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旧式组合  

2007-11-23 10:52: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日偶入一博,看到博主写了八十年代初至九十年代末的港台演艺圈玉女,记得那个时候我是特别偏爱台湾的女子演唱组合的,觉得不孤单又有趣。可能这样一篇文章是欠了她们十几年的罢,现在写出来以兹纪念。

 

飞鹰三姐妹

旧式组合 - andiyaorao999 - 爱在瘟疫蔓延时

这三位女子很奇怪的,组合在一道发行的专辑极度平庸,像什么《年轻的心》,可是分开来却个个光彩四射。先拿裘海正为例,她是鲜见的硬朗率真,初出道并不被人看好,一把粗犷的嗓音硬是将《其实你不懂我的心》演绎得苍凉冷酷,后来还是童安格自己拿回来转换成如泣如诉的情歌才红到发紫。不过用“淡定”一词形容裘海正是再恰当不过,那时她除了当明星之外,还在一所中学素面朝天地任体育教师,当初的狗仔队还没那么无良,因此她的兼职做得非常从容,唯一一次受困扰大约是校园里几个男生看她远远走过来,便怪声怪调地唱《纽约之恋》,被她冲过去厉声喝止住了。裘海正的星运来得极晚,飞鹰解散若干年之后才以《爱你十分泪七分》和《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红遍大江南北,只是她声音依旧是不变的,沙哑中略带凄迷。

方文琳算是三姐妹中最地道的玉女,柔柔弱弱地,曾经与王杰有过一段情。她唱的歌大半我都不记得了,唯独那首《你收到了吗》一直绕梁不去,整支曲子有种蓝幽幽的低沉。她美得极为传统,眼神永远半含忧愁半含烟,和所有为爱断肠的薄命红颜一个样子。后来听闻她专攻演戏去了,玉女渐渐转为熟女,岁月软化了她的过去,我们后来听过她的《困砂》,才勉强记起一张哀怨的清丽面孔。

伊能静后来最红,亦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她精灵、可爱,自己写的词风格华丽魔幻,好似生活在童话世界的公主。前不久在一档节目里看到有伊能静的专访,她跟主持人讲母亲从小很疼她,对她的饮食照顾得很周到。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伊能静在还是飞鹰组合成员的辰光,总是强调自己的苦难身世。我记得她自己讲过,父母很早离异,将她托给阿姨家养着,开始阿姨姨夫对她很呵护,后来姨夫失业,心情不佳,便对她冷眼相加。那时的伊能静没有玩具,只好在床底下玩火柴,把整个房间都烧掉了,头发烧成焦黄色。这个营养不良、头发焦黄的女孩上学时就没有便当,有个男人每天在校门囗给她送,后来她才知道那是她的生父,于是原谅他了。再后来,伊能静苦尽甘来,她母亲嫁了个很善良的日本男人,将她带去日本,过上幸福生活。少女时代她去打工,想进娱乐圈,那些大老板都打她的主意,要包下她,令她觉得恐惧,最后咬着牙不妥协。这些事情,都是伊能静自己讲出来的,远比她写出来的歌更波折。

 

星星月亮太阳

旧式组合 - andiyaorao999 - 爱在瘟疫蔓延时

第一次听星星月亮太阳的歌是《初恋的滋味》,后来去买了盒专辑叫《我的爱,我的梦,我的歌》,说实话这三个女孩里没有谁唱歌唱得特别好,胡晓菁与马卒如更是没甚建树。但是请千万记得金玉岚,这个女人不简单,倘若你看过当时著名的台湾偶像电影《七匹狼》,就一定会为她出场时性感风情的凳子舞倾倒。金玉岚个性十足,声音还非常铿锵,尽管出的专辑卖得并不好,然而她俏丽的长相与撩人的身材却一直在向“尤物”的级别靠拢。所以若干年之后,谁也记不得胡晓菁的清纯甜美,马卒如鼻音浓重的唱腔,大约只会怀念金玉岚霸道的美丽。

 

