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疯过留痕  

2006-06-30 09:12: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疯过留痕 - 暗地妖娆 - 爱在瘟疫蔓延时 
    许美静疯了。
    听闻她跟着一个旅客到宾馆房间,然后冲着对方大喊,要求他叫她上帝。这个曾经用婉转清丽的嗓音唱过《影子情人》的歌手,能将《铁窗》演绎地寂寞空灵的女子大抵都是向往完美的。当我看着她在《都是夜归人》的MV里神经质地摇着头从一个房间走进另一个房间,仿佛要引领我们步入悲怆的爱恋之中,便明白了她藏匿在内里的凛然。永远记得她修两道怪异的剪剪眉,给我们呤颂有关思念的美好与不悔,每每收音机里有播《蔓延》,无论做什么事情我都会停下来,走到收音机前听完这首歌。
   她和周慧不同,周慧更多的是小女人的甜美,哪怕如《寂寞城市》那般需要冷漠情绪的曲子,也能被她演绎得细腻伤感。然而许美静不一样,她似乎是早早就体会到了爱情于命运中的无奈元素,于是就如《倾城》也能用淡薄轻柔的腔调。所以听闻她的疯狂,我似是心里被闷闷地捶了一记,讲不出的抑郁。蓝洁瑛也是接受过精神病治疗的,她原来也不是永远都可以拿一枝桃花风情万种地倚在土匪窝里,将男人的色眼披在身上当装饰。
    我不知道她们是怎么了,也许是从高处跌下的不甘心,也许是所谓的情伤或者“钱”伤。创造过美丽传说的女子都将心气儿抬得高高的,犹如一枝昂首的白莲,倘若了有枯萎的迹向,便早早地试图自我毁灭。许美静这一次也终于把自己撕成了碎片,她不是摇滚乐手,本不需要以歇斯底里的音乐态度向众人展示理想与痛苦。有过让人听出耳油的音乐,我们可以不晓得她的名字,却能悠扬地哼完《城里的月光》。
    二零零六年六月三十日凌晨两点四十五分,我点燃一支细长的深褐色香烟,体会她“迫在眉梢”的崩溃。
   她曾经告诉我“快乐无罪”,于是我就信了,那时没能察觉出她声音里透露的隐隐寒霜,原来她自己也是冷眼偏头看待有关欢愉这件事情的。黄莺莺也有过对幸福全盘否定的经历,她曾经能烧融冰雪的热情到末尾却来了一句“回心转意”便匆匆带过了痴情种下的憾事。想来这个嘴角倔强的女子也会在某一天深夜像我那样子抽烟吧,轻轻吸一囗烟草芳香烧成的薄荷气息,在胸囗压住,往胃里打个转然后回旋出来,似逼出一些积存已久的愤懑。
   在那个夜里,反复看她的几支MV,然后也甩着头哼唱,抬起夹烟的右手。一只耳朵上戴着的银环轻敲脸颊,这就是许美静带给我最后的安慰。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