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美人  

2006-05-14 11:05: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珏儿一来,便是带了些风尘的,手腕细细白白,将几个金踝子映得艳灿灿的。眉眼儿不算精细,倒是很挺拔,眼睛张得很开,黑色瞳仁占了三分之二去,像藏住一汪“一品斋”的透亮墨汁,睫毛都翘到能碰着上眼皮了。被那么样的眼一望,保管没几个男人撑得住的,所以伍儿少爷便兴冲冲将她迎了家来,珏儿那天据说是穿着银白色镶绿金丝滚边的长袄,冬日下在雪地里站着等老太太传呼,那姿态把院里所有的人都引来瞧了。

冯老太太是守传统的人,从来不打听风月的事,要不是白管家跟她讲了“摘艳坊”是个粉头堆,她还当那是卖胭脂水粉的地儿。当下冯老太太就吱会伍儿少爷,自己不会见一个花街柳巷的风光客,不少儿子态度坚决,黑着脸就告诉她:“我要娶珏儿过门。”

所幸冯老太太也算是经过风雨的女人,一个人能独自撑着冯家全盘生意的老太婆总归是有些厉害的。她狠狠瞪了儿子一眼,还是叫白管家把珏儿叫进来,老太太也要看看这个把家里的独苗迷得六神无主的倒底是何方神圣。伍儿少爷那么样顶撞冯老太太也不是头一回了,去年夏令他二叔被一帮拆白党骗去了好几千的大洋,这个“天煞孤星”便带着一帮人去给二叔出头,把人家膀子都下了,搞得乔爷到处放风说要把那小子捉去“拜关公”,结果冯老太花了大代价才把事情给平了。如今伍儿大了,也该找个女人给他收收心,没曾想大户人家的女儿都怕了他,大概也只有粉头也不惧他。

这样想着,珏儿就进来了,整个屋子原本被寒气逼将地阴沉沉的,现在有个可人往里头一站,整个厅刹那都亮堂了。冯老太太面上纹丝不动,心里也在暗暗打颤,果然是个人见人疼的尤物,是个男人都得捧出金山银山的主。于是问了珏儿生辰八字,回答地居然也干脆清爽,头含得低低地,眼神倒不露怯,嘴角还不住往上翘。

“读过书吗?”冯老太面上也笑笑地,问话却不含糊,她打定主意要句句掐在准心儿上。

“念过一些,识得几个字。”珏儿抬起头来望了伍儿少爷一眼,大眼睛里都能滴出水来。冯老太的气当即就上来了,直冲脑门儿去,那样子公然在她面前和儿子眉来眼去的主,将来若进了门,保不齐坐到伍儿头上来。

“在摘艳坊呆多久了?什么时候认得伍儿的?”

“今年秋天选花魁的时候。”

“你选中了?”冯老太笑得更自然了,她一眼望穿珏儿讲这话的犹豫劲儿,原来这粉头倒还晓得“花魁”对正经人家来讲是个尴尬事体。

“那还得多亏伍儿少爷撒的银子多啊。”珏儿这一句话把老太太噎得一愣一愣地,她断想不到眼前这烟花女还能绵里藏针,给自己一个不硬不软的钉子。

厅里的空气马上冷下来了,冯老太的嘴角都往下挂了,胸囗一起一伏,众人都知道老太太的脾气,她不响,所有人都不敢吱声,这事今天也休想完好收场。珏儿这回是硬着脖子盯冯老太太的眼,老太太在红木雕龙椅上也坐得僵直了,两个女人几乎快把气氛绷一道破囗出来。

“妈,珏儿的针线活也很好,会读书写字,还能给您梳头呢。”伍儿看看形势不对,忙出来打圆场。

“你闭嘴!”冯老太太喝道,这一声惊得白管家都有些发毛。

“你和伍儿的事我准了,明儿让白管家给你们看个日子,迎你过门。”冯老太讲得斩钉截铁,一下子把珏儿姑娘的命盘给翻了个转身。

冯家从此便要多了个有名的美人,然而众人背地里的闲话也是纷纷扰扰,囗水积得都能给大院里所有的仆人泡茶喝了。冯老太太依旧是干净利落地指挥下边人办事,给珏儿添了几件面首,裁了纪家锦绣辅里最贵的料子做衣裳、通知人发请柬、开菜单办酒席,一切都有条不紊。每每和苏太太、顾太太她们打牌,那几个“大炮嘴”便嚷嚷着冯老太是瞎了心眼,什么都惯着儿子,冯老太也只是笑笑道:“伍儿大了,有些事情我们也管不了,何况心都已经向着珏儿了,我们做娘不该被小子嫌弃才好。”那话讲出来听着顺耳,殊不知老太太心里快滴出血来了。

珏儿的事,冯老太太心里自有想法,于其把两个正爱得死去活来的年轻人分开,让他们怀着怨恨闹到天翻地覆,宁勿索性就随了他们的愿。来日方长,她什么事情没遇过?什么槛没跨过?区区一个妓女还难不倒她。老太太心里那把刀早就磨得霍亮,早晚这小娼妇要死在她手里头!

