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狂恋古典主义  

2006-11-02 10:54: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绝代艳姬

   大概唯有看过这部电影才能让外行如我那样的人体会到古典音乐的魅力,这就是艺术家与普通歌手的区别,他们像珍贵的原钻那样被磨砺,待声音最完美的阶段便进行残忍的阉割,使得他们天籁般的中性嗓音永远保留起来。就韩尔德讲的,法拉内利是一台用来唱歌的机器,他的容貌与歌喉均绝世完美,所以卡洛柏劳斯基谱压抑自己的创作才华,让他写出的每个音符都为法拉内利的声音服务。
    这样的的阉伶也照样很有尊严,一记轻微的茶几碰撞声都会让他停止歌唱,抬头望住一等包厢里那位附庸风雅的伯爵夫人,逼得她不得不停止翻动书页来听他演唱。结果法拉内利以石破天惊的高音感动得她潸然泪下,席间其它的几个女子也晕倒在地。我就是迷恋那样的细节,张力十足,从音乐到画面都瑰丽得教你惊艳不止,高雅又很狂放,沉溺艺术直觉,完全脱离对人品的挑剔。
    十八世纪真是个纯粹的时代,平民与贵族可以一同进歌剧院享受艺术,所以妓女也知道《奥塞罗》,木匠干活的时候也会随囗哼几句咏叹调。艺术就是艺术,愈越阶级,超脱贫富的差距。法拉内利所到之处,穿绸缎的贵妇会用茶点与鲜花表达对他的仰慕,而镶着廉价花边的平民女会围住他的马车,用热情双臂来触摸她们心目中的绝世歌伶。最粗俗的集市上,歌手与喇叭比高音,下面看热闹的百姓照样能识别出音质的优劣,随之喝彩或者叫嘘。
    我就是爱那个世纪里,鲸骨衬裙与粗布披肩都有放荡的权力,奔放等同于浪漫还很嚣张,法拉内利的亮丽声音渗进每个路人的耳膜,他们停下脚步,安静聆听,音乐狠狠地,姿态妖异地绕住灵魂,久久不放……也许再过几个世纪,我们都无法知晓永恒为何物,但是像《绝代艳姬》那样的电影,就算放到几百年后,也还是会诱出你割舍不掉的古典情怀。

  道连·格雷的画像
王尔德真是享乐主义者,连他的小说都像奢侈生活的速描,一只鼻烟壶、一挂华美的窗帘、一张檀木椅仰或看不到尽头的茶局派对,外加亨利勋爵刁钻世故的言论。言论精辟、布局精致、结构精巧,经常在细微处见险峰,当自己以为还在被富丽的环境麻痹的时候,突然便会有某些阴冷又貌似睿智的东西钻进你心里去。道连堕落的过程,是一种力争上游,脱离平庸的过程,往往到最后都不得善终,却也是贵族至上的最佳诠释。第一个被道连抛弃的少女,便是因为她从天才急转直下变为平庸所致,古典主义总是竭力得想将自己与下层人民有本质的区别,如果没有,也起码得有形式上的区别。道连一世都没能逃出亨利的诱导,就像被天鹅绒包裹的肮脏灵魂,关乎良知与纯真,均停留在了表面,真正罪恶的内里都交给画像来承担。
     大抵描写十九世纪生活的小说,都离不开爱情、背叛、谎言和游戏。不动声色又心机暗藏的淑女,被激情蒙住了双眼的妇人,市侩却懂得周旋的商人,以及彬彬有礼、言语风趣的绅士。这些人造就了一场场阴暗又刺激的心理冒险,女人和男人一样毒辣,有牺牲品也有大赢家,唯独区别在于浮面上永远不会面红耳赤,只有不经意的冷眼与嘴角一抹若隐若现的讥讽泄露了某些秘密。
    绢扇掩盖不得体的笑,低头饮茶时巧妙地避过话锋,靠交谊舞的步伐交换心事……那也是教我神往的年代,避免了过份张扬直接,又开始比试谁能不动声色地摧毁别人的生活,谁是谁的谈资,谁能比谁幸福,我是说那种他人囗中的幸福。

   十字绣
极沉迷十字绣,因为它太古典了!粗格子的麻布就是几世纪前那些宫女用来做手工的材料,将亮泽的丝线用针在麻布上打十字,一格格地填出颜色。最后成形时,有种扎实厚重之感,摆在房间或者身上做衣饰都再合适不过。我从来不选卡通图案来做,因为觉得那太浪费,也失去了十字绣的传统意义,我会选大幅的,古朴的图案,比如《睡美人》一类有油画质感的,绣起来仿佛就沉入了遥远年代,与手持鹅毛笔饱蘸墨水给爱人写情书的感觉无异。
     好的十字绣材料布料柔韧适度,绣线颜色鲜艳,线体饱满,绣上去能凸起圆鼓鼓的小包。也许中古世纪的女人便是那么样一边做十字绣,一边等待丈夫出征归来,远处时不时响起的号角会教她们持针的手微微发颤。她们将家里的窗帘绣上薰衣草图案的花边,靠枕上盛开了红色玫瑰,衣袖和手绢的边角刺着精巧的铃兰,餐桌布被鲜艳的草莓围边。几百年前女人们最大的消遣便是用双手创造艺术品,既是娱乐又是消除寂寞的方式。修女们依靠那些华丽的女工换取生活保障,贵妇总是坐在绣架前谈论谁家的女儿长了蔷薇般的脸颊。十字绣生活安逸细致,整个过程比喝一杯红茶更恬静有韵味。
    做十字绣,不是缝一只袜子,不是钉一颗纽扣,而是给某种苍白的物质一点一点地添上美感。那是最温柔平易的古典风,是最讲究心境的行动,也是最教人由衷欣赏的女人味。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