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博命演出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民国推理悬疑小说《盛宴》、《塔罗女神探》系列。约稿邮箱:andiyaorao99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都市触觉之推搪的前尘  

2006-01-06 21:44: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次推搪:一把神经刀

 

小管梦见唐时非常简单,永远是手拿一把尖刀挖割他的内脏,然后将那些红红绿绿的肝肠小心地放在一个个小瓶子里,对着它们逐全亲吻过去。然后梦就醒了,醒来后唐没有在她在身边,她那时就想那个梦继续,继续到她模仿《千尸屋》的情节把鱼尾部接在他下半身的断囗处,将他装饰成一条男人鱼。唐的细鼻红唇非常适合,她晓得的。

唐早就意识到小管的梦里对他图谋不轨,好几次都干脆地问她是不是想杀了他,小管回答是,她相信他与她是前世就有了怨恨的。唐那时总会笑辩,说自己是爱小管的,只不过那种爱比较深刻,不能轻易表现出来,有时还得找周艳来交往,制造一些爱情危机,据说那就是所谓的距离感。小管认为唐一直在扯蛋,现在越扯越过份了,她甚至不敢在凌晨两点前睡觉,怕唐回来时领囗上的三宅一生味还没有消褪就上床了,周艳用香水实在没什么品味,这让小管极度厌恶。

那天小管在看电视,唐打了个电话给她说今晚不回来了,让她不要再等。小管当然不会等,她看到台湾综艺节目里张卫健正卖力地向吴宗宪爆料,说自己曾经和同性恋分享同一个女人的故事,小管突然觉得他有点性感。这时周艳打电话给她,告诉她唐在她那里。小管笑了,她笑着把那档节目看完,然后睡觉,只有在睡觉时,她才能把唐搞成自己想要的样子。没想到天不从人愿,今天小管怎么也睡不着,于是起来化妆。

化完妆的小管很妩媚,她原本就只有关宝慧的勉强姿色,只得突出自己矇眬的双眼和饱满的嘴唇。小管去了“乱世佳人”,那是她去过的最乱的酒吧,有全世界最贱的妓女和最英俊的妓男,阿里就是其中一只华丽到声色犬马的鸭,今天他来招呼小管。小管很意外的是阿里请她喝的“性触觉”,那种软性毒品她一般不尝试,今天阿里请客,认识他十多年,还是第一次见他那么大方。

“乱世佳人”今天注定是通宵的,客人多,还都很亮眼,阿里今天居然告诉他自己不做生意。小管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唐和周艳订了一个包厢,他负责看着这对“狗男女”。小客立时就感到心底呼之欲出的愤怒与悲意。阿里于是带着小管去了监视室,通过那个小屏幕,她看到唐与周艳之间的距离坐地很远,看不清他(她)们的表情,可是能看出两个人只是很正常的聊天。

小管在那里坐了整整一夜,她看到周艳不断摆弄手里的一杯“蓝苹果”,而唐只是微微低着头,时不时给周艳递一根烟。小管手里抱着从阿里衣领拉下的金色羽毛,看着监视器,然后哭了。

第二次推搪:蓝苹果

我说过要和唐一起聊天的,唐说自己不是个好男人,甚至坏到小管做梦也想杀了他,他问我要不要和这样被女人痛恨的男人聊天,我说要。我当时心里笑地都要晕过去了,唐以为只有小管想杀掉他?我还想吃掉他呢!大概是我太任性了,自己已经是个怨妇了却还要涎着脸求别人的男人陪我玩。

唐带着我吃了一次日本料理,他讨厌吃这个,只是我喜欢,他就得顺从我。他不理解女人会什么要装作去喜欢一些与自己并不搭调的玩意儿,我说那不是强装,而是自己心里想尝试却没有尝试过,就会有失落感。唐笑我胡说,因为那一定不是我第一次吃料理和刺身,我说是的,可这绝对是第一次和他来吃。唐就不再和我争了,他懂得什么时候应该缄口,我却在思量唐何时才能懂得平衡他和女人之间的关系。

午夜十二点半,乱世佳人。

一进来阿里那花枝招展的行头就让我摒住了呼吸,看来他今天心情不错,生意也不错。阿里跟我说他不想再做鸭了,要像唐一样做个成功的男人,抓大把的女人芳心在手里数着玩。我知道他是小管的死党,等下保准会给我们一个他“视察”得到的包厢,唐大概也意识到了,他朝我鼓鼓嘴。今天我点了“蓝苹果”,据说是吧里一流的调酒师朗宁亲手调制的,那支淡蓝色的液体端上来时,浮起的那一层泡沫突然飞溅出来,沾到了我的脸。唐给我一张纸巾,我拒绝了,和他要了一支烟。

DJ烟甜蜜的柠檬味在空气里飘散,我吐出的烟雾遮住了唐的脸。其实我抽烟的样子很难看,不如小管那么风情,当初若不是在这上边逊色了些,唐一定还在我们之间两难。我的眼角在注视墙顶上那个隐形监视器,这是我早已洞悉的秘密,只是经常装作不知道。小管常说我装傻有一套,也许她的眼睛正在那机器后边布满了血丝。

这一夜,唐的话很少,他说他其实心情也不好,小管对他的怀疑令他很窒息。我可以理解他所谓的烦恼背后隐藏的虚荣与得意,所以我尽量显得端庄,就像一个置身烟花场所的无辜少女,我和《屋顶上的轻骑兵》中那个女主角一样恨爱人什么都不询问般尴尬。

我们坐在那里,很安静。尽管阿里给我们放上最迷幻的音乐,我却从没像现在那般清醒。所有关于暧昧的念头,今天我都会打包好放起来,有人问,我就说“还是不要了。”用极度性感的姿态。

第三次推搪……

“你当时怎么会没和那女人发生什么?”

“因为我不想。”

“是因为小管?”

“不是。”

“那是为什么?”

“因为我尝试从一个幽灵的角度看看暗恋我十年的女人与捆绑我十年的女人倒底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现在你有答案了?”

“是的。”

“公布谜底吧,被谋杀的可怜人!”

“没有区别,都一样有极强的占有欲,而且有超人的敏感。”

“小管把你都大卸八块藏在她的衣柜里一个星期,你被发现时身上都臭了,不想报仇吗?“

“不想,死都死了,什么都不需要做。”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