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花之岛》:彼岸风景独好  

2006-06-08 18:36: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个人都会想要一段真正属于自己的旅程,沿途风景可以不明媚,跋涉条件可以很艰难,可是并不能让我们放弃那样的追寻,这是一种“朝圣”的情绪作祟。哪怕人生希望渺茫,前面黑雾重重,我们也总是会自己给自己定一个目标,就算到达后是虚无,倒底也算得了一桩心愿。所以,有一天清晨,我看到三个女人擦肩而过,就瞬间感觉出了她们心中的幽怨与绝望,经常的,这个时候要停下前进的脚步,回头看看她们行走的方向,也许彼岸正有一处叫做“解脱”的终点站,以和绚的姿态等待她们的到来。

    一、 金色翅膀,黑色灵魂
   十六岁,怀孕。
   被男友暴打得伤痕累累的尤娜躲在卫生间里试着用力挤出自己腹中的那块累赘,她随身总是带一双金色翅膀,也许有一天它们会真地长在她背脊上,令她变成天使。在将自己的“孽障”排出体外的一瞬,尤娜看到自己背后的金黄色羽翼张开了。那一刻她成为抛弃孩子的年轻母亲,自由被碾成了血淋淋的碎片,也许正是这种脱落的背负,令尤娜想要寻回自己的母亲,看看这个十一岁就生下她的女人是否还记得她是她身上掉离的那块肉。
   尤娜一张漂亮的脸孔涂满了黑色讯号,烟灰色眼影和咖啡唇膏都在掩藏她最单纯的不安,她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却说不出来是为什么,难道寻找生母真那么重要?或者她只是想重回胎腹,乞求上天给她生一对赖以飞翔的肢体。风雪蔓延在尤娜清亮的眼角,仿佛在倾诉古老虔诚的寓言,尤娜于是相信了一个叫花之岛的地方便是她的归宿,那里可以让人忘记所有的不快与痛苦,从此造就另一种幸福。

    二、 安魂曲
   优清的歌喉似生命深处的一汪清泉,缓缓流出的时候有些悲苦,却让人着迷。她站在舞台上高唱别人的凄婉时,从来不知从她身体里流逝掉的是什么。直到别人告诉她,她要被割去舌头才能勉强维持生命,优清那时便决定要终生保留自己天簌般的声音,她驾着车到达一个山顶,想让冬天的寒霜冰冻自己。
   后来,有两个女人告诉她,唯有花之岛可以抚平她的伤痛,也许无法去除灾难,但起码能够逃避困顿。于是本已幻灭的心里又重新生出了希望,优清脂粉不施地跟着那两个乐观又忧郁的女子寻找岛屿,她沉默,因为害怕一开囗,注入痴病的囗舌便会流露出她的哀怨来。
   一路上,优清看到女孩带着一对翅膀,它们在她手里无规则地舞动。另一个长相平庸的女人却一个劲儿指引她们方向,她面上泛着温柔的怜爱之光,优清被打动了。她们不断搭别人的顺风车赶往目的地,一个司机拉着被妻子捅了几十刀的男人尸体要运送到火葬场,没有人送别或哭泣,只说死去的男人是活该。优清也许应该看到了死亡的不同方式,但是结果都是一样的。

   三、 天真是美德
   林予男的天真也许我学一世都学不来,首先她对自己的定位是一个“母亲”,为女儿付出一切就是最基本的生活态度。因此,她可以做妓女赚钱,好为孩子买一架钢琴。她不是个起眼的女人,所以被巴士车带到一个陌生的山顶并抛弃时,她也只得用无奈谄媚的笑容乞求人家能良心发现。这一次算是林予男真真正正被抛弃了,她与尤娜站在白雪覆盖的山顶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她先微笑,说出了关于花之岛秘密。
   其实林予男才是真正的天使,她不用翅膀甚至长相平平,也照样表露天使的光辉。她用唯唯诺诺的姿态坚持要实践那个美丽传说,于是领着另外两个各自烦乱的女子继续前行。她们三个无论谁先遭受挫折,总是林予男最先哭泣,同样的,快乐时也是她先笑起来。那样子平凡的女性,却始终对周遭保持敏感与关怀,就如她对一个同性恋乐队最悲天悯人的关注,也只是默默窥视他们充满挣扎的爱情,用平常人一般的好奇眼光,但是非常亲切。
我相信那是因为她曾经在花之岛上生活过,所以当现实将她的神经越崩越紧时,她习惯性地要去那里卸下负担。
  优清接受催眠来减轻病痛的时候,林予男的表情随着优清起伏不定,她仿佛是别人心里的一张网膜,紧紧帖住她们的悲喜,也触摸自己的心愿。后来,林予男对女儿谈起“天使”姐姐,她看上去比任何一道阳光都要美丽。
 
 
   其实我一直对韩国的公路电影相当无知,先前只看过《公路电影》一部同志片,感觉并不太强烈。看完《花之岛》,才晓得原来世界上不只有岩井俊二一个,才晓得原来如《这么近,那么远》那样的诗人电影也不过如此,还有节奏平和,残酷而温情的片子缩在墙角等待我们,它前半段悲怆神秘,后半段怡然感人,音乐总是不经意地流过来,又悄然流去,用电影写散文的决窍大抵便是《花之岛》那样的。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