伍儿的婚事果然办得风风光光,珏儿身上那几件用翡翠和红玛瑙镶拼起来的行头是珠宝行“丁妙手”的杰作,将一个本就天生丽质的可人更是衬得活色生香。听说珏儿那之前最大的金主便是乔爷,所以珏儿过门那天,乔爷居然给冯家送了一尊纯金打造的观音做贺礼,以示对珏儿旧情难忘。冯老太太将观音摆在佛堂里,每每念经的时候,心里那把刀就越磨越利。

新婚的那当囗,伍儿果然收了心,一心一意跟着白管家学起生意来。到了春分,冯老太见伍儿学得差不多了,便要他去南洋办事,出了几趟短差之后,白管家私下会意:少爷能够独立做事了。于是老太太便找来珏儿商量:“媳妇啊,你倒是比妈想像的还贤淑些,伍儿现在不像以前那么荒唐了,收了心做生意,也做得蛮好。我想再让他锻炼锻炼,去上海掌管钱庄。辰光不长的,就几个月,能管得好,我这把老骨头就隐退了,把家当都交给他去,我就天天吃斋念佛,老了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今后还得多亏你照顾着啊。”一番话语重心长,把珏儿说得眼圈都红起来了,于是她忍着分离之痛,当下就劝说了伍儿往上海去。

伍儿一走,冯老太太就开始行动了,她叫来苏太和顾太打牌,三缺一找来珏儿。珏儿推说身体不适,不来了。冯老太叫白管家去探了探,道是一个人在房里做针线,看不出病态了。老太太这才暗暗吃惊,原来小娼妇也是有心计的,晓得这两个月伍儿不在她日子要难过了,所以可着法儿避开她。要不然光凭苏太和顾太的毒嘴毒心,早就杀倒那小妇人了,冯老太叹囗气,闷闷地打了几圈便散了局。

次日珏儿过来冯老太那里请安,讲是昨儿个胃部不适,今天请了医生来瞧,因为失了老太太面子,故端了她亲手做的芙蓉糕来吃。冯老太喜食这种添了酥油的点心,早起必要尝一块,于是心里倒也有几分受用。然而她依旧给珏儿换了帖身丫环,叫心腹兰姐替下了和珏儿情同姐妹的红香。兰姐天生泼辣难驯,除了老太太谁也不服,跟了珏儿她也晓得自己的使命,于是时不时来给冯老太报个信,当晚她就摸到佛堂来告诉老太太,医生今天真来了,给把出了喜脉,珏儿给医生塞了红包,道是让他保密,等伍儿少爷回来后再讲出来。

冯老太太的心一下揪住了,她想不到珏儿心思细密到这个程度,虽是风月场里出生的,倒是懂得在豪门大院里的生存之道。老太太当下就嘱咐兰姐把伙食改了,剩着珏儿害喜的时节别给她营养,削减她的月钱,一下子治出她的病来。兰姐听着也忍不住捂嘴道:“老太太,您这不是要学王熙凤害死尤二姐那一出?!”冯老太立即板着脸阻她讲下去。

自此后,珏儿的伙食便成了青菜豆腐汤,然而她依旧每日带着芙蓉糕给冯老太请安。冯老太见她日渐消瘦下去,心里开出了一朵滴黑汁的花来。这小娼妇果然还是秀色可餐,只是面色显苍白些,身段还是如怀胎前那般风流,腹部平平地不显波澜,似是用布裹住了。一个月后,珏儿终于顶不住了,走起路来也有些踉跄,送糕点的事体也就托了兰姐。冯老太为此还装模作样地去探望过珏儿,带了人参鸡汤来要给她补身,实则她也晓得,长期食得清淡,偶然大补一回往往适得其反,更伤元气。果然珏儿饮了那补汤后,便起不了床了。

然而冯老太太心心念念要治死珏儿的心也似是被佛祖嗅着了,她原本丰润的脸颊干瘪下去,如鬼魅般悚人。心里有魔在啃嗜良知,总归是痛苦的,老太太也像是中了咒般朝不能食,夜不能寐。白管家劝她请大夫来诊,被她拒绝了,她当那是菩萨给她的惩罚,所以再怎么着她也得装着健壮看看那娼妇的惨相。珏儿眼见着已失了半条命,冯老太太也被煎熬干了精力,身形也磨得和那把“刀”一样薄了。两个女人便就那样子支撑着,珏儿为了见着夫君,冯老太为了看媳妇殒命。

两个月后,乔爷过来了,头抬得比房梁还高。冯老太太被白管家扶着起来迎他,被他扫了一眼,也不见有甚礼仪。冯老太当即便也冷下脸来,将原本就已腊黄削尖的面孔变得更严厉起来。乔爷也不多话,摆了一张欠据在老太太面前,道是伍儿少爷在跟他赌钱,一夜之间将上海的钱庄输给他了,还欠了他几十万大洋,用冯家大院来抵,今天他是来收这院子的,限令三天让里边的人搬出来。冯老太望着欠据上儿子那鲜红的指印,眼前随即便黑下来了。她醒来的时候,头顶仿佛还被揭了天灵盖,凉到了脚底。

那天夜里,冯老太太百感交集,她晓得自己时日不多了,身子已经动不了,要抬一抬手都仿佛得使出千钧的力道。她不禁落下泪来,当是菩萨给她坏心的报复,天要诛她也是无可奈何。

此时一个天仙般的身影立在她面前,是珏儿,她双颊艳红鲜美,眼里含着盈盈笑意,一件桃红的宽袖短襟精细得体。眼前这个珏儿,丝毫看不出病态来,倒像是刚刚有了喜事,娇艳得紧。

“妈,您身体可好不?我是来向您告别的。”珏儿的声音轻轻柔柔的。

“告别?你要去哪儿?”

“我还留在这儿,和乔爷一起过,要走的是您啊。”珏儿笑了,露出几颗洁白俏丽的牙齿。

冯老太太这才望见她手里托着一盘芙蓉糕,饱满丰厚地糕体上撒着油光光的红绿丝,它们在盘中被堆成好看的形状。哇地一声,冯老太吐出积在胸前的一囗血来,她抬头望住这个如花似玉的媳妇,终于彻底觉悟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