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不懂摇滚  

2007-06-04 13:16: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其实我们曾经有过“全民摇滚”的时代,只是年份太久远了,那时路人都会唱《一无所有》和《红旗下的蛋》,崔健满世界躲记者,搞艺术的多多少少还会坚持拒绝浮躁。记得崔健万般无奈之下走出来,冲着黑压压一屋子的媒体就问了一句:“你们知道什么是摇滚吗?”半天无人回应,他转身走掉。的确,我们不懂摇滚,只晓得终于唱歌也可以用嘶吼的方式了,还能沙哑着嗓子,他和《信天游》纠正了我们的听觉习惯。

   那年中学暑假,从收音机里听见主持人在聊摇滚经历,他说曾经在北京街头偶然看到一张海报宣传黑豹演唱会,便买票去看了,许久无人出场,后来看到几个乐队成员抱在一起哭。因为演唱会开场邀请了草蜢做嘉宾,歌迷们蜂涌而至,待草蜢的表演结束后,场内观众便退了十分之九,没人想听《无地自容》和《don'tbreak myheart》,尽管它们比《限时传送ABC》要真诚百倍。可是最终,全人类都晓得“也许是我不懂的事太多”了,我们开始学习如何寻找自己的音乐,所以要时不时哼两句“人潮人海中,有你有我”。有一年冬天还出了个张楚,他将悲惨童年写成《姐姐》送给我们,告诉我们真实的悲怆比煸情重要,每每听到“我的衣服有些大了,你说我看起来挺傻”中那个空白凄凉的停顿,就很让人眼红鼻酸,心里想听摇滚真他娘直接。管他后来唱了什么《孤独的人是可耻的》,木讷青涩的眼神总归是没变,一直清澈见底,有孩子气,只因张楚心里还有个美丽的姐姐。

   再后来,唐朝疯狂了一把,《梦回唐朝》歇斯底里地摇晃我本来就振奋着的神经,却抵不过指南针给我的震憾,头回听是在一部叫《海马歌舞厅》的电视剧里,罗琦的声线艳烈如火,她跟我们讲“看你们多么可笑,一条路走到老”时有些王者霸气。1993年的寒冬,得悉罗琦在酒吧被醉鬼刺瞎了左眼的消息,只当这女孩不会再唱了,却不想她用一片稀薄的刘海盖住盲眼继续高歌,以至于每到冬季我总会出现恍惚的幻觉,看见罗琦手里拿着根香烟,长发披面缩在街头,指节冻到发白。若干年后在电视上看到她,已经戒除毒瘾,还嫁了个英俊的德国人,安康平和,自此她才真正在我心里死去了,摇滚不是痛苦,却离不开痛苦,所以罗琦不会也再不可能唱到打动灵魂的歌了。

   何勇打歌是在电台,依靠音乐DJ宣传他的《垃圾场》和《钟鼓楼》,他很愤怒亦有些高傲,全中国的父母都反对他们的孩子听摇滚或者搞摇滚,何勇写了首《头上的包》,讲述他被父亲教训的经历。我喜欢他那股顽固劲儿,不算反叛,只是对于疼痛比普通人要敏感些。那时候的狗仔不如现在的勇猛,所以他可以跟我们讲自己与艾敬的恶劣关系,还会写诸如《安魂曲》一类鲜少有人能够接受的音乐,随着年岁过往,何勇突然消失在我的生命里,好象一个五彩汽泡。直到窦唯怒砸报馆的事情曝光,才有人跟我讲,他疯了,一直在接受治疗。我觉得这一切真好,原来何勇果真宁废心智亦不向现实妥协。轮回乐队的《烽火扬州路》虽然荡气回肠,却抵不过《钟鼓楼》给我的回味悠长。

   窦唯脱离出黑豹单干,做的音乐愈加缠绵起来,那时就听到王菲的恶新闻不断,比如她失约记者会,赶赴北京去看他。谷勇华形容给窦唯做专访是场灾难,因为他好几分钟才会憋出一句话来,一小时的节目能把人急出汗。当年我就猜想这两人完全是一样的,心底里单纯得很,交际是弱项,尤其窦唯,于我们来讲他是外星人。这就是为什么他可以做一张叫《黑梦》的专辑,不够黑暗,不算渲泻,却透露出一种异样的偏执,偏执到会反感它的普及面太广。而《艳阳天》又是一张过份“流行”的专辑,他晓得自己不需要那么多人关注,好比每次要看到MV上的窦唯与社会格格不入的衣着与表情,方可体会到他做的这些事情有多么勉强。窦唯或者是我今生最后一场摇滚梦,亦是真正心甘情愿沉迷的镜花水月,他用近乎壮烈的言行在我面前画下一个中止符,为理想也为爱情。此后无论多少天才出现,又多少英雄殒落,亦与我无关,犹如隔岸观景,远而迷离。

   如今,所有人均过着一样的似水流年,总感叹梦醒过早,缘份太迟,想想还真是可笑。吸毒成痴也好,暴力疯狂亦罢,作为摇滚文化的一部份,孰可再那么样折煞了灵魂的拼斗,与世争,与人爱?浮沉了许多年以后,太多音乐已被定位成“摇滚”,罗大佑的被称为摇滚,达明一派的被称为摇滚,信乐团的是摇滚,斯琴格日勒的亦成了摇滚,伍佰的更是摇滚。但是,那幸福得像花儿一样的生活,可以让谁懂得摇滚?我们已经不需要解放灵魂了,因为没有灵魂,我们也没必要再为自己的精神状态写诗,诗成了踩瘪的香烟壳,所以,我们也早就已经忘记摇滚,因为不明白,所以要忘记。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