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马耳东风  

2006-03-27 15:32: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偶然晓得稻垣吾郎居然还写过专栏,他的《马耳东风》我摘了一些,没想到他的文字如此恬静优雅,很难想像这样子一个男人,做着全世界最浮躁的工作,还沉得下心来写出如此动人的文字。希望他是找人代笔写下来的,可能吗?不可能吗?

   ~~~~~~~~~~~~~~~~~~~~~~~~~~~~~~~~~~~~~~~~~~~~~~~~~~~~~~~~~~~~~~~~~~~~~

    身處在這氣氛當中,我稍稍嚐到自我解放感。經常說著自我意識過剩的台詞對白,誰也會對「我」不加注意。彼此以冷漠眼神交往之際,無名樂隊和歐巴桑又能共享同一時光,或許這就是今日東京午夜的景況吧。
我並沒有任何宗教信仰。因為我相信我是一個可以獨自生存的強人。


   但在這個時刻,這個教堂裏,我明白了一件事。是否信靠神明並不是取決於人的強弱,在無止境的壓力渦卷世界裏,教會能夠給予人們完全癒合的空間,我相信能夠有時間好好地看清本來的自己是件很重要的事情。換言之,這所教堂對住在這條街道的人,就好比是一支潤滑劑。


    玻璃杯中的冰溶掉了一半。我從剛才起,在這間面對著街道的喫茶店裏,等候著友人S。心情變得有點焦急起來……說起來,在先日也因為交通擠塞被困在隧道裏而焦急起來。因為工作的關係令時間變得緊迫,腦細胞只充塞著聲音,或許在隧道裏看見的橙色光,只會在那時候才看到……。突然間覺得,能走在京都、名古屋等原始道路上也不錯。比較起人生道路和似是獸道般危險的道路,我渴望能遇到一條easy road。


     冰已經完全溶化了。莫非S走到錯誤街道。即使是錯誤的街道,她也會走進去看看的。
『等了很久嗎?』S帶笑地問道。『似是走錯了路。』『這街道會通往哪裏去?』我問道。『我不知道。不過,所有的街道總能通到另一條街道吧。』
眾所週知,所謂的演戲,就是要和平日的形象切斷關係,要將『自己』完全忘掉,由頭到腳,徹底地變成所演的角色。這時我認為至少要達到的程度。


   有時,我會思考究竟『自己』是怎樣的一個人。我既沒有夢想要見到小公主,也沒有渴望能以說笑話的方法來逗人發笑。


   只是,我對『演戲』是由衷地喜歡。若說我為演戲而生或許是太誇張,但我還是感覺到演戲是佔我人生中一個重要的部份。


   和與SMAP成員一起演出的各式各樣綜合性節目conte裏的我;在燦爛燈光下唱歌跳舞的我。在當中,說不定也有『演』的成份存在。


    希望我這樣說不會引起誤解。所謂『演』這回事,並不是要扮作『有型』。相反,在我的情況裏,若不以『演』的方式,是完成不了上述的工作。自己對於『原本的我』是怎樣,和將『他』表演出來的方法,可說是完全不知曉。我覺得,戴上假髮變成一個丑角般的演譯方式,令我演來更感到舒服快樂。
…雖說如此,但其實我說著甚麼呢。


   對了,『演』不等於偽裝,而是以此成為『真人』的『演譯者』。也許這就是我現在最憧憬的事。


   正因為如此,我看來很期盼『純粹』的演譯方法似的。現以『役者』為主題,由這刻開始,我打算向成為一個『役者』而作出挑戰。


