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人间·失格》:神不要黯自垂泪  

2006-08-09 14:42: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概没有一部电视剧可以像《人间·失格》那样,冷冰冰能冰到骨子里去,血腥可以薰得人窒息,绝望得像一直置身于荒漠,悲凉到阴沉也难以掩饰那些暗伤。我记得《不需要爱情的夏天》中那个不懂爱的牛郎最终还是被人用一亿块买下了一句发自真心的“我爱你”,然后故事在最黑暗处突然打开一盏灯,让我们总算放下心来等待美好绽放。可是在一群本该充满热血、满囗理想与奋斗的十五岁少年里,却处处是扭曲的青春,以及一次又一次被折损的坚强。
    在这种学校里,孩子不是孩子,只是一群孤独暴力的野兽,在他们作为人的性格还未完全成型时,便已经沉溺于嗜血游戏,他们组建了自己的王国,选出头领,然后随心所欲地决定同班同学的命运。老师也不是老师,他们会将学生当成发泄怨气的工具,喜爱用自己的“狼爪”爪尖挑逗弱小的“猎物”,将种种罪孽当成纪念品收集保存,或者亲手制造一场又一场的悲剧,然后躲在暗处窃笑。大场诚便是那只最被垂涎的“猎物”,他成绩优秀,父亲与继母都对他关怀疼爱,指望他有一个光明未来。然而转校第一天,我们便看到孩子们在做一种残忍到令人头皮发麻的游戏,他们用针筒将动物房里的兔子抽干了血,并将血装进一个玻璃瓶里玩耍。也许阿诚还没有察觉到与他同班的其实早已不是人类,他们会因为阿诚的仗义执言而不快,于是在他课桌上放一枝白菊花,当作“死亡”的讯息。那一天,大场诚便注定了人间“失格”的命运,也就是失去在人间生存的资格。
   “地狱”的谛造者有许多人,其中包括阿诚的老师新见、接受过阿诚帮助的富家子弟武藤、对阿诚产生同性恋情的同窗好友留加,以及野蛮又心胸狭窄的体育老师宫崎。他们有意无意地联起手来,将一个鲜活的生命送进了深渊。
  
    武藤原本是班上最懦弱胆小的孩子,经常受到其它男生的欺负,阿诚出手相助后,他也曾经心存感激,但是迫于周围人的压力,他依旧还是与其它厌恶阿诚的同学一起对恩人痛下杀手。大概是品尝到了暴力的快感,武藤由于考分的比评以及时时出现的暴力威胁而一直呈瑟缩状态,然而当他将铁器砸到阿诚头上时,那原本被死死抑制住的愤怒倾泄而出,他终于成了最可怕的孩子。武藤对阿诚的恨出于自卑,也是嫉妒,人类总是不自觉地模仿他们最惧怕的东西,用来假装坚强,武藤的阴险凶狠直接导致了阿诚的悲剧,在房顶上要加害阿诚时,其它几个同学都抱着仅存的人性而怯懦退步,唯有武藤的丧心病狂令人惊诧,他最后陷入疯狂也是意料之中,那不是什么自食其果,而是武藤的心理本身就已被蹂躏致残。
      宫崎老师大约是最像坏人的坏人,他冲动暴敛,经常拿学生出气。长期的单身生活令他起了追求新奇的心,于是参加了异装俱乐部,乐忠于穿女装。结果却被人拿来利用,变成了残害大场诚的工具,对大场诚的体罚成了他发泄兽怒的途径。当公众开始追查阿诚的死因时,也是他推脱得最干净,在阿诚生命垂危时,他担心的是自己的行为被揭发,于是日日活在惶恐之中。当确认那可怜的孩子不治身亡后,我们看到的不是宫崎悔恨万分地自责,而是躲在厕所里窃喜,尖利的笑声穿破了我们的心脏。宫崎大约便是那些“刽子手”的缩影,残暴变态,卑鄙怯懦,良知被揉作一团随后抛弃。
     留加原来是阿诚最好的朋友,他漂亮多金,有领袖气质,明里是班干部,背地里却操纵着班上最阴暗的一股势力。他对樱井幸子老师的崇拜,对阿诚的暗恋,以及对自己母亲是第三者的怨恨与悲凉,使得他注定不能成为一个正常人。从初一开始便被新见老师性骚扰,令留加对同性不自禁地产生兴趣,他犹如一条敏感鲜艳的蛇,游移在道德边缘。留加总是说自己脑中有一只苍蝇在乱飞,每次有了困扰便让自己彻底迷失。留加后来受挑唆与阿诚对立,最终却还是下不了毒手,但是那并非是他良心发现,而是对阿诚几近病态的迷恋,后来他自己也明确地对幸子老师讲过:“我喜欢阿诚,不是朋友的那种感情。”留加实则也是可怜的孩子,他的凶狠与武藤一样,是为了掩盖心伤。我们永远不会忘记留加最后捧着那只宠物白鼠,用忘记一切的纯真眼神望住母亲,仿佛在幸庆自己逃离了这个沾染鲜血的地方。留加选择将过往在脑中一笔勾销,也许他是唯一一个得了“善终”的凶手。
     新见老师可能天生就与撒旦为伍,他的变态饱含了最阴险的心机,和最冷血的本质。大场诚会丧命的最初原因,便是不幸看到了新见的偷窃行为。于是新见便决定以毁灭一个学生的生活作为目标,他用一台相机当“凶器”,记录了自己的“杰作”,每个黑色秘密都似是供他享用的美餐。无论是对大场诚的陷害,对留加的欲望,抑或对幸子老师的追求,甚至最后以自己为诱饵拍下阿诚父亲下杀手前的表情,新见苍白的神色总是在告诉我们,人类无非是一群自相残杀的怪物,灵魂只是自我安慰的祭品,无论现实有多丑陋,新见都会极兴奋地将它们拍摄下来,然后冲刷出照片邮寄给受害者的亲人,或者是他想要利用的人。到最后他被一双无形的手推落在火车轨道上,碾成了碎片,我们总在猜想倒底是谁将他罪恶的生命结束,可是也许这些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那才算得上“终结”。
    请别相信故事最后相对比较阳光的假相,那只是电视剧必要的媚俗交待。大场诚死了,屠夫们都一一付出了代价。但是阿诚跌落在兔子房旁边的时候,他的身体被扭曲了惊叹的符号,也许此时,他心里正念着那样几句诗:
    把我的双眼拿去吧,如果看不见你就可以没事的话,
     把我的耳朵拿去吧,如果听不见你们的声音就可以没事的话,
     把我的嘴巴拿去吧,我已经不想和任何人说话了

     所以神啊,请不要背转身去黯然神伤,那是眼泪换不回的啼血忏悔。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