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双城故事  

2006-06-04 14:02: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旅行第一天就下雨,那天凌晨下得很大,地面潮湿冰冷,我拎着大大的行旅箱走出住宅区,街上的路边摊刚开张,我跟他都买了一副鸡蛋煎饼,边吃边叫了计程车。坐上车子以后我跟司机讲今天真是很倒霉,他将手指放在唇间告诉我出门的人不能说那样的话。坐上大巴的时候,我耳朵里还塞着耳机,这次随着要陪伴我的曲目是娃娃的《旅店》和林忆莲的《微雨扑巴黎》,也许不该带上有关“雨”的歌,不然出门就不会遇上落水了。
    大巴上播放《铁达尼号》,我记得大学的时候将这部片子看了六遍,那时只是单纯地沉浸在爱情故事里,现在再看一遍,仍然觉得那是一部优秀的电影,无论哪个方面都做得相当精细,气氛的把握完全可以成为教科范本,现在那么多灾难片,没有哪一部有《铁达尼号》那么从容大气的。面对死亡,人性瞬间分崩离析,露丝的母亲在救生船上看着不远处浸泡在冰海里的女儿,她沉默不语。甲板上有支乐队在演奏,一个讲:“你看,没人听我们演奏。”另一个答道:“没错,反正在宴会厅里也没人听。”为性命奔波的船客在他们身边来来去去,他们还是将手中那把琴架在肩膀上,姿势很自在。我终于明白这部电影为什么是伟大的,不是因为露丝和杰克的生死相许,而是在地狱入囗徘徊的一幅人性速写。
     我们就这样一路坐过了车,上了渡轮,海风很冷,我没有呆在外边看海水。当时心情很烦躁,怕等下去爬山会很不方便,因为雨没有停,天也越来越阴沉。下船以后,他买了两件明黄色的雨衣,笑着说:“我们终于可以去爬山了!”于是我们一路登山,雨也一路下,山上的石阶成了湍急小瀑布,每踏上一脚就感觉快要被激流冲下去。我奇怪为何攀过了整一座山都没有跌倒一次,我本来打算要狠狠跌倒,然后把身体摔地很痛,可是真地没有,我行走很快,他也一直走在我前面。我们来到山上的一座寺庙前,相约明天早上要来烧一注高香,我不信佛,但是很想看看那禅院里的尼姑。
    晚上回到旅馆,打开电视机,看到《独臂刀》,这电影很像一部大型武侠MV,人物的感情走向都极为漫画,我当时就在想是否剧本就是由马荣成的作品改编过来的。当然,电影里还是有出彩的地方,比如吴兴国一手抵挡众多杀手的围攻,一手拉着因吃醋而伤心落泪的杨采妮逃出妓院,华尔兹音乐正优雅地流淌,刀光剑影均融化在爱情的甜蜜之中。他看了以后哈哈大笑,讲如果他是那男的,保管不会拖着我那样子下楼,铁定把我推在前边挡刀剑。
     第二天再上山,我买了两注高香,那高香真地很高,又长又大,我们扛着香走到寺庙前,互相对望了一眼又犹豫了。我之所以迟疑不决,是因为不懂要许什么愿,从小大到没拜过佛,看几个老太太做着“五体投地”的姿势,我们两个汗都下来了。烧“有求必应”香的时候,和尚再三嘱咐要诚心,不然不灵验的,可是我将香举过头顶时脑中却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要求什么。这时我那位跑过来很紧张地问:“你不会求佛祖让你跟稻垣吾郎有一夜情吧?!”其实,我真不敢告诉他那一注香拜下去我什么都没求,感觉自己实在没什么刻骨铭心非得化解的心愿。
     下了山便是海边,我第一次到海边,穿着细高跟的鞋子很搞笑地在沙滩上踩出一个个小坑,他笑说那是“特务的脚印”。在那里我居然遇见了一个杭州的音乐人,我早早就认出了他,只是不肯上去求证。身边那位倒是大叫一记:“哎?!那不是李某吗?!”真是巧合,原来十多年过去,他还是一副斯文俊秀的模样,与当年在高级餐厅里驻唱时没有区别,记得那时我总是和一群女生坐很长时间的公车去那个餐厅,然后隔着大大玻璃窗看他在里边弹钢琴。后来他红了,我们就再也没看见过他,只是听过很多他写给其它歌手的歌。
    沿着海走的时候,我问他我们两像不像奥斯卡和露辛达?因为他从小就有严谨的家教,后来怀揣一颗高贵的灵魂在俗世尔虞我诈,但倒底心里还是有煎熬的;而我大抵是个不缺钱的女人,因此懂得用挥霍来满足梦想;因此我们都有底气,所以爱打赌。他大叫说不要做奥斯卡,因为不想象他那么下场悲惨。是的,奥斯卡带着一座玻璃制成的教堂趟过六条河,送到一个小镇上给神甫当礼物。那教堂晶莹剔透,又脆弱无比,到达目的地时我记得那教堂顶上玻璃开始碎裂了,奥斯卡坐在玻璃房中用外套遮着头顶,阳光照下来,将教堂变成一颗闪亮的“达鲁王子之泪”。后来果然,那薄薄的玻璃制品里被注满了水,我们有多少希望便似这玻璃教堂,看上去很美丽,你让自己走入其中时才发现它也会禁锢你追寻的脚步。
    于是我问他,如果海上突然飘过来那座教堂,我们会不会也坐进去。他说我一个人进去就行了,他可以在外边划船,将教堂带到更远的地方。更远的地方在哪里?我们都深深相信,那里就如小猪麦兜心目中那个“椰林树影,水清沙白”的理想国度,不是马尔代夫,但是应该不会比那里差一些吧。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