   我和コリドラス不同的地方在於,當我在找到所尋之物後,就會感覺尋回物的存在意義變小。這或許是最差的性情和僥倖的人的所為。而過後還是會繼續麻木地找尋下去。彷彿這是一個求生之道。


   但是,我對一點也不擅長於找尋這回事。因此,我遺失了很多不同的物件,令我深感困擾。同時也帶來了惡性循環。今日因遺失了一件珍貴的物品,令到甚麼事也變得不稱心。往窗外看,發現正下著滂沱大雨。我對著コリドラス笑起來。ああ,難得的休假呢。給我至愛的惡友掛個電話……。


   不在。誰也好也給我找尋到。罢了。我仍是不鬆散地在四處找尋。


   我沉醉於這件奇聞裏,於是在某月某日的凌晨2時,到家附近的公園去,試試會否看到這樣的奇景。在公園裏,我看到2、3頭親貓,5、6頭的子貓。我的出現似乎令牠們起了疑心,在暗黑中,牠們的眼睛一貫地發出耀眼的光。起了驚戒之心的貓兒們,目不轉睛地盯著我。我想貓兒們會埋怨,因為凌晨2時magic,令牠們失去了這個時間。


   凌晨2時---。無論是昨天、今天還是明天,也都是模稜兩可、謎一樣的時間。當魔法一經施展出來,人類、貓兒、植物…世上萬物都會留意起原本的自已,回歸本質,將身體交託給時間。


   超越身為Smap一員的稻垣吾郎,身為雙親兒子的稻垣吾郎,單純地以一個人的身份,漂流在這個時刻裏。現在原稿執筆中的時間也是凌晨2時,危險的時間。旭早還是早點到來好了……。


    一直都感到趕不上大家,一直抱有這個想法來到現在,我感到members是不能用“才能”這個詞語來形容的厲害東西。


   但同時也感覺到,我跟members的性格和價值觀都不一樣。我認為不錯的,members都跟我持相反的看法。


   所以,在私生活裏,我們不會走在一起的。輕鬆地一起旅行……我想是無可能的。但當unbalance能快樂地相撞時,一起遊玩也是可以的……。


   但從另一角度看,當members對某事說好時,我會想“呀,原來這樣。”,令我學習到新的事物。所以“有所不同”是很重要的。


   雖然集合了一班南轅北轍的人在一起,但大家的工作價值觀是一致的:這事會做,這事不做;這個做法為之好,這個做法不好;明白自己以哪個方法去配合,清楚知道自己在工作上的位置。還有,大家的笑點也是一樣大的。


   我們一般都不說無謂說話。即使閒聊,內容也只是“這部電影很有趣喲。”這個程度。有關自己的心底話,都不會跟members說的。


    當然在10代時,我們之間是無所不談的。青春期的問題、女性的事、私生活的事,全部也會談及。


    但時間流逝,當大家走入20代後,就變得不再干涉彼此的生活了。


    我尤其變得憤世嫉俗,即使會“我今日很煩惱喲!”,非常不快活,也只會跟朋友訴苦,跟members絕口不提。在大家面前,總擺出深不可測的臉孔


    我想,透過人喜歡哪類型的酒,就可以好好地了解他的人品及生活方式。Hemming wine是在香檳中加入ペルノー,喜愛frozen daiquiri(代基里酒,一種由糖、檸檬汁和糖酒混會而成的雞尾酒)。ジャニスジョプリン的southern comfort也是有名的話題。


   小時候覺得會喝酒的人是會說謊話的,因為那些喝醉了的人,會明快地掩飾自已,那看似在演戲的樣子,令我討厭。但現在的我,在喝醉後也會這樣吧。舊日,父親曾對我說:『吾郎,人是為了變回小孩子才會喝酒啊。』現在的我開始漸漸地明白這番話起來。始終所謂長大成人,就是要面對聚散分離吧。是吧,森!


