐隐忆起夏日的燥热,烦恼动不动地就被隐藏起来,却又无法视而不见。阿清的父亲无论晚境有多狼狈,都依然是他心目中的英雄,父亲去世的时候阿清坐在他的藤榻上久久未动,好似在捕捉童年一丝幸福的余温,那种淡若烟云的怅然大约就是过滤轻狂之后沉淀下来的。

    《风柜来的人》从头到尾都没有过份悲情的元素,你可以嗅到阿清、阿荣与郭仔在闯荡抑或混迹人间时浮躁而急迫的情绪,甚至能体会他们每一次殴斗背后涵盖的流氓义气,他们张扬而郁闷,坏又不算太坏,挑衅生事往往是他人错在先,对女孩只敢嘴上调戏,搞些荒诞的行为引对方注意,面对即将服役的现实,三个人亦是坦然接受。无奈生活总要不断地承受离别之痛,小杏为逃离爱过她又伤过她的同居男友而去了台北,使得阿清似有却无的初恋宣告终结,郭仔最早收到服役通知书,三人帮终究将被拆散。影片末尾阿清站到郭仔的录音带摊位前大声吆喝,是宣泄亦是纪念。街上人群川流不息,好似从未被他们感动,只有观众心底会有酸涩的潮水翻涌。

    这个结局总是让我不自觉得回味《风》片头的那个台球室,在《最好的时光》里亦出现过,只是后者摆了一个美女来辅呈浪漫,前者安排的却是耳目均不太灵便的老人,举起颤巍巍的手往黑板上记录成绩,那么真实又那么伤感。拍这样一部电影不是要你去探究它有多深奥,而是对照自己的过往年华谱一曲忧伤之歌,李宗盛在歌中这样唱道:“青春正是长长的风,来自无垠,去向无踪,握住生命如同握住一只球,对着太阳掷去,掇成一道不经心的彩虹……”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