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空欢喜  

2007-02-12 11:45: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空欢喜 - 暗地妖娆 - 爱在瘟疫蔓延时
     那么多小说里头,张爱玲写的《封锁》最让我心寒。吕宗桢在电车里遇上吴翠远,吴翠远是个刻板的老姑娘,然而气质还是好的,举止很端庄。两个人被封锁在电车里六个钟头,原以为会产生浪漫的爱情罢,过程中的确亦是让吕宗桢用甜言蜜语打动吴翠远,待女方几乎完全融入的时候,封锁解开了,一道道关囗被撤离,吕宗桢的脸也渐渐恢复严肃冷漠,待电车启动,他居然完全可以当吴翠远是个陌生人。吕宗桢的残酷真正是无形又刻毒,利用最短暂的辰光给自己制造一个梦境,最末道路通畅了,所有人均要回归现实,于是他亦重新演回“路人”一角,继续生活。对于吴翠远来说,好比她就似被当成一个寻找刺激的道具,玩尽兴了就被丢掉,她可能最末也想不明白吕宗桢的态度何以转变得如此之极端。
      看这篇小说,经常使得我想起三个字——空欢喜。我们生出的欲念就是用来被满足的,后来才发现不是事事可以尽如人意,于是有达成的愿望便欢喜翻腾,总也想不明白的是得到与失去无非同一过程,《封锁》便是将那过程缩短了,直接了,于是就变得很不人道。记得从前有一部唤做《我们的故事》的电影,米雪尔·费弗与布鲁斯·威利斯携手演绎,讲一对情人怎样从热恋到结婚,以及随之而来的冷却期,过了长久而平淡的夫妻生活后,两个人最后不得不考虑分道扬镳。当时有人讲那是“王子与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以后的故事”,这个“以后”用得很刁钻,使得我看这片子的时候心里时时刻刻都会溢出冷笑,原来到最后依旧还是要失望的,该走的与不该走的都会离开。
       像这种空欢喜的事情挺多,也很复杂,完美之后居然会是怅然若失的空虚,投入火般的情感换来冰水淋头,迷恋变麻木,淡薄变怨恨,喜悦像杯中的果汁被悄悄插上了吸管,一点一滴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就抽干了,等到反应过来回头去瞧,才发现欢喜成空。而这个“空”便成就了某些回忆与纪念,它们一概是用来做慰藉品的,没有一丁点实用价值。好似《怎样缝制美国棉被》中那些宛若珍珠的缅怀,无非是装饰了“空欢喜”的注解,要它重来断是无望。
        因此我们在强调白素贞的悲剧时,要对比小青的寂寥;多少浓妆艳裹的人妖经过少女小莲的身边时,要看到他们狂欢容颜下的悲凉;遇到路易斯吸干克萝迪亚的血,这种妖异的夜访让她永远不会长大,也请你注意到永生不死背后蕴藏的阴暗与绝望。原以为顺心的事情统统灰飞烟灭,所有人依旧只盯牢那一种被谎称为“结果”的经历,在幸福降临的瞬间,实则被挖空的那一天亦不远矣,奈何我们总是看不穿,亦刻意淡化了它,因此总有人告诉我说:“我不喜欢看这个,听说是悲剧结尾,所以放弃了。”殊不知,放得下不搭介的旁物,放不下自己筑造的空城。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