    例如我作為一個人,談一場的戀愛。我們會像一般的年輕人一樣,想歡歡喜喜地約會。若果這樣單純的心情和行為,會被大家視作醜聞,以滿心期盼的心情來對待的話,想必是因為我是『Smap的稻垣吾郎』的原故。但我作為一個人,談戀愛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吧。我一直也保持有兩個真我,一個是清晰的,一個是沒可能畫出分界線的。當有這樣的思想時,我的心情就會變得十分複雜。無論是哪個我,那個我都是我。


    我時常想,對我來說,究竟甚麼叫做真實呢?在面對每日無數的scandal時,人是以甚麼的基準來辨知真偽呢?在感受到雜亂的刺激之際,也會有些甚麼的改變吧?我想,大家多一點,每人理應也用個人的力量去找出事實的真相。那才可以看得到真偽之別。
但,問題來了。現在寫這篇文章的我,是哪個我呢?答案會是在,不知你和我在哪裏相遇時找到。


    任意地幻想一下陌生人的生活,令我快樂無比。隨意將無可能發生的故事編造出來,誇張地將它無限戲劇化。不用向別人解釋,也無需將所思所想外露,我是幻想世界的王者。貓、植物比人類強的地方,就是對誰人也不說話。這樣的玩遊方法,我心嚮往。


    苦澀的咖啡帶我回到現實的窗邊坐位。再看看店內情景,還是依舊,沒有半點人影。


    工作緣故,我經想要變身成為不同的陌生人。有時是個年輕能幹的醫師;有時是個受戀受困擾的青年人;甚至要扮演一些古怪的人物,如軍人、放火狂徒。要變身成為這些和我現實生活全然不同的人物時,我的驚人想像力就大派用場了。首先細心想像那個角色的性格和生活,再將它以戲劇化的形式演釋出來。我有一個可以將現實的我和想像的我換轉的裝置。換言之,戲中的我既是我也非我,大家在現實世界裏,看到一個由我想像出來的我。演戲其樂無窮的秘密正是這點。所以我愛活在演戲世界裏。雖然唱歌跳舞也不是不好…。


   我又看到窗外有一位老伯伯慢步走來---走一步吞吐一口氣,再走多步,雙目凝望著前方,一個慢步中的老人家。我為著要想像老伯伯的故事而視線相隨。忽然,老伯伯回頭一看,接上我的視線,以微笑跟我打個招呼。除了我以外,沒有人接觸到那個目光。我和我的未來相遇上了,而老伯伯也跟年少的自己再次見面。經過短暫的偶遇,老伯伯又慢步向前走去。
   

   說不定老伯伯會邊走邊展開幻想,想像坐在窗邊飲咖啡,那個男子的故事。

里道博士(这个词是原词)
  某月某日。我眺望着窗外景色。外边的天气非常炎热。炎阳下,热气正不断轻轻地飘荡。我手持只剩有冰块的玻璃杯,看着窗外走过的途人。看似很忙碌的上班族和身穿红色连身裙的女人,正往不同地方走向。(这条道路似乎往哪处也可以吧。)

  身为秘道博士的我,脑海里正描绘地图。主要的街道无疑似光明前途般,既开扬又清洁,一点污垢也没有。山手通、驹沢通是晚上兜风时不可不到的道路。但我喜欢后街窄巷。似通非通,全然不知在穿越之后会到哪里去,在驶进去后会突然看到「不准驶入」的路牌,相当深奥玄妙。

  有时在微暗的窄巷里散步时会想,有人知道这条小道吗。脸上挂着得意微笑,浸淫神秘气氛之中。

  玻璃杯中的冰溶掉了一半。我从刚才起,在这间面对着街道的吃茶店里,等候着友人S。心情变得有点焦急起来……说起来,在先日也因为交通挤塞被困在隧道里而焦急起来。因为工作的关系令时间变得紧迫,脑细胞只充塞着声音,或许在隧道里看见的橙色光,只会在那时候才看到……。突然间觉得,能走在京都、名古屋等原始道路上也不错。比较起人生道路和似是兽道般危险的道路,我渴望能遇到一条easy road。

  冰已经完全溶化了。莫非S走到错误街道。即使是错误的街道,她也会走进去看看的。

  『等了很久吗?』S带笑地问道。『似是走错了路。』『这街道会通往哪里去?』我问道。『我不知道。不过,所有的街道总能通到另一条街道吧。』

  我们一起经由不认识的秘道往唱片店去。

  ++++++++++++++++++++++++++++++++++++++++++++++++++++++++++++++++++
  午前2时マジック

  昨日的凌晨2时,你在做甚么呢?而在今日的凌晨2时,你又在做甚么?

