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残酷与冷漠  

2006-02-18 09:53: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冷漠 
  这两天下大雪,白色覆盖城市,对于这样的突然我心里是有疑惑的,所谓的“冬季”阴雨连绵,现在时至初春却堆起了寒冰,这很不正常。可我依旧是惊喜的,一大早拉开窗帘望见银装素裹的那一刹那,就像偶然拾得上帝的礼物那般雀跃。如今我每日起床都要在暖被中挣扎良久,比选择哪支颜色的唇彩更犹豫些。
    因此上班永远如冲锋陷阵般“勇敢果断”,踏上“征程”就一往直前,没得回头。我路过同样行色匆忙的人群身边,常常会望见一些被冰雪滑跌的过客,他(她)们倒在地上,自行车落在一旁。
   所有人从一驰而过,包括我。没有人停留下来将他们扶起,包括我。
   我晓得自己当时是有停车相助的冲动的,然而上班时间在圈制着我的行为,如果因为路见不平而非要“停车相助”,那么我很可能要交五十块钱的罚款给人事部。最近又换了新的老总,总不能在纪律那样的小细节上败了北。其实很早以前也有一次,见一男子躺在路边,衣着体面,看脸色像是心脏病发,我也就这样路过,甚至来不及再回头看他一眼。想来早晨的人群里很多都抱着和我一样的想法,我们不是不想当英雄,只是这个世界已经不容我们相信眼泪了。
   逼将你冷漠,比与身俱来的残忍更可怕。记得余世伟先生给我们授课时讲过一个故事,在美国的大街上如果你被车撞了,而造事者又临阵脱逃时,总有一个陌生的路人会走过来扶起你,然后说:“先生,我刚才看到了那辆撞您的车,如果你需要证人,这是我的名片,您可以联系我。”据说那是很普遍的现象,因为老美讲究“正义感”,那些主旋律的大片不是白看的,教育不是白受的。我心里瞬时自卑汹涌,也在两秒钟后平息了心绪,因为纵使我做了,公司的人事也断不会相信我那样的“活雷锋”。
    所以罢了,还是过自己的生活,冷漠也好,无耻也罢,均是造化弄人。
    残酷
    近来看到曾子航的博客里就陈凯歌的官司问题发表了他的看法,我很惊讶他这一次的犀利,却更惊讶锋迷的无理与低贱。人家的文章里跟本未涉及谢霆锋本人,只是就其扮演的角色打了个比方而已,却遭到了最恶毒的谩骂。所以讲当名人是很难的,要承受无缘无故的板砖,如果像陈凯歌那样回敬,则会被人讲成是“囗出恶言”。
   按照我的想法,我们码几个字的,爱对娱乐圈评头论足的人总会被无缘无故的板砖砸中,那样无理由的攻击无非是仗着我们为虚名所累,不敢没风度,可是,我们为何要装逼到底呢?心里有火就要发,我也遇到过可笑的评论,他们毫无理由,没有缘由的愤青言论令我哭笑不得。但是我不会保持缄默,该回骂就回骂,我这个人没有什么空门,看得顺眼也罢,看不顺眼的自然要反击了。那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前些日子看过和菜头回敬安妮宝贝粉丝的博文,大快人心,他的言论基本代表了广大写评爱好者的心声:我们只是评论,你喜不喜欢这个人关我们鸟事?!对于没品没格的粉丝与愤青,一脚踢去,然后删无赦是最好的对付方法。我曾经也想过用宽容和自由的政策对待进来留言的网友,但是现在发现有种人是容不得的,否则就越来越猖狂,还以为众人都怕了他们。我唯一佩服的是这种人拿自己的“无知当万能”的勇气,永远自我感觉良好,认为自己“天下无敌”,骂遍中华。可惜在留言时却还是非要用匿名,怕自己给自己丢脸。
    网络其实到处刀光剑影,很残酷,这种残酷往往是现实中的不顺带来的。之所以著名的网络写手都不屑与网络骂手计较,只因他们在网络里是春风得意的,心里幸福对什么都宽容,那帮靠骂人过日子的冲动青年想来也是内分泌失调,在现实中挨了不少刺,到网络发泄一下。我承认我没有曾子航的肚量,所以我还继续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