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各演各角色  

2006-12-29 11:13: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满城尽带黄金甲》上演,那是用了《雷雨》的本子,我相信很多念电影学院表演系的人都演过这部戏的,爱那波澜起伏的调调,感情可以很充沛地发挥。当初在小镇上念中学的时候,学校组织小镇公演,每个年级委派一个节目,我竭力推荐演《雷雨》里边的最末一幕。于是大家都兴致起来了,邀了两个名校花分演饰四凤和繁漪,再找来校内最风流的两个男生扮周萍与周冲,我担导演。第一次搞这种节目,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特别是那两名校花实在是没什么演技。四凤的台词不多也罢了,繁漪是重头,怎么着那校花就是太清纯淑女,无法有那种神经质的眼神。我急了,便上去示范,结果那校花看了半天道:“还不如你来演呢!何必费这个劲调教我?”
      于是“校丑”代替“校花”坐了繁漪的位子,这下语文老师也不来看排练了,料着节目铁定通不过。然而我们还是卖力背台司,走台步,安排每一处细节的拿捏。那时我们没有无线耳麦戴在身上,又怕光靠喉咙没法让整个戏院的观众听到,便想了法儿,将整出剧的台词都录在收音机里,自杀的枪声就用凳子倒地的“嘣”一记来代替。没有服装,便将家里陈年老古董有蜻蜒扣的衣裳全翻出来了,有同学还顺带偷了爷爷的拐棍来给周老爷用。
     公演前,学校怕我们的节目太滥,于是在前边安排了许多歌舞助兴。轮到我们上场时,观众都几乎想起立走掉,因为歌舞真地太滥。演出时我极兴奋,特别是对着那演周萍的风流男骂:“你这个虚伪的东西!”时,大部份在台下观看的校友都心中暗爽,因为被他伤过的女生实在太多,正好藉着这部戏报了仇了。那一场戏下来,全镇轰动,第二场时学校就去掉了所有无聊的歌舞,单让《雷雨》上阵。因为看戏的人太多,连过道上都挤满了,后来学校一盘算,开始卖票,五毛钱一张,收入统统捐给希望工程。
     那段日子真风光,我一囗气将《雷雨》整部全排了下来,走在街上还有人叫我“繁漪”的。那戏演了足有半个月,到全剧上演时,学校花钱给我租了件结婚旗袍来穿。后来这事被同班女生笑了好几天,道是没想到全班头一个穿结婚礼服的居然是我这“校丑”。我相信这个事情无论过多少年,同学还是会记得的,那种实实在在的辉煌微小却甜蜜。后来有个老师跟我讲,我演的繁漪烂透了,指责周萍时的腔调太用力,太悲哀,不像是与他有私情,反倒像被他强奸过一样。
     进大学以后,我演过《原野》里的金子,反串过《飘》中的白瑞德,反串过《王子复仇记》里的哈姆雷特,还自己巴巴儿地将《傲慢与偏见》编成话剧,偏不演秀外慧中的伊丽莎白,就扮孤芳自赏的达西先生。可能就因为这个,曾经一度觉得自己有精神分裂,也发现只要在后台一涂脂、一抹粉,“校丑”与“校花”就压根儿没什么区别。回头看看自己还真没白活,大半爱过的角色都演过,哪怕只是玩票,在个人看来还是珍贵的。后来入了社会,再没机会尝试演演梦幻的戏码,只能扮成适应世事的角色,于是精神不再分裂,而是生生地被扯成粉碎。
       五年后的某一个夏天,我曾经回过那个小镇搬运最后一批藏书到城里。拎着大包小包挤上巴士车,有个妇人带不确定的囗吻对我轻叹:“你就是演太太那个吧?我也去戏院看了呢,就你那个演得最好。”我相信她没看过《雷雨》,却记牢了我的表演,人生怎样才能无悔?我想这一刻就叫无悔罢。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