  10岁夏休的某一夜,凌晨2时。我在家人睡觉后,独自走向长满栎树的森林去。手里拿着捕虫网。和白天不一样,森林里彷似有一个可怕、深不见底、宽阔的洞穴诱惑我进去。クワガタムシ在早上4时是最容易被捕捉的。拨开深绿色的树叶,寻找クワガタムシ的踪影。空气慢慢地摇动,日常人所感受到的时间感,在这里找不到。这里响起的,只有虫声和我的脚步声。

  这是我首次感到的凌晨2时magic。不久,旭日即将升起,那份迷糊发呆的感觉,现在仍清晰记起。

  最近从友人口中听到奇妙的事情。到了凌晨2时,家附近的公园会出现很多不明来历的猫。白色的、茶色的,各样不同的猫渐次出现,集合开始。数十头的猫儿们彼此问候,谈天说地,在天亮前陆续消失离开。

  我沉醉于这件奇闻里,于是在某月某日的凌晨2时,到家附近的公园去,试试会否看到这样的奇景。在公园里,我看到2、3头亲猫,5、6头的子猫。我的出现似乎令牠们起了疑心,在暗黑中,牠们的眼睛一贯地发出耀眼的光。起了惊戒之心的猫儿们,目不转睛地盯着我。我想猫儿们会埋怨,因为凌晨2时magic,令牠们失去了这个时间。

  凌晨2时---。无论是昨天、今天还是明天,也都是模棱两可、谜一样的时间。当魔法一经施展出来,人类、猫儿、植物…世上万物都会留意起原本的自已,回归本质,将身体交托给时间。

  超越身为Smap一员的稻垣吾郎,身为双亲儿子的稻垣吾郎,单纯地以一个人的身份,漂流在这个时刻里。现在原稿执笔中的时间也是凌晨2时,危险的时间。旭早还是早点到来好了……。

  

  我肯定,是在小学四年级的冬天……。那时,尚是怕羞美少年(??)的我,因为很喜欢图书馆,所以经常到那里去。还记得我对其中一本书「ヘンリーくんとアバラー」情有独锺,详细的内容虽然已记不起来,但大约是个描写一名叫ヘンリー的少年和他饲养的一只狗アバラー之间,那份互相帮助、深厚的友情的故事。

  我想要一只和アバラー一样的狗!

  我对想拥有一只アバラー的心没有冷却下来,反而越来越强烈。任性无理的我,根本对双亲说因为家在大型屋苑而无法饲养小狗的理由,听入耳内。我祈求神让这个怕羞但心意坚决的少年,可以有机会拥有一只狗。

  一个眼看快要下雪,令人不禁感到寒冷的下午,我身穿连帽的厚粗呢大衣,跟妈妈到一个认识的人家里去看刚出生的小狗。

  在箱里放有4只小狗,我将一只瑟缩在箱角,没精打采的抱起。牠看见我后,实时呜呜地叫起来。

  我要为这只马耳他小狗起了个名字。

  本来想用アバラー的,但不想跟ヘンリー一样,所以最终决定放弃。对了,就叫ヘンリー吧,那样就可以连アバラー也一起饲养。

  自此,我跟ヘンリー过着情如兄弟,「ヘンリーくんとゴロウ」的生活。

  在3年前的初春,ヘンリー死了。牠是给电单车辗死的。那时我刚开始过独居生活,所以不能实时见到ヘンリー最后一面。不过,当日瑟缩在箱角,动也不动的ヘンリー,我一生不会忘记。

  现在老家添了位新成员源太郎,一个偶然会在深夜才归家的美少年(??)。他不会亲近身边四周的人,或许会一直如此,不会跟人建立亲密关系吧。很寂寞呢。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