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俄狄甫斯情结  

2006-07-06 17:19: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个SB问我:“如果情人与父亲一块儿掉河里,你先救谁?”于是被我呸了一脸囗水。赶情他以为人人都是大焦,为一个脚大手粗(也有人管那叫泼辣)的金子还左右为难。父亲于我来讲,就是个把《十月》和《收获》偷偷藏在家中的菜篮子里怕我找到,结果还是被我翻出来偷窥的男人;是把我带到小镇的戏班后台,让我可以看着戏子插头的珠翠被随随便便地塞在铁饼干盒里而羡慕地眼里出血的男人;是将我的偶像红唇族的歌曲改编成慢四给舞厅演奏赚外快的男人;是因为我英语考了六十二分而给我连环耳光的男人;是用那几千块的书稿费给家里买了第一台彩电的男人;是教人家的孩子吹铜管却认定自己的女儿没有音乐天份的男人;是用自己大半个月工资买来《二十五史》的男人;是主张文斗而非武斗的男人;是迂腐却能准确猜测每一届世界杯结果的男人。

   有这样的老爸相当幸运,也很痛苦。幸运的是你可以永远保留天真,痛苦的是你一辈子无法超越他。我一直将他当做我今生最大的敌人,但凡他支持的事务我永远讨厌,他厌恶的我却竭力推崇。当他沉迷欧美电影时,我还跟着老妈一块儿看琼瑶剧;他用耳光威逼我去看张国荣的《鼓手》时,我还在为小虎队痴迷;到后来我开始关注高鼻深目的人种制作的电影,他却放弃它,并指责这种东西为“空泛,缺乏生活气息”,后来果真大片越来越多,故事离我们却越来越远。当然,他依旧喜欢张艺谋,去住宅附近的音像店租借《英雄》,他也看《卡拉是条狗》,只因那片子让他觉得有共鸣。记得我们最近一次一起看电影,并看得很愉快的是《鬼子来了》,他说那是一部灰常有意思的片子,结果害我一直不敢写它的观后感。

    我总是拼命躲避与他有共鸣,哪怕是对张承志的看法如出一辙,也非得对他的书评装作嗤之以鼻。老爸说我的东西是垃圾,我说他写的那些才叫废品,淡而无味,感情不充沛,行文呆板。其实我晓得他那套“厚积薄发”的理论是作为一个从文的人必要的人文道德,我甚至奇怪那些被纷纭传颂的写手们,何以会得到那样的尊重?他(她)们太没有积累了,起码绝对不会有我老爸那么多工具书,现在我们都再也不会因为一个病句而反复修改,不会把一个歧义词三思,担心那些语法错误会引来嘲笑。

   所以老爸永远不会明白,为什么那些“垃圾”会赚钱,为什么我们写东西从来不校正,为什么一篇三千字的文章只要花三个小时就搞定了,而他的书评却要反复对照资料考证,哪怕是八百字的“豆腐干”也要花三天的时间。《大河恋》中的父亲是教孩子那样写作文的,要求儿子将第一次写出来的作文缩减一半的字,然后再缩减一半,再缩减一半,直到他认为达到标准为止。我父亲教我的方法是,文章写完后看三遍,修改一次,放三天再拿出来看一遍,再修改,一星期后再拿出来看一遍,直到发现完全没有需要改善的地方,方才可以投稿。我回想起来才明白,为何自己对现在的网络文章都报以冷笑,特别是每天写字出来现眼的,包括我自己。记得他跟我讲过,看别人的作品要抱着欣赏的喜悦心情,越是著名的作家写东西越是文字朴素,不带花哨点缀,用平凡的文字打动人才是真本领,每次他这样发表言论,我就把新凤霞举出来和他抬杠,心底却暗暗庆幸至少现在他还没有全盘否定我写字的经历。

   我对老爸咆哮过,心情不好的时候,工作不顺的时候,算是个不孝女儿。他有时很郁闷,晚上常常吹箫解愁,箫声幽怨平和。每晚我都和老妈关上房门,一个上网一个看电视剧。现在老爸很少碰铜管,一心一意玩长笛。我承认菱湖这地方文化气息太浓,所以镇上的人都懒散而风雅,随便走进一个小店都可以看到店主在刻青田。大概我是那里爆出来的唯一一个粗货,到了城市里就更野蛮了。父亲告诉我要珍藏《林家铺子》那部电影,因为那是唯一在我的家乡拍摄的片子,又如此经典,而我那时讨厌这黑白片。后来才晓得,原来那部电影他的挚友也去帮忙打杂了,我就笑他太重过往的烟云。

    老爸那样的人是不会出名的,他只会在家里搞他的古典灯谜,玩他的古典声乐。时不时将买来的八百年没人会看的书塞在我的电视橱上,但是我永远不会再去偷窥了,反而皱着眉嫌它累赘。只是我永远不会忘记他曾经也给小镇上的人演唱《信天游》,教一个女孩唱歌后来还让她上了电视,迷恋崔健的《一无所有》还握着我的手唱得如痴如醉,而我却尴尬地要躲进地洞里去。是他告诉我摇滚是一种精神,是绝妙的音乐种类,正因为他的那些怪异的行为,才让我鄙夷现在的人迟到如今才追求摇滚的脚步,却根本不明白,摇滚于我们的意义是在于能让一个以听越剧为日常娱乐的小镇人民都吼出了:“那时你的手在颤抖,那时你的泪在流……”摇滚就是要那么样影响历史,影响观念,就如奥黛丽·赫本的短发。

   所以老爸,永远不会是过去,也不会只是现在。他无形中给我的人生做了无数重要的决定,教我如何发现生活的另一面,将我抽离出凡人堆,硬要我并非绝色还孤傲冷漠,我不爱这个男人,我还能爱谁?
                             (本篇博客纯属真实,如有雷同,绝对不是巧合)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