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2006-09-29 13:11: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脸 - 暗地妖娆 - 爱在瘟疫蔓延时看苏童的《碧奴》,我眼前总是反复出现一张被泪水浸泡得浮肿苍白的脸,它似乎轻轻一挤便会滋出水来,像根本不必探究真实性的神话。关于女人追寻爱情的故事,可能没有哪一段可以媲美孟江女的传说,悲怆的情绪浩荡如海,将长城哭倒了。在书里孟江女寻夫送冬衣的过程被描绘地一波三折,途中遇见的人多半是坏人,遇见的事也多半是阴的,那女子一路走来受尽屈辱,没得半分悠闲。不晓得苏童是不是想通过某个痴女的经历折射整个时代的荒唐,结果它没能成就从前那么阴晦凄美的史诗,却成了唠叨虚浮的讲述。
    我见过很多为爱用尽全力的女子,她们大抵都有类似的脸孔,比如《错爱双鱼座》中为暗恋的男子开一家叫“伤心戏”租带店的女人,从心机十足的靠近到失去理智的苛求,整个过程都犹如踩在玻璃板上的危行,稍稍用力之后便破碎了。那女人最末居然还可以踩着两脚碎片,流着血跟男人的女友讲:“这点痛算不了什么,我的心要痛上百倍。”那张脸已经呈现蛮横的绝望。男人与她在电梯间擦肩而过时,她可以完全无视对方的存在,表情麻木孤独,还有教人惊悚的狠毒,这便是爱的最终章,只要爱便可以了,无论对方反应如何,她却都不再落一滴泪。与苏童的孟江女比起来,这个女人更为真实,也更有血肉。
    记得《艾玛》里头机敏优雅的艾玛费尽心力为身边的人牵红线,作为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淑女,她的行为显然有热心过头之嫌。看在旁的有情人终成眷属其实也是内心渴望爱情的表现,怯懦又想得到,只得通过隔了一层的人来过“干瘾”。所以艾玛与姐夫之间的暧昧合得她也牢牢地形成了一张脸,一张被爱情烧焦的狼狈面孔。非要那么样兜转才能表达出心意,艾玛的爱情之路走得幸福又可笑,传统道德礼仪统统束缚住艾玛的言行,她只得变态地将他人的勇敢和美好姻缘来进行自我安慰。
    还有千代子的千年追寻之旅,她将自己幻化成女优穿越时空寻找初恋,那个男子是死是活她也无从知晓,只是习惯性地探索。某天有人告诉自己要寻找的人找到了,千代子却掩面痛哭起来,原来她发现自己居然想不起他的样子来。《千年女优》的故事只是想证明爱的形式重于爱的对象,对方是谁似乎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有了某种精神支柱,可以撑到她终老。那一张痛哭流涕的脸被掩埋在和服的袖子里,但是你可以猜到它和其它的执着之脸是一样的,有种能撼动人心的愚昧。
    所以碧奴的痴心是苏童不曾体会的牵强联想,只晓得冬衣丢了要哭,路走得累了要哭,被男人摸了身体要哭,岂梁死了也要哭。为了不如意而流泪的那一张脸是远不如女子真正埋在心底的感触真切,痛苦并不是毁灭的前提,而是灌溉爱情之花的必要养料。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