城市少女

旧式组合 - andiyaorao999 - 爱在瘟疫蔓延时“让心情飞扬起来,向四面八方散开……”当年宝丽金的周年庆专辑中给我印象最深的不是“过去的现在的和未来,灿烂耀眼在”《风华绝代》,而是那两位唱歌唱得非常用力,以至于声音出奇洪亮的城市少女组合演绎的《撒播欢乐撒播爱》。黄雅珉其实很内向文静,当明星赚够钱就隐退了,她晓得自己要什么,开了一家按摩院给人家做按摩,有客人问:“你是不是城市少女里的黄雅珉啊?”她会埋头说是。况明洁美得很嚣张,跟庹宗康谈个恋爱都谈得惊天动地,事后在《康熙来了》中还大侃特侃,她是那种外向到毫无隐私的女人,大约私下里与黄雅珉性格不合是肯定的。私下讲一声,其实黄雅珉长得丝毫不比况明洁差,记得一首慢歌的MV里,她的素颜惊艳得很。城市少女在《康熙》重聚那次已变成“城市少妇”,她们又一道唱《撒播欢乐撒播爱》,黄雅珉风韵十足,况明洁还是大喇喇得漂亮,果然啊,她们的年轻都没有留白。此后出了个叫粉红派对的双胞胎少女组合,想取代她们的位置,结果都是无疾而终。可是我始终相信,城市少女的最后一张专辑《不见不散》里大声吼出的“明天我们不见不散……”是给她们自己划上的最亮丽句点。

 

红唇族

旧式组合 - andiyaorao999 - 爱在瘟疫蔓延时

非常非常喜欢红唇族的歌,从《我爱你》、《满天星》到《年轻的我不明白》,都脍炙人口。尤其是那首《年少时候谁没有梦》,讲述一段纯洁美好的校园友谊,从“透露心愿”和“壮志无数”的年少轻狂,到“别离的时候”互相承诺“步履有方向”,待“多年以后又再相逢”,双方脸上均有了“疲倦的笑容”,只是,只是“人生的际遇千万种,唯有知心难相逢”,再以“人愿长久,水愿长流”结尾,整支曲子朗朗上囗,贴心得很。红唇族尽管频频更换成员,纯情少女风格却是保持不变的,效仿日本的早安少女组合相当成功,硬是将同时期推出的风格类似的闪亮宝贝给压得喘不上气来。后来唱片公司推出早安台北少女组亦是想取代她们,结果依旧是昙花一现,现在,应该没有人听过《向清新的台北说早安》了吧?但是红唇族的《每一个只有我的下午》却还被人记住。

 

忧欢派对

旧式组合 - andiyaorao999 - 爱在瘟疫蔓延时知道这个组合还是托小虎队的福,两个女孩的长相很有特色,于佳卉一对笑眼,长发飘飘、活泼动人,蔡雨伦的五官算是很标致了,心事重重的样子特别可爱,大约所谓“明亮的忧伤”就是形容蔡雨伦那种小美女吧。忧欢与小虎队一同绑着走红,却因为忧忧蔡雨伦与吴奇隆的绯闻,导致嫉妒的歌迷出手打了她们,此后这支组合便落没了,因为歌迷无法容忍她们与小虎队出现在同一张图片里,那两个曾经唱着《祝福》的女孩淡出是必然结局。你没办法拿她们跟香港的“梦剧院”比,人家走实力派路线,讲究音乐性,而美貌是会被很快淘汰的东西。

 

苹果派、少女队

旧式组合 - andiyaorao999 - 爱在瘟疫蔓延时苹果派当年出过一张让我听出耳油的专辑,三个大眼睛女孩唱的《舞的发热》比伊能静那个版本要好很多。还有《我只想一直跳舞》的闷骚旋律“在这样的午夜去跳支舞,别再无聊还装作自己很酷……”在那个玉女当道的时代,像走这样奔放舞曲风格路线的偶像组合实属罕见。后来想继承解散的小虎队的三女子组合少女队就完全没特色了,她们唱来唱去只有一首《我的心要去旅行》是拿得出手的,所以没多久就销声匿迹了,唯一的贡献是把徐若瑄带入娱乐圈,少女队里她还不是站中间那个,而且被称为“瓷娃娃”,没想到后来这纯情的“瓷娃娃”放手一搏,在三级艳星的道路上开拓了自己的事业。

 

尾声:现在我断没有精力再去关注那些女子偶像组合,只是从前那片蔚蓝的风也曾吹得我动荡不安。关于青涩与梦幻的记忆,已经过去,她们亦应该都过去了吧,只是风不息,潮未涨……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