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青鸟》:无悔逃亡之歌  

2007-02-17 11:45: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鸟》:无悔逃亡之歌 - 暗地妖娆 - 爱在瘟疫蔓延时理森出生的小镇叫做清澄,可能小得在日本地图上都很难找到,童年时他经历了两件事情,一是他的哥哥为了救他不幸溺水身亡,另一件是母亲和一个年轻人私奔了,从此再无音讯。然而森理依旧在清澄生活,继承哥哥的遗愿在父亲当站长的车站工作,每天看列车停停走走,像人生毫无惊喜地滑过他身边。某一天,他听镇上的居民讲,乡间小路上最近经常出没一辆艳红色香车,架车的是个美人。理森不认得那个女人,他只是每天看见一个叫诗织的女孩坐在车站里等候列车来接她上学,手里捧着一本叫《青鸟》的童话书。那好比炎夏的热空气里浮出一层浅薄怡人的凉风,理森喜欢这个女孩,这种喜欢好比心壳上裂开了一条破囗,他可以清晰地听见温暖溢出的声音。偶尔的,理森会遇上来接诗织下课的母亲,她一直坐在车内,透过半扇车窗,隐约可见下巴与脖颈构筑的精致弧度……
      依照这样香艳的开始,让你沉迷会很简单,无非是一个容颜寂寞的少妇对安静压抑的生活还不够满足,或者香堀原本就没有打算长久的平和,她需要激情,需要危险的悸动,于是选择在清澄边缘行走的理森,她无端地相信这个清瘦沉默的男子可以带来别样的幸福。香堀的艳车穿梭于青翠丛林与空旷田野,空虚的时候会去美纪子的饭馆吃咖哩饭,烦躁的时候也会在自动售贩机上买包烟,然后迫不及待地撕开包装抽出一根来。香堀的身上持有艳与纯两种极端的美,她要汲取任何一个男人的心都很容易,比如拼却金钱与名誉将她占为已有的政客广务。尽管他们都能察觉到香堀深埋在温柔外表下的那份不安定,却总是无端是认为自己可以与她永久相守,所以广务的敏感准确犀利,他远在理森与香堀的爱情开始之前,便抓着理森的手说:“谁要把她带走,我一定会杀了那个人的!”所以香堀不是女人,她是一个危险诱人的符号,是天堂里最后一颗禁果。
     我曾经反复温习理森生命中两次决定“逃亡”的情景,总是女人先上列车,站在里面透过窗囗看着他,眼里包含此生难忘的错觉,于是他便跟上去了,告诉她们:“我们今后就在一起,永远不分开了。”理森的天真是那么样的迷人,就像清澄所有的居民都不相信他后来会杀了香堀一样,他的父亲甚至在他自己尚且犹豫之际,便给了他一笔钱,告诉他那是早年私奔的母亲每个月给他寄来的零用钱,寄了整整二十年,从不间断。也就是这一刻,爱情才被真切地赋予自由纯粹的定义,该原谅和不该原谅的,都被最温和地理解了。理森就是在这样的境况下开始逃亡,带着心爱的香堀和诗织,从长野县一直逃到了青森。那时候,我刻薄地认定香堀是自私残忍的,她只顾自己的爱恨悲喜,将有障碍的情缘用来自虐,不甘心过平淡的生活。所以理森的游离状态吸引了她,她不是需要爱,她只是需要有一个人可以为她放弃所有,好让她确认爱情只为她一人绽放。这种怨毒的情绪直到香堀跳下悬崖的一刻才烟灭,原来她亦是可以付出的,她甚至能够在关键处清醒地认识到原罪的卑微,于是才纵身跃下,宛若勇敢的,一心尾随幸福而不得的青鸟。
    传闻所谓的“永恒”实际上可能怀念的成份更多一些,就像死去了一个人,另一个活着,理森说自己永不后悔活下来的决定,唯独活着才可以延续这种爱,就像与他一同“杀死”了香堀的广务,也依旧把她女儿诗织留在身边,两个男人用同一种方式追悼这黜悲剧。诗织继承母亲的美貌与固执,同样不甘寂寞,同样不安现状,甚至同样不成熟,就连追求幸福的方式都一模一样,反正让理森所心仪的那部份特质诗织已统统掌握,所以随后的“逃亡”便是既熟悉又陌生的。他们来到云白海蓝的鹿儿,诗织带一捧香堀的骨灰,理森则怀揣香堀一缕清香的魂魄,开始了三个人的“家族旅行”。我仿佛可以看见香堀就站在理森与诗织的中间,像六年前的某个夏夜那般妆扮,穿一身白色印碎花的连衣裙,手里拎着白色凉鞋,沿清澄线的车轨一路卖醉,她哀秋的眉眼之间荡漾出动人的渴求。
       这种渴求,直至理森双鬓斑白地站在当初香堀走过的站台,才得以圆满,诗织紧紧拥抱这个曾经带给她母亲无边幸福的男人,这只淬火的青鸟也终于围住他了。幸福倒底是什么呢?广务曾经求问被他弄得人生一片狼籍的理森,亦未拿到答案。可能野泽尚自己亦尚未被解惑,于是他假设了一种很残酷很偏执的浪漫,揉合无怨无悔的痴情,疯狂恶劣的嫉妒,心照不宣的宽容,以及近乎神经质的追寻与逃避。我亦相信没有比丰川悦司更适合扮理森的演员了,他心如火、面似冰,可以满足所有人对于“男人”这个单调词汇的想像,香堀亦是只此一个夏川结衣,才能真正将美丽与哀愁演绎得绝世惊艳。这一路风景秀丽,处处艰难亦处处动情,逃亡从此奏出了优美如诗的篇章,也许若干年后你偶然路过清澄,亦会看见站台上悬挂的一只空空如也的鸟笼,里边曾经载满沉重的自由与悲情。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